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休妻实录 > 第68章
    《休妻》已经完结,瓜瓜来到晋江文学摄影城,采访众位配角。地上朔料袋、烟头还有一些废弃道具,工作人员来来回回忙着拆背景灯光,群演们退下脏兮兮戏服头套,忙着交接领工资。

    瓜瓜举着话筒蠢兮兮左右张望,哎!那个急匆匆赶路矮小精干的好像是二狗娘?

    “大嫂、大嫂,等等。”蠢瓜瓜举着话筒追。

    “你谁啊,叫谁大嫂,会不会说话?”二狗娘停下来转头不悦。

    三十来岁精干的女人眉眼犀利,有点怕怕……蠢瓜瓜停下脚步弱弱笑:“哈哈……我是瓜瓜,啊!不,我是吃瓜人。”

    “哦”二狗娘上下打量蠢瓜瓜,那目光跟X射线似得,好像能看透人“就你写的蠢小说,哼,我死了都是别人口中一句话,连个倒地红包都没有差评。”

    “啊?”蠢瓜瓜举着话筒发呆,怎么采访啊。

    “起开,我还要赶场别挡路。”二狗娘眉眼不耐烦。

    “哦”蠢瓜瓜和蠢瓜瓜的话筒一起尴尬让开,二狗娘拧着细腰,嘎达嘎达踩着高跟鞋走了。

    头秃,第一次揽这个活的瓜瓜,不敢继续了怎么办?

    “小心点别碰了。”

    好温柔的男声,瓜瓜转过头看见二狗西装革履,前后手护着二妞,二妞……瓜瓜瞪大眼:“你怎么还没把枕头拿出来,那么大肚子不难受?”

    二妞和戏里乡村感女孩儿完全不一样,笑起来特别温婉:“我这是真的都七个月了。”

    “啊”不在状况的蠢瓜瓜傻夫夫“你真有二狗孩子了?”

    “是啊”二妞脸上笑容泛着母性光辉。

    二狗身后一个精英男,笑着给蠢瓜瓜塞了一个红包:“多亏姑娘这部戏成全了我们总裁婚姻,谢谢。”

    “啊?”蠢瓜瓜话筒对着自己手上一个红包,就听到旁边有人小声说:“南岳实业年轻总裁看中小演员,不惜自己带资进组,就为追求心上人。”

    “哦”蠢瓜瓜明白了“那你还演的挺好的。”

    二妞对丈夫愧疚:“对不起害你形象受损。”二狗,不总裁大人温柔安慰:“没关系只要有你,我不在意。”

    一旁的蠢瓜瓜鄙夷,一股恋爱的酸腐味,让单身狗看见想吐。绝不承认自己酸溜溜

    “谢谢”某总裁对瓜瓜客套

    哇哇哇~总裁都这么礼貌客气的吗?为什么没有总裁看中瓜瓜,我也可以的o(╥﹏╥)o,娇媚、温婉、知性、活泼都可以的呀,郁闷。

    “再见”

    蠢瓜瓜从幻想中醒来,金光闪闪的年轻总裁,已经护着二妞走了。

    “等等,二妞你有身孕,下部戏我给你安排个怀孕宫妃怎么样,只要坐着或者站着就行。”

    二妞看看二狗,回头对蠢瓜瓜笑:“算了,他每天工作很辛苦,我想在家等他为他煲汤。”

    “哦,祝你们幸福。”

    二妞笑笑和她老公走了,虽然没蠢瓜瓜什么事,但是别人幸福了,蠢瓜瓜也觉得生活更美好。

    “你说吃瓜人是不是傻,人家大老板一身高定西装够买她八部戏,她还傻乎乎请人老婆演龙套?”

    旁边窃窃私语传到瓜瓜耳朵里,关你屁事哟,就不能热爱艺术?翻个白眼……不,翻了一半的白眼收回来,咱得知性,说不定也能碰个年轻总裁呢,嘿嘿。

    “咦,您是青合县老先生,听说您是本部戏年龄最大的演员?”

