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我拿了格斗冠军 > 第九十五章 番外1
    094

    安吉尔·萨特心脏手术半个月后, 伴随着他离开医院前往康复中心,几个月前纽约演唱会现场发生的意外,才迟迟浮上水面。

    摇滚天使意外失聪, 这样的消息无疑引炸了互联网。

    在相关论坛和网站上, 安吉尔的名字屠了近一周的版。

    《狮鹫乐队经纪人发表声明,为了安吉尔·萨特的身体着想,乐队将暂停活动。》主题帖:“所以之前从Reedit流传出来的消息是真的,安吉尔不仅是心脏病, 还因为心脏问题影响到了听力?!我的天,他怎么能把自己作成这个样子?”

    暂停活动,这样的事实更是整个乐坛发生了一次大地震。

    ——要知道对于一支乐队来说, 每一个成员的变动往往都意味着一场风险。更遑论这次身体出问题的还是乐队的灵魂, 那名主唱。官方通稿说的好听,一般来讲乐队成员出个个人专辑都基本约等于预备单飞了, 现在直接“暂停活动”,可是暂停多久呢?

    况且全球乐坛风云变幻,像狮鹫乐队这样红极一时又突然消失的数不胜数。摇滚主唱的平均寿命出人意料的短, 安吉尔突然病倒, 几乎让全世界喜爱流行音乐的人都免不了紧张起来。

    什么“其实出院都是掩饰,安吉尔身体真的不行啦”、什么“他不仅身体不行,连精神状态也不行啦”之类的话语, 传来传去, 安吉尔·萨特在民众眼中已经是得了绝症的将死之人。

    不少歌迷那叫一个担惊受怕。乐队名存实亡确实无妄之灾,然而主唱要是病逝,那就是晴天霹雳了!

    这种情况下, 谁也不会想到愈演愈烈的可怕流言竟然是被狗仔们打破的。

    向来被狮鹫乐队的忠实歌迷恨到骨子里的八卦记者,拍到了一张安吉尔·萨特可怜兮兮站在朱丽·扬的公寓楼下等待的照片, 虽然看上去形影单只怪可怜的,但完全不是传闻中下不了地人快死了的样子。

    这张照片一出,所有传闻顿时偃旗息鼓。歌迷们在放下心的同时,也对安吉尔·萨特的行为倍感无语。

    这哪儿像是乐队名存实亡危机之际的主唱?还身体不行?大家都担心的要死了,当事人还眼巴巴地蹲在前妻楼下盘算着送花呢。安吉尔·萨特从不走寻常路,连这种事情也能把喜爱他的人近乎嘲讽般的摆一道!

    ——当然了,这只是外界的看法。

    透过窗户看到楼下的安吉尔·萨特,朱丽很是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朱丽·扬女士!!!”

    客厅里传来了维克多非常不客气的尖叫:“我警告你!本公寓禁止带男性回来过夜,前夫也不行,大家都是熟人也不行!”

    朱丽:“行了!我这就下去。”

    让朱丽头疼的不是咄咄逼人的维克多,而是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朱丽一眼就能看出来安吉尔是真的不太好。

    是的,他出院了,手术很成功,安吉尔又还不到三十岁,再加上金钱砸出来的专业术后护理,恢复起来也相当的快。

    甚至是在心脏手术没多久,他的听力一点一点地恢复。虽然现在还需要带着助听器,但主治医生很是乐观,说再过几个月听力就能恢复如常。

    病痛没让安吉尔·萨特感到恐惧,连失聪都没有,恢复了听力之后,他反而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之中。

    这就像是身处战争中的士兵,日日夜夜被危机胁迫能够咬牙坚持,而当凯旋归来、躺在许久不曾睡过的软床上,蓦然松懈下来的心神却在悄无声息中崩溃倾颓。

    失去听力的日子里,有医生的保证,安吉尔多少还心怀希望。

    而听力逐渐恢复之后,安吉尔·萨特就像是一只被吓坏了猫,一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警惕起来,无时不刻都在担心自己会再次陷入那片仿佛永无止境的寂静之中。

    这样下去不行。

    朱丽望着窗外安吉尔的影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她穿上外套下楼,现在已经很冷了,而安吉尔·萨特还是那身夹克长裤,站在夜晚的寒风中瑟瑟发抖。朱丽一见他就没好气:“你是想把自己再冻进医院是吗?”

    安吉尔缩了缩脖子。

    朱丽:“你来干什么?”

