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你好撩啊 > 第64章 桑榆x林汀汀(2)
    “我这不是怕你一个女孩不安全嘛。”

    “桑榆不是也在家,虽然我承认,他比较弱鸡。”

    杨素敏嗔桑茵一眼:“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弟弟, 好歹他也是你弟。这几天少欺负他一点。”

    “妈,你还知道弱鸡是什么意思啊, 挺潮流嘛你。”

    桑茵揽着杨素敏的肩膀笑,杨素敏把她手拿开,说:“我知道的可多了, 你以为你爸妈平时不上网吗。”

    “哎呀,原来你们也上网冲浪呢。”

    ……

    杨素敏和桑淮赶紧走人。

    他们这女儿,真不知道像谁, 嘴皮子一溜一溜的。

    爸妈走后,桑茵坐在收银台前看着电脑监控,今天学生差不多已经都放假了, 附近还是有些冷清。

    手机震动两声,又是江早早发来的消息。

    【朋友,我要死了。】

    桑茵:【需要我给你烧纸吗?】

    江早早:【这回是真的, 我真的要死了。你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吗?】桑茵:【我没千里眼。】

    江早早:【现在我对面, 坐着一个男人, 我不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但是我爸妈竟然在和他谈论婚事。这年代竟然还有包办婚姻!】桑茵愣了一下, 很快就明白过来江早早在干嘛。

    她笑着回复:【不就是相亲嘛, 你这么夸张做什么。】江早早:【连日子都定了!就是包办婚姻!】桑茵:【你难道不能拒绝?】

    江早早:【他长的有点帅……】

    ……

    桑茵:【好的。日子定了再通知我。再见。】桑茵也是服了江早早了。

    江早早家财万贯财大气粗, 不缺钱,就缺脑子。

    还缺看男人的眼光。

    而且平时她就爱夸张事实, 所以桑茵根本没把她的话当真。

    应该就只是一场普通的相亲吧。

    桑茵没放下手机,顺便刷着微信朋友圈, 没注意到有人从小超市门口进来。

    叮咚的电子声响起,她才抬头看,一时间有点愣神。

    眼前人一身黑色运动套装,整个人颀长高挑,棒球帽的帽檐虽然遮住了眉眼,可下颌线的线条精致流畅——

    足够让人移不开眼。

    一身湿漉的裴辞走到收银台前,抬手摘下棒球帽,整张脸露了出来。

    他一脸玩味地冲桑茵笑:“姐姐,才几天不见,不认识我了啊?”

    “还是……觉得我太帅,看傻了?”

    桑茵回神,眨眨眼,问:“你怎么在这?”

    “想见你呗。”

    “……能正经点吗?”

    “我说的是实话,很正经了。”

    桑茵无话可说。

    裴辞跟到自己家一样,走进来看了一眼小超市,然后从货架上拿了一颗棒棒糖,修长的手指拆开包装袋。他把糖放到嘴巴里后,发觉桑茵一直盯着自己看。

    裴辞挑挑眉:“你也要?”

    “……”桑茵站起来,在键盘上敲了几个数字键,说:“棒棒糖一块钱,请问微信还是现金?”

    裴辞叼着棒棒糖走过来,凑近桑茵,可怜巴巴的:“姐姐,我没钱。”

    “……”

    “要不我肉。偿吧。”

    ???

    !!!

    桑茵瞪大眼睛,差点咬了舌头:“你——你给我注意点——”

    裴辞笑起来:“姐姐你在想些什么,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在你这打工。”

    打工?

    桑茵的大脑还没完全冷静下来,就又被裴辞弄糊涂了。

    “你在我这打什么工,我这不招人。”

    “我不要工资,管饭就行。”

    “我说了,我这不招人。”

    裴辞把棒棒糖从嘴巴里拿出来,委屈又可怜地抿着嘴巴,眼睛都好像湿了。

    他说:“姐姐,我吃的很少的。”

    “我是个孤儿,家里只有我自己,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你可怜可怜我,就让我国庆假期在你这打工吧。我满十八了,不算是雇佣童工。”

    桑茵有那么几秒的心软,可是又很快反应过来。

    这家伙,嘴巴里没有一句真话。

    什么孤儿什么吃了上顿没下顿,鬼信。

    “你演,尽管演,继续你的表演。”桑茵不为所动地说。

    裴辞停顿一下,随后靠近她,保持在安全距离内,黑曜石般的眼眸微微泛着光。

    他很认真地说:“我没骗你,我说的是真的。”

    桑茵不知着了什么魔,心有触动。

    “你真是孤儿?”

    “我十岁时父母就出意外走了。”

    “那你平时住哪?”

    裴辞眼眸闪了闪,然后装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福利院。”

    看桑茵好像要信了,为了让自己更有说服力,他干脆伸出三根手指头发誓:“我发誓,我今天说的都是真的,要是有一句假话,我就被天打五雷轰——”

    “行了,”桑茵低着头深呼吸,然后抬头正视着裴辞:“你要是骗我就是狗。”

    “嗯嗯嗯嗯嗯嗯。”

    裴辞捣蒜似的点头。

    桑茵又说:“我这真不需要人打工,不过这几天我爸妈出去了,你在这帮帮忙也行。”

    “嗯嗯嗯嗯,我什么都会干。”

    ……

    桑茵突然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她为什么就这么容易相信他了?

    孤儿?福利院?

    真是这样的出身,还去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