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显然就是预知梦里的画面,这熟悉的饥饿感和孤独无助几乎与预知梦里的感受完全相同。印小黎一下子竟是释然的笑了起来。

    真是太好了。

    胖虎没有离开自己,现在她也没有走上绝路,真是太好了。

    公司的事情总有办法解决,只要胖虎还在自己身边,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印小黎站起身,去幼儿园接胖虎。

    为了减少损失,印小黎寻遍了所有能找的人,除了时默和韩晋,她将所有能帮上忙的人全都找了一遍,最后还是有一大笔空缺补不上。

    “怎么办?”杜秋亮问印小黎,“我这几年攒了点钱,先垫上填补亏空吧。”

    “这怎么能行。”印小黎皱眉看着他。

    “没多少钱,能垫一点是一点,要不然公司破产了,我还不是没饭吃。”杜秋亮朝她笑开了,“再说了,这些钱也都是你带着我赚来的。”

    “杯水车薪罢了。”印小黎说,“你就不要把自己搭进去了,有我一个人就行,总会有办法的。”

    “小黎,你太坚强了。”杜秋亮满眼心疼的看着她,“有时候你要是能稍微依靠别人一下,该有多好。”

    “习惯了。”印小黎勾了勾嘴角,“靠别人总是靠不住的,不如自己来。”

    “这样你会活的很累。”杜秋亮说,“何必呢?”

    “累一点,心里踏实。”印小黎说,“以前我不是没试过靠别人生活,但是结局很悲惨。”

    原身印小黎从小生活在庇护之下,日子过的舒适又快活,被欺负了有爸爸出头,没钱了家里有,有了喜欢的人,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最后的下场就是拖累了全家,也害死了自己。

    她替原身印小黎继续活下去,就绝对不能重蹈覆辙,走上老路。

    虽然现在遇到了一些问题,但这些都是暂时的。

    印小黎垂眸,细细思考着解决的方法,事情已经有了些许眉目,她需要一个契机。

    B市,陇山别墅区,时默靠在沙发上,时奶奶坐在他的旁边,两人都沉默着。

    时爷爷最近身体不好,比较嗜睡,24小时只有4小时是清醒地,其他时间都躺在床上迷迷糊糊,时奶奶平日里忙着照顾时爷爷,去胖虎的幼儿园也去的少了。

    但是这两天却忽然传来消息,说印小黎的公司出了些问题。

    她想知道具体情况,自己却没时间出门,今日时默一回家,她就将他堵在了客厅。

    “究竟怎么回事?”时奶奶问。

    “我也在查。”时默心情看起来不太好,“目前最大的麻烦就是资金链断了,有破产的危险。”

    “那你主动去帮她啊。”时奶奶说,“这不正是个好机会么?”

    “奶奶,你觉得她会接受么?”时默扶了扶额头,“特别是现在这种时候,我如果贸然出手,并不一定是好事,她肯定不会接受,就算是接受了,也觉得是欠我的,最后我成了她的债主,发展感情更是难上加难。”

    “这倒是有道理。”时奶奶想起那次见面时,自己拿着那么大数额的银行卡,一般人早就接受了,她竟然给拒绝了。

    “所以我现在在等她主动开口。”时默觉得头疼,“但是这明显更不可能。”

    “怎么说?”时奶奶好奇。

    “她把周围的人都求遍了,就是不肯找我。”时默脸色都黑了,满心都是不甘,“这个印小黎,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倔。”

    “是你没本事。”时奶奶鄙视的看着他,“你看胖虎现在跟我关系多好,之前还主动给我打电话了,你再看看你……”

    “……”时默无言以对,“谁让我没有追求人的经验呢。”

    “倒也是。”时奶奶点头表示同意,时默从小就对人冷漠的很,对小女生更是没有什么热情,所以从来没有追求别人的经历,再加上他性格不太好,喜欢他的女孩子都是默默地跟在他的后头,见他没什么反应,时间长了也就放弃了。

    也只有那个印小黎,入了他的眼。

    时默也回想起之前的那段时光。那时候,印小黎还是一副纯情的模样,只要自己出席一些公众的场合,便都能看到这个女孩的身影,她用那种崇拜的目光看着他,就像看着天神一样,仿佛自己说什么,她都会去照做。