    “是啊”清瘦的老人身体板正,乐呵呵“我今年六十七了。”

    “哇,那您看起来可真年轻,不过怎么想起来晋江跑龙套。”

    “活大半辈子,想来体会体会别的人生。”

    “您演的挺好,好多小姑娘喜欢您,还问您后来怎么样了。”

    老先生高兴:“可不是我走在街上,就有小姑娘找我合影,说我演的老先生童心不泯可爱。我还让我孙子给我开通微博,现在有八百一十三个粉丝,每天晒晒猫晒晒狗,小姑娘们在下边哇哇叫着想撸,现在的小姑娘真可爱。”

    说完老先生忽然神秘靠近瓜瓜:“我想挑个最可爱的给我孙子做女朋友不算骗粉吧。”

    “呃……”这个怎么说呢

    “我孙子名牌大学留校研究生,一米八三大高个,帅。”

    这样啊,蠢瓜瓜出主意:“你可以晒晒你孙子照片,也许就钓到孙媳妇了。”

    “哎呦小姑娘真聪明”老先生乐呵呵走了,边走边翻相册。

    瓜瓜羡慕目送,好幸福的老人……然后瓜瓜发现自己真蠢,为什么不推荐一下滞销的自己T_T

    现场人越来越少,眼尖的瓜瓜看见一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廖先生,可以采访一下您吗?”

    廖成微笑:“当然可以其实我正想找你聊聊,戏中廖成这个角色属于导师范畴,可是你看他场次基本只起了一个衔接作用。”

    以为能有一场正常采访的瓜瓜目瞪口呆ing

    廖成继续侃侃而谈:“这个人物设定挺好,但是你刻画太零落,笔力不足人物不够饱满……”

    “呵呵,那啥,谁还约了我做采访,我先走了”悄悄调转脚后跟,开溜……阔怕orz

    “瓜瓜小姐这是在采访”清丽婉转的声音听得人酥软,我的女神ヾ(≧O≦)〃嗷~

    “姚茶美女”蠢瓜瓜笑的像朵花“能邀请你来演女配简直太荣幸了,你可是xx女神加大牌影后。”

    姚茶微笑,美人就是美人,比故事里更美,瓜瓜算是明白什么叫羞花,眉梢眼角都流淌着柔媚,太美了,嗷~

    “其实我蛮喜欢姚茶这个角色,很丰满的一个人物,来出演之前我特意给这个人物做了一个小像。”

    哦、哦,影后都这么认真的吗?

    姚茶继续微笑:“这个角色出生于官宦之家,因为母亲不堪的身世,比一般小姐多一份清明成熟。她在青合时和麦穗的友谊,是因为喜欢麦穗坦诚开朗,那时候她的友谊是有一些由上而下的优越。”

    “嗯嗯”蠢瓜瓜点头、点头。

    “后来在烟州经过五年非人的宫廷生活,麦穗对于姚茶是沙漠里的清泉,可以让她摆脱经历过的污垢是一种救赎,因此她很看重和麦穗的友谊。”

    影后好认真,感动,蠢瓜瓜想哭。

    “至于她对陈长庚的感情”姚茶笑笑“演了这个之后微博下很多粉丝说姚茶白莲,还有些说根本就是绿茶,也有粉丝说姚茶爱麦穗,还有粉丝说姚茶是cp粉。”

    “当然一千个人有一千个人的看法,就我个人理解,姚茶的感情是一个变化的过程。她最初动心,

    不过是院里那缸睡莲,还有睡莲下悠然的金鱼,宁静祥和家的感觉,她动心是因为漂泊太久。”

    “所以陪麦穗陈长庚挑选成人礼,才会试探自己也送一份,在陈长庚拒绝玉簪时会失落。不过她并不是想陈长庚回馈什么,绝对不是,那个时候麦穗没有爆出不孕,她只是想一个人偷偷暗恋。”

    “腊八送腊八粥,是姚茶第一次为自己努力,她觊觎一份爱,又想保住和麦穗的友谊,可惜失败了麦穗坚决不肯。因为姚茶更看重麦穗的友谊,而且暗恋好友丈夫是不道德的,所以在麦穗质问时坚决否认。”

    “姚茶不算坏人只是比较复杂,她相信母亲的话,人得知道自己有什么要什么。她要麦穗的友谊,不要一份无望且不道德的爱情。”

    “全书最后姚茶最后一次为自己努力,也为麦穗努力,她领麦穗去凌风阁的路上,就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陈长庚没有给她任何机会,姚茶由此解脱全力帮助麦穗。”

    “姚茶最后离开的时候越走越轻松,是因为她没有辜负自己和麦穗的友谊,也是因为万一陈长庚同意,那么她将会和麦穗陈长庚三人一起陷入痛苦。”

    “那时候姚茶才彻悟,如果自己加入日后三人相处,就算她不再见陈长庚,也将会在三人中扎下一根刺,所以姚茶放弃那点不该有的念想,她终于自由。成全了自己成全了姐妹,所以笑的越来越美。”

    “这个人物感情内敛而丰富,你觉得呢?”

