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我在监狱养大佬 > 第一二三章
    等到林拙再次被叫进屋内, 林拙看到青莲的装扮大改, 换了一身红衣。

    察觉到她有些错愕,青莲笑道:“生死契是婚契, 那我便是主婚人。

    不知我来做主婚人,林拙姑娘会不会嫌弃?”

    “怎么会呢……”林拙也笑道, “那就有劳先生了。”

    青莲步伐悠然,在房中迈了几步,站定,而后让她将玄离放在了这里, 轻轻一点, 玄离化作了人形。

    “现在, 你跟着我, 以血画阵。”

    “生死契原本不必这么复杂,”青莲的声音犹如山风一般安抚着她, “只不过他伤得太重,我们需要布下两重阵法来保住他。”

    青莲说罢, 刺破了指尖, 血滴悬浮在空中,在他灵力的操纵下, 细密连成一条血线。

    林拙跟着他一起, 也咬破了指尖。

    青莲开始画阵。

    他布阵的速度不疾不徐,飘逸潇洒, 就连布阵也带着一股骨子里的随性与从容。

    这样的速度正好能够让林拙跟上, 她沿着青莲布阵的轨迹, 在他的阵法之上也画了一重阵法。

    等到二人阵法画好,青莲的阵法上升,她的阵法下沉,她在阵法当中打坐,悬在上方的血光映得她眼底通红。

    结契的法门青莲早已交给了她,林拙解开他的衣裳,取一根长针,缓缓刺了进去——

    结生死契,要取心头血。

    长针拔出,一滴血凝在针尖,林拙动用自己的神识将血滴包裹,然后按照青阳教她的办法不断变幻手势。

    而后,林拙感到自己全部的神识连同灵力十分汹涌地朝着玄离涌去——

    青莲事先和她说过,玄离受了重伤,生死契会让人平分生命,所以在结契的过程中,她会越来越虚弱,但这结契的步骤却不能停止。

    林拙只感觉自己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她咬牙坚持了下去,半步都不敢停。

    当她终于做完结契的最后一个步骤,青莲与她所设下的阵法骤然爆发出一道金光!

    金光霎时粉碎,散落成点点金粉,悉数落在了玄离的身上。

    金粉慢慢地融入进了他的身体,而林拙那股被抽空的感觉,也立马被切断。

    林拙大口大口喘着气,大汗淋漓,力有不支,险些倒在地上。

    但她却没空管自己怎么样了。

    她急切地看向玄离,他面容恬静,没有了往常的那股冷,反而还带着几分孩子般的纯净与天真。

    她茫然问道:“青莲先生,这是……成了吗?”

    青莲一笑,满室芳华:“你进入你的神识,便可看见。”

    林拙听到他的话,闭眼沉浸入了神识之中,这一进入,她就看到自己的识海之中,多出了一条金色的小径。

    她顺着小径向前走去,忽而走进了一团金色的光芒里。

    那光芒之中,站立着一个虚影。

    等她走近,那虚影忽而伸手拥抱了她。

    那虚影片刻间消散,而与此同时,一股温暖的力量充盈着她的身体,让她睁眼醒来。

    “怎么样?”青莲笑着问她,“见到人了吗?”

    青莲恣意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结契的时候与他平分了力量,他现在应该恢复了不少,识海中能和你说上几句话。

    不过你倒是要休息上一会儿,才能好好恢复过来……”

    林拙感受着体内充盈的力量,有些恍然,喉头干涩。

    心中万语千言,难以言说。

    ……

    不管怎么说,玄离的命终究是救了回来。

    青莲在得知玄离将力量都还给她之后,长叹一口气,赞了声痴情人。

    而后他道,要让玄离更快地恢复,需要将他的身体放在阵法中温养。

    林拙问:“什么阵?”

    青莲曲指,敲了敲桌面:“大阵。”

    “你也知道,因为苍界众人将聚灵阵与传送阵合二为一,掠夺大荒灵气,所以苍界现在才会被天道所谴责。”

    青莲声音淡淡,“我想要把这些灵气全都还给大荒。”

    “还给大荒?”