    这样的女孩,让他一不小心,就心动了。时不时的,他会去主动留意她所在的地方,看到她依旧在自己身后,便安心了。

    现在的印小黎,变得完全不一样。

    她坚强坚定,却比之前更加耀眼,到了哪里都是闪光的中心,更加的有魅力,可眼里却再也没有自己身影了。

    这次印小黎遇到问题,时默一度有些暗暗的开心,他总算是有机会帮一点忙了。

    可是他又害怕被她再次拒绝,被她彻底的划出自己的生活圈子。

    “既然你没有追求人的经验,不如,直接求婚好了。”时奶奶说。

    “什么?”时默皱眉看着奶奶。

    “直接求婚,告诉她你的心意,釜底抽薪。”时奶奶说,“让她知道你的真心。”

    ……

    印小黎在办公室收到一张邀请函。

    这张邀请函是明年春季的时装发布会酒会,届时各领域的大佬都会出席酒会,是个解决公司危机的大好契机。印小黎看到这邀请函,感觉就像是一潭死水注入了生命的希望。

    她缺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当她看到酒会的参加者时,印小黎的心中浮现起一个想法。

    这个酒会,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

    半个月后,酒会如期举行。

    觥筹交错的酒会场合,幽暗的灯光,错杂的人群,勾勒出一副奢华的画卷。

    印小黎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口红也换了正红色,一身红衬得她皮肤雪白,站在人群当中相当的扎眼。

    正如她调查的,这次的酒会辛嘉倪和韩茗之都会参加,她好不容易找到这样的机会,当然不能轻易放过。

    她拿起酒杯,感觉到背后传来扎人的视线,回眸一看,辛嘉倪正站在不远处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印小黎垂眸一笑,拿着酒杯,摇曳的主动朝她走去。

    辛嘉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神中带着冷意。

    “你好。”印小黎朝她举杯,眼眸弯弯,“好久不见。”

    辛嘉倪手中根本没有酒杯,看到印小黎这骄傲的样子,心里头的愤懑和恼怒燃烧着她的自尊,但是这种公众场合,她不好发作,只好忍着,“印小黎,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啊,只是跟你问个好。”印小黎微笑着看着她,“最近过的可好?”

    “我好的很。”辛嘉倪皱眉看着她。

    “那就好,这是你最后的一段好日子了,要珍惜哦。”印小黎神色如常,说出来的话却让辛嘉倪咬牙切齿。

    “印小黎,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的人是谁,你恐怕是弄错了吧?”印小黎一点也不怕她,倒是把辛嘉倪给弄得心惊胆战,这印小黎哪里还有以前的那副样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辛嘉倪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别以为你破坏了我和时默的婚约就赢了,你失去了父亲母亲,公司破产,难道还没有学乖吗?跟我作对,只有死路一条。”

    听着辛嘉倪放的狠话,印小黎笑的更开心了,“我当然知道,毕竟,辛大小姐,你确实是很认真的想要弄死我呀。”

    辛嘉倪脸色发白的看着她。

    印小黎正想乘胜追击,把她的精神打压到极致,却听到背后的舞台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抱歉,打扰各位。”

    辛嘉倪猛的抬起头,看着舞台上的男人。

    时默罕见的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宛如童话中的白马王子,平日里的冷漠气息完全不见了,化作柔和的灯光撒在他的身上,仿佛自带一层美颜滤镜,帅气又温柔。

    他怎么会在这里?

    印小黎眉头一皱,她之前专程查过,这酒会时默根本不在邀请范围内。

    怎么这时候他不仅来了,还走上舞台刷存在感?

    “借用今日的场合,我有一些重要的话要告诉在场的某个人。”时默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上,聚光灯下,他看着印小黎的眼神分外认真。

    印小黎一身鸡皮疙瘩从脚冒上了头,心里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这人要干什么!

