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商界大佬的甜妻日常 > 第037章 一段结局,另一个开始(终)
    听到这个消息,宋倾城有诧异。

    毕竟,不管是顾政深还是郁明惠,留给她的印象不算多好,或许因为,误会也罢,偏见也好,他们曾经都刁难过自己。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顾政深和郁明惠是同类人。

    男的有点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意思,至于女的,宋倾城记得郁明惠在宝莱坞‘嫁’过人。

    所以,要把这两人拉郎配对,她想象不出那个相亲的场景。

    莫名的,觉得有些滑稽。

    郁庭川见她端着饭碗弯唇浅笑,眼底也温柔带笑,用湿巾擦过双手,开腔问她:“一个人在傻乐什么?”

    “……没什么。”宋倾城矢口否认。

    至于顾政深和郁明惠的相亲,自然没有成功。

    周末,回老宅吃饭,宋倾城从郁明蓉那里知晓,撮合郁明惠做顾家儿媳妇的,正是顾锦云,顾衡阳的母亲。

    顾政深和郁庭川同龄,至今没有稳定的结婚对象,以顾政深现在的身家,身边不会缺女人,但是顾家那边,不大可能让小网红小明星进门,在长辈的眼里,门当户对的儿媳妇才是保证家和万事兴。

    顾老太太托人找来找去,没找到一家合适的女方。

    某一日,顾锦云刚好在父母住处,听到老太太跟人打电话愁顾政深的婚事,随口道:“跟我家差不多条件的,郁家不是么?”

    顾老太太一愣,然后想起来,郁家还有个没嫁出去的老三!

    不管顾锦云是戏言还是认真的,反正老太太放在了心上,当晚就找老姐妹打听郁明惠的事,确定郁明惠没有对象,立刻去和顾老商量两家要不要来个联姻。

    因为家里的光杆司令,顾老难得没说自己的老妻胡闹。

    两家素有交情,原先的时候,大家都以为顾嘉芝会和郁庭川在一起,结果最后不了了之……

    想到女儿,顾老问妻子:“嘉芝的事怎么样了?”

    “又去国外演出,哪有时间顾及男方。”

    顾老太太叹气:“方太太倒是隔天就给我打电话,她喜欢嘉芝,当然希望嘉芝做他们方家的儿媳妇,她儿子和嘉芝同岁,人我也见过,看着还可以。”停顿了下,老太太又道:“就是个头矮点,不过看人不能看表面是不是,嘉芝年纪不小了,再挑挑拣拣,以后就跟她哥一样。”

    顾老沉吟后开口:“方家的家境我记得很普通,嘉芝如果不喜欢,情有可原。”

    “家境普通也没关系。”老太太道:“到时候咱们家帮一把就是了,主要还是嘉芝的年龄摆在那里,眼界太高不是好事儿。”

    说到这里,老太太发现话题歪了,又绕回儿子身上:“政深和明慧的事,你怎么看?”

    顾老不怎么看,他大概知道顾政深不缺女朋友,也因为这样,如果找个特别好的姑娘还怕亏待人家,郁明惠那样的,倒也不是不合适。

    这样想着,顾老没再反对。

    于是,后来就有了顾政深被骗去和郁明惠相亲的这一茬。

    其实郁明惠也是被家里长辈忽悠过去的。

    所以最后,这场相亲闹得不欢而散。

    “他们俩相亲的事,现在圈子里的人差不多全知道了。”说到这事,郁明蓉有些哭笑不得,顾政深和郁明惠的性子都不算温和,在这场失败的相亲上,谁都不肯退一步,顾政深提起这事,自然说郁明惠的不好,郁明惠那边,也是同样的道理。

    现在这两个人,就是在外面不留情面的贬低对方。

    宋倾城没想到事态发展会是这样,相亲相出仇人来的,她第一次听说,按照郁明蓉的意思,郁明惠和顾政深算不上欢喜冤家,是真的看对方非常不顺眼,似乎都被那场相亲给恶心到了。

    9月上旬,郁池云迎来两周岁的生日。

    比起去年这时候的跌跌撞撞,小家伙走路说话已经有模有样,也会背着手主动和来家里吃饭的客人聊天。

    月底,威廉带了名年纪稍长的法国女士出现在南大。

    对方穿着白衬衫和黑色阔腿裤,挽着发髻,瞧见宋倾城的刹那,法国女人露出和善的笑容,威廉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她只是不停点头,随后,威廉就小跑向刚下课从教室出来的宋倾城。

    宋倾城也见到了那个女人。

    威廉介绍说,那位是知名的摄影师,Marine(玛丽恩)?,她想要拍一组中国风的照片,但是想突破尝试,不愿启用那些丹凤眼高颧骨瓜子脸的华裔模特,刚好玛丽恩在大陆,所以,他就向对方推荐了宋倾城。

    即便宋倾城没想涉足模特行业,但是碍于情面,不得不和对方坐下来喝一杯咖啡。

    刚一落座,威廉起身去外面接电话。

    一时间,位置上只剩两个人。

    是玛丽恩率先开的口。

    对方说的英文,询问宋倾城是不是这所大学的学生?