    林拙惊讶道:“可……苍界那些人逃到了大荒,如果把这些灵气还回去,岂不是助长了他们的实力?”

    大荒修士修为最高是元婴后期,因为大荒的灵气根本无法养育修为更高的修士。

    所以那些苍界修士们都必须压低修为,把修为压到元婴期,才能适应大荒的法则。

    可如果把这些灵气都还回去,那些从苍界下去的修士们就可以轻松地解开自己身体的禁制,实力成倍增长,而那些还留在大荒的修士们,根本没有办法能够在短时间内进阶!

    那这样,就意味着青阳、林正峰等人,本来是和他们同阶的元婴期,还有一拼之力;灵气一泄,他们立马就成了被苍界修士屠宰的羔羊!

    林拙皱眉:“先生,这件事,我不能帮你。”

    “你别急,”青莲的声音温和道,“你能想到的,我也想到了。”

    “他们用的那阵法,不过都是不入流的小阵法,”青莲漫不经心道,“我们要做的,是大阵。

    我需要你协同我,布下一个自创的阵法。

    我们先把苍界那些大大小小的阵法都封掉,同时建这个大阵。

    等到把漏洞都堵住,只要开这一个大阵,就能够把大荒的灵气,全部都还回去。”

    “自、自创阵法……?”

    是了……

    林拙忽然想起来,青莲先生本人,就是一名阵法大师。

    他虽然现在只有堪堪筑基期,但他之前的实力,绝对屹立在整个苍界的顶端。

    林拙很快就听懂了他的计划:大荒的灵气犹如蓄水池,苍界的阵法犹如水龙头,现在需要关掉那些水龙头的同时,建造一个超级巨型的水龙头。

    这样,只需要这一个水龙头,就能将之前偷来的灵气输送回去。

    林拙双目一亮:“我可以帮您!只是,建造这个阵法,需要多少时间?”

    苍界一天,大荒两天。

    她在苍界耽搁得越久,留在大荒的人,处境就越危险。

    青莲道:“最少需要十年。”

    林拙的眉头深深皱起:“十年……”

    对于修真者而言,十年固然是弹指一挥间;但大荒现在的局势,十年过去,甚至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亲友存世。

    一股莫名的焦躁在她心中盘桓,在这样的大局势之前,她实在是痛恨自己的弱小无力。

    青莲察觉到了她的不安,又道:“如果人手足够,便可以缩短时间。

    我虽然居住在兽修村落中,这些兽修却对人族的修炼法门丝毫不通,对于布置阵法无能为力。

    我需要人族来帮我,然而苍界的修士已经所剩无几,沾染了罪恶的那些人,终究逃不过天道的谴责。”

    “人手……我有!”

    林拙想到那些被她带进来的修士们,兴奋地握起了拳:“我有上千人可以用!”

    片刻,她想到外面那些兽修:“青莲前辈,既然苍界的人修可以压低修为去大荒避难,那这些兽修……可以压低修为,去大荒杀了他们吗?”

    这些兽修都实力高强,如果将他们带下去,对于留在下界的青阳等人,将是极大的助力!

    “不是不行,”青莲道,“只不过,他们的身上都有伤。”

    林拙问:“有伤?”

    青莲点头,又道:“他们都是曾经与人族契约的灵兽。

    人族懂得阵法,利用聚灵阵偷偷吸取大荒的灵气,原本实力相当的人族与兽族顿时变得不平等,兽族式弱,许多都被人族抓走,强行契约为灵兽。

    谁知天道轮回,人族作恶,被天道所惩罚,灰飞烟灭,被契约的兽族反而借此挣脱了契约,重新恢复了自由身。”

    “然而主人身死终究对他们的修为和身体有所影响,他们现在也就是修为看起来高,实则和你的道侣一般,都是强弩之末。”

    林拙抿了抿唇:“……我知道了。”

    “别担心,”青莲温和地安慰她,“他们慢慢会好起来的,只是需要时间。”

    “时间能够打败一切,沧海桑田,不过弹指一挥间。

    苍界的人修已经在夺取了大荒的灵气之后,便可高枕无忧,成就不败金身,然则美梦还未享受多久,便被天雷所劈得灰飞烟灭。”

    他的眼瞳虽然不能视物,林拙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片灿烂的亮光:“我相信,终将善恶有道,天道昭昭。”

    “任何罪恶,都无法战胜光明!”