    辛嘉倪恐慌的看着时默,又看了看印小黎,心说这女人这么嚣张果然是有原因的,时默!时默他这是要做什么!不可能,不可能是求婚。

    韩茗之站在人群里,一开始她就看到印小黎和辛嘉倪两个人针尖对麦芒的在互怼,乐得吃瓜,一面捧着小蛋糕一面观察两人的情况,默默给辛嘉倪加油,希望她俩弄个两败俱伤最好,结果却被忽然出现的时默打断了。

    这是什么奇妙的发展。

    “我,时默,这么多年来没有喜欢过任何人,除了你,印小黎。”时默声音温柔的几乎要将人融化掉。

    闭嘴。

    印小黎皱眉看着他,眼神里充满警告。

    但是时默恍若未闻,继续着他深情的表白。

    “……以前,我做错了很多,伤害了你很多,我愿意用我的一生一世来弥补,来呵护你,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聚光灯打在印小黎的脑袋上,印小黎眯着眼睛看着台上的人,心情极其不爽。

    但是周围却响起了鼓掌的声音,在场的都是B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知道时默的性格和行事作风,如今,他这么低声下气的表白,可谓是破釜沉舟,态度相当诚恳了。

    辛嘉倪脸色苍白如纸,几乎站不稳。

    “不可能,这不可能……”

    印小黎几乎是被所有人的眼神推上舞台的,她缓缓的朝着时默走去,接过话筒,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算了,这也算是省下了功夫。

    她原本打算在台下激怒辛嘉倪之后,制造一些冲突,然后在所有人的面前撕破这个女人的面具,曝光一切的。现在时默当众表白,那她就只好换一种方法了。

    接过话筒,印小黎没有回答时默的问题,而是悠悠的开了口。

    “在这之前,我有一个故事要说。”

    所有人哗然。

    有人甚至拿起手机,开始录像。

    “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孩子,名叫胖虎,但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的大名叫做时翎。”

    辛嘉倪扶着桌子,眼前一片漆黑。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当众说出了这件事!

    她捏紧了拳头。

    一旁的韩茗之心里隐隐有着不祥的预感。

    “是的,他就是时默的孩子。”

    印小黎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时默不解的看着印小黎,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么,毕竟,这件事公布出来,自己倒是不在意,但是对她却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台下的人们却是惊呆了,窃窃私语着,仿佛听到了惊天消息。

    “生下孩子之后,我的父亲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进了监狱,我的母亲车祸‘意外’死亡,我被人追杀了一年,四处逃窜,好不容易才保住性命。”印小黎说,“现在,证据全都收集齐了,让我来一一揭晓。”

    她抓起手机,翻出照片的页面,“这一张是缴税清单。”

    私家侦探查出,当时父亲的税务问题,完全是被人设计陷害,手法非常老到,直接把印小黎的父亲送进了监狱,而那个设计的人,跟韩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些关系的证明,都被时默弄到了手,全部给了印小黎。

    借此机会,韩家把那个大项目拿到了手,势力一下子成了气候。

    此后,印小黎的母亲手中掌握了一些证据,想要拿到检察院起诉,原身印小黎非常担心,跑去找韩茗之商量对策,韩茗之听了之后非常恐慌,害怕事情败露,自己开车撞死了印小黎的母亲。

    她开车撞死印小黎母亲的经过被摄像头拍了下来,韩茗之的哥哥接到消息,找人毁掉了视频,但是却没有毁彻底,后来时默暗中调查,找到了原始的证据,将其恢复了一部分,可以辨认车里的人就是韩茗之。

    印小黎慢慢当场放出那模糊的视频,韩茗之傻傻的呆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印小黎。

    印小黎说的很快,继续说后来发生的事情。

    在此之后,印小黎一直在被人追杀,全都是辛嘉倪派来的人,毁掉的视频记录都被时默让人复原,那些人的面孔全部都能识别出来,是一直在辛家工作的安保人员。

    在印小黎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差点被一辆黑色的车子撞到,那辆车也是辛家的车。

    看到那些证据,所有人都惊呆了。

    B市韩家,辛家,时家三家的势力可谓只手遮天,他们家做的事没有人敢置喙,就算是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也很少有人敢直接揭穿,与他们对着干。

    印小黎直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些内容,实在是胆大包天。

    她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说,在她自力更生期间,时爷爷也对她出了手,那些证据时默没有给她,她却自己调查出了一些眉目。

    最后,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公司被人欺骗性的签了合约,合约内容完成后,对方却消失了踪影,造成公司巨额亏损,资金链断裂。

    罪魁祸首的公司法人名叫邱斐,是辛嘉倪的远房表亲,一直住在美国,这次回国帮她演了一出戏,然后跑到了国外,消失了踪影。

    印小黎说完这一切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说出来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终于撕破了这些人的嘴脸。