    安吉尔:“护工今天晚上休假,家里□□静了。”

    朱丽:“……”

    再这么下去,她就要打电话给伊桑,叫他拖着安吉尔·萨特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不经历战争也会得PTSD的。虽然安吉尔似乎还没到那个地步,但这种担心显然影响到了他的生活。

    现在他很怕安静的场所,恐惧于周围的沉默不是来自于客观世界,而是因为自己的耳朵再次发生病变。

    安吉尔不敢呆在家里,不敢呆在经纪公司的办公室,他无处可去,便出现在了朱丽的公寓楼下,像是一只在外野够的猫咪,巴巴抓着朱丽不肯松手。

    朱丽叹息一声。

    关键在于,朱丽也不知道该带他去哪儿啊!

    去公共场合的结果就是明天又要上头条,况且太吵的地方对他的听力恢复也不是很好。朱丽想了想:“算了,我跟你回去。”

    安吉尔蓦然抬头。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一双浅色双眸中迸射出惊讶的同时也绽放开光芒:“你要跟我回家吗?!”

    朱丽面无表情:“喊上伊桑。”

    安吉尔:“……”嘤。

    一个小时后,安吉尔·萨特重新坐在曼哈顿公寓的沙发上,悻悻看着比自家人还要随意的伊桑·沃克打开冰箱拿出饮料,还不忘记笑眯眯地开口:“嗨呀,这种事麻烦朱丽干什么?你给我打个电话就是了,安吉尔。”

    谁要给你打电话啊!安吉尔在心底嘀咕。

    不过哪怕有个吉他手碍眼,两个人的到来也一扫公寓中的冷清和死寂。活人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不久之前逃窜出公寓的安吉尔顿时安心。

    朱丽看了看满脸不高兴的安吉尔,又看了看笑容满面的伊桑,忍不住开口:“之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安吉尔的身体实在是不再适合登场演出。手术之前大家还在担心他会拒绝这个提议,手术之后就算安吉尔·萨特想拒绝也没那个本钱了——直到现在他离开康复中心,也得需要护工照顾。走路都体力不够呢,还想上台表演?

    这很可惜,朱丽和大家一样这么想。就算花上这么几年,安吉尔的身体能恢复到复出的程度,也势必会流逝大量的人气。

    伊桑却好像无所谓。

    “就当是休息吧。”

    他给自己打开一瓶汽水,瞥了一眼安吉尔:“托某位的福,大家可是从组了乐队起,就一直没停歇过。停下来修整一番继续上路,不是更好吗。”

    朱丽:“那……”

    伊桑笑着打断了朱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朱丽,我的休息计划可都安排到明年啦!”

    也挺好的。

    乐队老大哥毫无负担的模样让朱丽莫名的神情一缓。

    之前搬家的时候,拉娜说伊桑想带她去参加狮鹫乐队的乐队巡演。但最终选择去上护理课程的拉娜是注定不可能如愿了。

    现在安吉尔出了事,乐队巡演不成,明明是巨大的损失,可伊桑却有了大把时间停在纽约陪拉娜。

    怪不得他还挺高兴的。

    “不说这个,”伊桑开口,“饿吗你们,我去买点夜宵,披萨如何?”

    这就是暂时给憋着一肚子话的安吉尔和朱丽留下交谈空间的意思了。

    伊桑离开后,公寓重归寂静。

    这是自从朱丽·扬从这间高档公寓中搬走后,第一次回归。

    房子还是记忆中的那个房子,连同物件摆设都没什么变化,朱丽一眼就能确认在他们离婚之后,安吉尔甚至没换掉雇佣的钟点工。只是这太干净了,干净的不像是有人住过,整个室内萦绕着一种死一般的寂静。

    换做朱丽也会觉得不舒服的。

    而安吉尔·萨特,在安静弥漫开来时浑身不自在地动了动,他就像是为了逃脱穷追不舍的沉默一般,狼狈开口:“我——”

    朱丽:“什么?”

    安吉尔张了张嘴,迟迟没有我了出来。

    瞧着他近乎窘迫的模样,朱丽摇了摇头。

    “你呢?”

    “你、你为什么?”

    “之后打算怎么办。”

    安吉尔眼底的紧张一下子消失了。

    “我要把那首歌写完。”他开口。

    “医生让你休息不是为了让你通宵创作的。”

    “我不会的!”

    天使急忙辩解道:“有护工督促我,我不会那么没日没夜。而且我……”

    “你什么?”

    “我答应你了,”安吉尔小小声回答,“要把身体养好。”

    “……”

    “朱丽。”

    安吉尔抬起头,近乎哀求。

    “今天你能不能留下,”他说,“一个人在家□□静了,仿佛我仍然什么都听不到一样,这太可怕了,我——”

    话说到一半,他宝石般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

    安吉尔真的在害怕。

    金发之下那张精致的面孔向来天不怕地不怕,而此时却流露出几乎控制不住的恐惧。

    “我怕我撑不住,这比死更令人绝望。”

    他哽咽道。

    “你能留下来吗?”

    作者有话要说:

    小垃圾,哭唧唧,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