    ……

    被青莲先生鼓励一番之后,林拙再次振作起来。

    她一整天都挂心着玄离的生死契,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她已经离开当初落脚的营地整整一天了。

    她与青莲暂别,赶回去与众人联络——

    青莲让她可以把这些人迁过来,在兽族的村落旁另起一个营地,好安排这些人协作分工。

    但当她回去与众人说明后,却遭到了小范围的反对声:“那些兽修这么强大,我们怎么能保证不被兽修契约为奴隶?”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林姑娘可别被那些兽修给蒙蔽了……”

    “我、我害怕……我不想去……”

    ……

    众人声音纷繁,林拙也懒得与他们争辩,只道:“现在我们当中,最强者是八岐,但八岐连他们当中一人都打不过,更别说他们有一村。

    我们到了现在的境地,无论我们做什么选择,都是被人宰割的鱼肉,还不如在我们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力所能及地与对方达成合作。”

    “我言尽于此,”林拙一挥手,“小八与青阳剑派的弟子跟我走。”

    兽修与人修一贯各有成见,青阳剑派若不是出了一个玄离当过剑君,还有一个八岐曾经在青阳剑派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对兽修的接纳性也没有这么强,关于这点,林拙也没想着硬要他们改变观念。

    但是此时实在缺人手,苍界大大小小的聚灵阵还在不断地撰取大荒的灵气,林拙不想放弃这些潜在的苦力,又似是而非地给他们留下一句话:“青莲先生说,他有办法让我们拯救大荒。

    你们不愿意跟我走,难道就一点都不顾念那些还在大荒遭受煎熬的师门亲友了吗?”

    这话一出,就直接把那些不愿意跟她走的人架在火上烤了。

    在青阳剑派剑修们同仇敌忾下,余下的人顿时被一股愧疚所笼罩着。

    是啊,他们这么弱小,兽修拿他们塞牙缝都不够,为什么还要顾及他们这些蝼蚁?

    况且,大荒的亲友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情绪是会传染的,众人之间这情绪一上头,脑子一热,就纷纷都跟着林拙离去了。

    等日后他们被林拙当牛做马的使唤时,想起这一幕,无不痛并快乐着愤慨道:林拙的嘴,骗人的鬼!

    当然,此刻的他们,并不知道后来他们要面临着被邪恶包工头林拙压榨成996的命运……

    林拙成功将一千余人都带回了兽族的村落,人群被划分成两拨,一拨在兽族村落旁搭建房屋,另一拨跟着林拙离开,去找到并封印阵法。

    与建造阵法不同,封印阵法简而言之,就是破坏。

    不同的是,阵师对阵法的封印,能够保存好启动阵法的原料,能让阵法有机会再次启动。

    林拙所要做的,就是教会身边的人如何封印阵法,然后原封不动地把那些制作阵法的材料都取回来——

    用来搭建青莲所说的,惊天大阵。

    她带着人扫荡了一个月,将附近所有掠夺大荒灵气的阵法都封印了,仅仅他们所待的这一小个城镇,就封印了大大小小上百个聚灵阵,有的规模小,有的规模大。

    亲眼所见,才让人心惊。

    等到收集齐材料之后,她又马不停蹄地赶回青莲先生处,开始搭建阵眼。

    青莲先生所说的自创大阵,光是阵眼,就宏大无比。

    林拙用所有的材料日夜不歇地搭建了三个月,搭出了一个巨型的广场,才勉强符合了青莲先生的需求。

    玄离沉睡的身体被安放在阵眼之中,既是用他的身体镇压阵眼,也是用阵眼反哺于他。

    还未启动阵眼,仅仅是动用了一点边缘的灵气,就能感受到磅礴如海的力量!