    “人呢?”有人忽然说。

    印小黎往台下一看,辛嘉倪和韩茗之都不见了踪影。

    印小黎笑了笑,低头不语。

    没机会了,她早就报了警,把证据都交了出去,以前的事情,当然要一件一件的清算。

    “所以,你的回答呢?”时默低头看着她。

    “我说了这么多,难道还没有转移你的注意力么?”印小黎无语的看着他。

    “你可知道我下了多大的决心表白?”时默黑着脸看着她。

    印小黎看着他,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你爷爷这次可能也要被清算一波,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时默说,“从家人的角度出发,我还是希望他能安度晚年。”

    “不过,他这辈子做错的事情也不少,也该受点惩罚了。”

    “嗯。”印小黎点了点头。

    “所以……”时默看着她,“你愿意再给我个机会吗?”

    “什么机会?”印小黎装傻。

    “爱你的机会。”时默说。

    “看在你给我提供证据的份上……”印小黎音调拖长,故意卖关子。

    时默眼睛微亮。

    “看你以后表现咯。”印小黎朝他笑了笑,一身明艳的红色衬得她笑颜如花。

    时默有些恍惚,刚想说什么,印小黎却早已转身走了。

    一个月后,辛嘉倪以杀人未遂和商业犯罪多罪并罚,韩茗之则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刑,时爷爷因为年纪较大,造成的伤害不大,从宽处理,三人都进入了审判流程,印小黎的公司也被赔偿了响应的损失。

    “你太牛了,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些事。”杜秋亮坐在印小黎家的沙发上,一面抱着胖虎,一面惊叹,“我真的佩服你,你身上竟然有这么多的故事,哇靠!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

    刘念坐在杜秋亮的旁边笑。

    “你父亲什么时候回来?”刘念问。

    “还在走流程,不出意外下个星期就出狱了。”印小黎一想到这件事就觉得幸福万分,她终于又有父亲了。

    杜秋亮则还在一边感叹。

    “你知道吗?因为这件事,我们的衣服卖爆了,你这广告打得,太强了,重点是还不花钱!”

    印小黎拿着果盘过来,嘴角一直带着笑。

    “我也没想那么多,主要怕事情不闹大,那些人不会放过我,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在所有人面前曝光这些,让那些人无从下手,保证我和胖虎的安全。”印小黎解释道。

    “那时总……”

    “那不在我的计划范围内。”印小黎提到这件事也很无奈,“谁知道他会忽然跟我当众表白啊,太惊悚了。”

    “不过你竟然拒绝他,也是个狼人。”杜秋亮啧啧道,“我真想知道,你以后到底会跟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

    印小黎低头笑了笑。

    “叮咚。”门铃忽然响了。

    “会是谁?”杜秋亮奸笑着看着印小黎。

    “我去开门!”胖虎一蹦起来,主动去开门,“啊,时默叔叔……咦,还有韩叔叔……”

    印小黎的手微微一僵。

    “小黎……”

    “小黎……”

    两个人异口同声。

    印小黎尴尬的起身,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大男人。

    两个人很不爽的看了看对方,然后同时转头看向印小黎。

    胖虎抬头看着他俩的动作,捂着嘴巴笑着说,“叔叔,你们是不是都来追妈妈呀?”

    杜秋亮和刘念都偷偷笑了起来,印小黎无语的看着这些人,觉得脑壳真的很疼。

    这些人,还让不让人消停过日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开放式结局,你们觉得小黎会跟谁在一起呢?还是另有其人?由你们来决定。

    对我而言,小黎目前是不会跟任何一个人在一起的,因为之前的经历,和原身印小黎经历的刺激,她不会全身心的信任别人,也不会接受这种不完美的爱情。

    不过,以后有了父亲一起生活以后,可能就又不一样啦。

    总而言之,小黎会幸福的~

    因为这本书写在怀孕期间,原打算是生娃之前就写完,所以大纲很短,想写一个很独立的女性,可以一个人带娃而且完美HOLD住那种,也算是个美好的愿望吧。(怀孕期间的想法真的很奇怪,娃生完以后一度不知道怎么写下去,捂脸)

    下一本《关于拯救黑化反派的通知》,应该在一月份开文,大家记得收藏哟。

    黑化反派这本大纲比较长,是我一直期待的一本,我会好好存稿的!(下本坚决不断更了!)

    下本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