    宋倾城颔首,轻轻莞尔,喝了口奶茶,又听到玛丽恩开口道:“你不用提防我,我没有恶意,包括威廉,没有任何想要欺骗你的意思。”

    对陌生人有防备心理,是早年的经历在影响着她。

    玛丽恩又开口:“威廉告诉我,他等了你两年,但你一直不肯尝试做模特,我本来以为你是真的不感兴趣,但是现在,我发现自己不能确定了。”说着,她的双手捧着杯壁,那双浅褐色的瞳眸看着宋倾城:“你心里藏着事,应该是对你造成过伤害的往事,所以让你很难相信不熟悉的人,也没办法彻底放开自己。”

    “这个世上最不缺乏的,就是尔虞我诈,这在每个地方都无法避免,特别是时尚圈,竞争激烈,很多情况对我来说已经司空见惯,有人因此消沉,有人因此咬牙往前,或绚烂,或落寞,结果不尽相同,但是在过程里,他们的人生都出现了一定的转折。”

    宋倾城不愿意从事曝光率颇高的模特行业,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去,是很重要的原因,哪怕沈挚帮她做过澄清,但是有些事,就像陆韵萱陷害她藏毒,相隔多年,又因为证据不足,真相怎么样,她说自己清白其实并不服众。

    抬头,她目光润润的看着玛丽恩:“哪怕我坐过牢也没关系?”

    玛丽恩微愣,显然没料到宋倾城有这样的过去。

    不等她给出回答,宋倾城又道:“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因为伤人藏毒被判刑,虽然后来有人替我说明,不是我伤的人,但是藏毒那部分,却依旧在我的档案里。”

    模特和明星差不多,一旦被针对被挖,不好的底细曝光,多少会影响前程,尤其现在社会,网络这样发达。

    过了会儿,玛丽恩突然说:“我记得你们中国有句话,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花高洁,但它却生长在淤泥里,没有谁能永远活得高洁美好,我们更不该因此去苛责她,要做的,是把握现在和将来,不是么?”

    这番话,让宋倾城的眉眼变得动容。

    随后,她微微笑了。

    这样的笑容,发自内心。

    这一刻,宋倾城有种豁然开朗的轻松。

    其实能束缚住自己的,从来不过是自己,是她把过去看得太重,虽然往事如烟,心底多多少少有着踌躇,让她不能真正做到勇往直前。

    回家的路上,宋倾城的耳畔,仿佛还有玛丽恩说的话——

    “如果你还不能完全放开自己,走上T台是个机会,没有超模是与生俱来的,她们都经过训练和磨砺,当你真的从事这行,你会发现其实没有那么难,成功也好,失败也罢,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你得到多少财富,而是你从这段经历里学到什么。”

    这晚,一家人吃过饭,郁庭川看出妻子有心事,主动向她问起,宋倾城迟疑几秒,据实道:“威廉今天来学校找我,还有一个摄影师。”

    郁庭川双手交扣,衬衫袖口撸至小臂上方,胳臂肘搭在桌沿,没有打断她,而是耐心等她讲下去。

    宋倾城说:“我想去米兰试试看。”

    话落,餐厅里短暂的沉默。

    她有过犹豫,也有很多顾虑,但最终仍然做了这样的决定。

    郁庭川问:“决定了?”

    “嗯。”被这样询问,宋倾城心里动摇,然而,在她质疑自己的决定前,郁庭川低缓的嗓音再次传来:“既然已经决定,那就去吧。”

    闻言,宋倾城的目光重新看向他。

    这样平静的结果,和她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你还年轻,出去看看,不算是坏事。”郁庭川看着她,眼神近乎宠溺:“暂时放下家庭,放下孩子,自己出去闯一闯,不用有所顾虑,觉得累了就回来,我和儿子会在这里等你。”

    宋倾城的眼眶温热,缓缓问:“你让我这样走,不担心么?”

    郁庭川笑,落在她脸上的视线却格外温暖,尔后神情微微收敛,他开腔说:“就算担心,也不能过度约束你,我的太太从来没好好为自己活一次,现在有机会,应该放她高飞,还是那句话,只要记住回家的路。”

    “……”宋倾城也笑,眼里泪光闪烁。

    窗外夜色正浓,她的手被握住,男人掌心干燥的温暖,从她的手背直达心底。

    她想,这样或许是最好的。

    更新公告改小番外

    郁太太读硕那几年,经常忙的不着家,为此,四岁的小郁先生——云宝没少发牢骚。

    这日,小郁先生又牵着裤衩推着妹妹在栅栏边跟隔壁七旬大爷抱怨某女不负责任不称职。

    “有见过这样当妈的么,生了孩子就当甩手掌柜,您说是不是?”

    老大爷连连称是。

    小郁先生哭诉自己的不易:“可怜我,又当哥又当妈!”

    这时,栅栏外响起轿车熄火声。

    “聊什么呢?”郁太太推开栅栏门进来。

    小郁先生已经牵着狗迎上去:“我们家大美女回来啦,要不要我给你拿一瓶乳酸菌啊?”

    老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