    这还仅仅是阵法的雏形,难以想象,当整个阵法建成,阵法当中会蕴含多么恐怖的灵气风暴。

    接下来的时间里,所有大荒修士们轮流外出去封印拆除阵法,携带材料回来,然后再由剩下的林拙等人一起布阵。

    青莲先生设计的这个阵法是莲花形状,以阵眼为核心,外面一层一层地画花瓣。

    每一片花瓣就是一个独立的小阵,而这小阵与阵眼相连接的时候,就会更加将聚集的灵气都送入阵眼里。

    林拙本来担心这阵法建成之后,难以想象的灵压会不会伤害玄离的身体,但青莲对她道,狴犴本就是万年才出的神兽,修复狴犴的身体,本就需要十分强大的力量。

    林拙这才放下心来,除了每天看他一次之外,其他时间都忙得脚不沾地。

    大阵的莲花花瓣缓慢地增长着,随着林拙布阵越来越熟练,她居然在这过程当中晋阶成了金丹。

    晋阶之后,她布阵的能力又翻了一倍,两年之内,以阵眼为中心,四周的山上已经都刻满了莲花花瓣型的法阵!

    阵眼处在群山环绕之中,周围雍容的山坡全都刻上了金色的法阵,从高空中向下望去,俨然就是一朵巨大的金莲在此处盛开,只待绽放它那最后的光芒!

    林拙站在高处,眺望着自己这两年来的成果,而后缓缓从空中落下,落到了阵眼之中。

    阵眼处的灵气浓郁犹如化为实质,如雾如海,浩浩汤汤。

    阵眼当中趴伏着一只威风凛凛的巨兽,然而他此刻闭着眼睛,只让人感到无限的沉静与安宁。

    林拙习惯性地蹲在了他的身边,环绕住他的脖颈:“玄离,这阵法快修好了。”

    “苍界偷取大荒那些大型的聚灵阵,也都被我们毁掉了,一些集中的小型聚灵阵,我们也毁掉了。

    还剩一些零零散散的小型聚灵阵,仍然像是讨人厌的蚊子一样吸着大荒的血。

    不过青莲先生说,暂时不用管那些蚊子……它们暂时无关紧要,只需要等将灵气还给大荒之后,再慢慢处理。”

    “现在大部分的兽族都已经恢复了,我们已经有实力重新回到大荒。”

    她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像是两年来每天都会做的那样:“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来……我很想你。”

    她轻柔地在他额上印下一个吻:“我走啦。”

    她恋恋不舍地最后回望了他一眼。

    她却不知道在她的身影走远后,阵眼中心的那只巨兽,眼睫微不可查地动了动。

    ……

    大荒,无妄山。

    两年前,来参加青阳收徒大典的修士们毕竟还是少数,留下的修士大部分便都如同犯人一般,被阴兵所看管。

    苍界修士并未进行屠戮,他们只是强力镇压了试图反抗他们的人群,并且拿了当中的领头者祭天,在血腥威慑之下,无人敢反抗,天照宗蓬升真君、太白宗文净水真君更是主动归顺于那几名上界修士,几近跪迎。

    除他们二人外,大荒的元婴真君、金丹真人分为了两派,一派跟随他们身后,做上界修士的走狗;另一派则跟随在青阳、林正峰身后,潜藏入大荒的荒野山林中。

    苍界修士及其阴兵终究力有不逮,纵使元婴之能,也无法在这广袤无垠的大荒中找出这些在大荒土生土长的修士,更别说这些人当中还有一个曾经逃亡过的林正峰,故而众人这样狼狈躲藏,已有四年之久。

    原本他们打算在远离苍界修士的地方积蓄力量,然而上界修士为了引诱他们出来,无所不用其极。

    棠红被绑,落在了他们的手中,三番五次用棠红的消息来引诱青阳踏入陷阱,然而青阳始终谨慎,并未上当。

    这次,他们又收到了关于棠红的消息——

    传闻说,归顺于他们的桑吾,将要亲手将棠红挂在城门处,凌迟处死,以报他母亲桑眉死于青阳手下之仇。

    “这一次……青阳剑君还要以身涉险吗?”