    “我?”蠢瓜瓜觉得姚茶脑袋有坑?似乎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那是古代,说她坏?她从没靠近过陈长庚,甚至刻意避开。反正在那个时代不好说,在现代绝对不算好。可在现代麦穗的问题也不是问题,姚茶那么优秀又怎么会身不由己?蠢瓜瓜变浆糊了。

    “老师,碰到你太开心了。”

    瓜瓜抬头看到一脸明媚阳光的秋生,立刻举起话筒:“秋生这个角色只差一个能为他拼命的麦穗,否则成就不会弱于男主,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啊?”秋生半天才发现作者,想了一会儿迷茫“我其实不太清楚我这个角色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女主摔断腿吗?”

    “啊?”怎么会这么想?

    “促进男女主感情没做到,推动剧情也没啥用,除了摔断腿。”

    瓜瓜眨眨眼忽然觉得自己举着话筒好蠢~

    秋生抛下发呆的作者,对姚茶笑的青涩又热情:“老师您下部作品是什么?能给我个龙套……不,群演也行,只要能跟在老师身边学习,我就满足。”

    瓜瓜似乎看见秋生身后有一条欢快的狗尾巴,揉揉眼睛又没了。算了,不理他还有一个男配要采访。

    “王善你对自己角色有什么看法?”

    王善最近身体恢复不少,看起来有点型,他摸摸扎手的毛寸,笑出雪白牙齿:“我就一个看法,以后再不演战乱饥荒的戏,演员上镜会胖要在镜头上看起来瘦,那得瘦到脱形,为了这个角色我八块腹肌全瘦没了。”

    瓜瓜:“呃……”

    “哟,这不是吃瓜人”张妙手穿着老头衫牛仔裤,丢丢丢跑过来“为什么把我戏份全删了?只要给钱纯爱我也能演,张妙手和陆回春的恩爱情仇为啥都删了?也不解释下张妙手奇葩的诊治规矩,还有他为什么讨厌女人。”

    “我看了人物小像,张妙手陆回春师出同门,陆回春骗张妙手给他检查男科,有不能描述的段落。后来因为女人闹误会,为了治疗麦穗张妙手回去找陆回春,两人冰释前嫌张妙手别扭和好。”

    “为什么都没了,能演好几集都是钱呐。”

    因为这个和主线关联不大,瓜瓜还没来得及解释,入口处有人喊:“张妙手有个科幻剧男五号,你演不演?3D巨作。”

    “演!来了来了,那个剧组盒饭怎么样?”张妙手滴溜溜跑了。

    “大制作豪华剧组,盒饭都是十二块钱的”两个人边说边走。剩下陆回春对瓜瓜微笑点头,然后追着张妙手脚步走了。这人真狠,从小说到番外愣是一个字没说。

    张连喜滋滋过来:“吃瓜大大您这小说可真精彩,我太喜欢了。”

    “真的?”有人正面夸奖,开心

    “真的,我从没看过这么好看的。”

    刘丙走过来嫌弃:“你跟她一个扑街写手套什么近乎,演她那晋江十八线找不着的小说,再演十年也没人认识你。”

    张连悄悄戳刘丙暗暗瞪他,刘丙不耐烦:“跟背景板似得,全剧说的最多就是‘是’你去问问观众谁还记得你?”

    我记得啊,蠢瓜瓜委屈,齐泽派给陈长庚的两个护卫,起保护监视作用。

    刘丙继续嫌弃:“在这跑龙套不如去天桥下给手机贴膜,讨好她有什么用?就算下一部再给你个龙套,多半就是皇宫侍卫,不说你有没有台词,就她这扑街自己都不知道咋回事。”

    “走,跟我回家卖烤红薯”刘丙拉着张连走了,留下瓜瓜想问,不是给手机贴膜吗?

    “吃瓜人你好”清朗的声音俊美容颜深情目“我可以演你下一部男主吗,片酬好说。”

    陈长庚!连忙翻剧本:深不可测属性不明男主。合上剧本蠢瓜瓜兴奋:“可以哒”

    “女主是穗儿演吗?”

    “不是”

    “告辞”干净利落只留下一个背影。

    看看手里剧本《侍寝》瓜瓜忽然觉得自己脑袋秀逗了,一个《休妻》小心翼翼还被锁了N次,《侍寝》活不好的男主,宫纱重重间那些蛮力、那些挣扎、那些不可避免的……咳咳……想死

    请小仙女们留意十二月中旬《侍寝》,看蠢瓜瓜开着破烂冒烟大卡车‘突突突’连喘带歇,颠簸在高速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