    跟随他们的人,明显对此事已经有了提防之心:“只怕这又是一个诈……”

    青阳眼眸低垂,拿白布擦拭着剑锋:“有诈也去。

    不论如何,她是我的弟子。”

    林正峰叹道:“只可惜,小棠当初并未被林拙他们二人带走……不然也不用遭此大罪。

    也不知……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就是啊,他们离开的时候也不过都是金丹以下的修为,也不知道进入了什么秘境里,真是让人担心,他们能不能抵御秘境中的凶险……”

    “凶险又如何?起码不必像我们这般东躲西藏,如果有选择,我倒是宁愿和他们走……”

    “他们这些人都去了这么久了,谁知道是不是早已经把我们给抛下了……留我们在大荒受苦……”

    讨论渐渐歪了,青阳皱起眉头。

    “各位,请勿乱议是非。”

    他提剑出行,袖角飘起浩然清风:“我在此与诸位告别,希望还能与诸位再有相见之日。”

    人群顿时鸦雀无声,林正峰顿了顿,也追了上去。

    ……

    泗水郡。

    桑吾高高站在城墙处,身旁站着断了一臂的聂潇。

    聂潇自从断臂之后,性格便分外偏执残忍,偏偏这样的性格,反倒投了那些大人物们的喜好,此次利用棠红来诱哄青阳出洞的行为,聂潇便是那个监工。

    而在两人站立之处,早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而在这天罗地网的背后,还有那些统治了大荒的苍界修士们一同坐阵,只要有人来,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的目的就是,捕杀青阳。

    棠红双手被反绑,长达四年的囚禁生涯让她的身躯变得形销骨立,整个人也变得沉默许多,再也看不出当初天真可爱的活泼少女模样。

    聂潇恶意地挑起了她的下巴,对上的却是她已经被刑罚折磨得毫无神采的、死鱼一般的眼睛。

    聂潇嘲讽道:“堂堂天纵奇才,青阳剑君的小徒弟,怕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吧?”

    棠红双目木然地看着他,一个字也不说,嘴唇微微发白。

    天色越来越晚,泗水郡已经点满了灯,然而城墙处却未见一个人影。

    桑吾在这满墙的灯笼下眺望远方,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神苍凉而又悠远。

    聂潇等的无聊,流里流气地吹了个口哨:“这青阳剑君,怕不是不想来救他的小徒弟……”

    他话音未落,就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一个娃娃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天真无邪地笑着:“哥哥,好久不见啊!”

    聂潇眯起眼睛:“聂湛……你倒是,敢回来。”

    天照宗宗主,也就是聂潇和聂湛的父亲,不愿意成为苍界修士的走狗,宁死也不肯说出天照宗宝库所在的位置,然而这宝库历来只有宗主一人知道,谁也不知道他后来将宗主之位传给了谁。

    等到聂潇将他天照宗内同父异母的兄弟都杀光了之后,终于意识到,他还有一个流落在外的、一直被关押在无妄山的弟弟——聂湛。

    老头子居然愿意把宝库交给一个无妄山的废人,也不愿意给他!

    这件事情让聂潇出离愤怒,再加上他自己的手被林拙断了一臂之后,便总有几分自卑,更是对于聂湛恨之入骨。

    这强烈的恨意立马让聂潇被聂湛所引走,两人在远方缠斗,桑吾孤独地独守城墙。

    而后他就看到,一个青衫落拓的身影,不疾不徐地朝着他走来。

    面罩一摘,正是青阳。

    他看到被绑在城门上的棠红,长长地叹了口气:“小棠,对不起……”

    棠红依旧木然着眼睛,没有回答他。

    “哈哈哈!青阳!”一老者狂放笑道,“你果然出现了!我就知道,涉及你徒弟的生死,你必定要来!像你这样的伪君子,必然是特别在意自己的名声!”

    青阳并未多答,只提起了剑。

    他双目一片淡然,唯一不改的,是那映照着剑锋的一点锐意。

    霎时,三名老者同时朝青阳围攻过来,青阳有条不紊地对战,居然都不落下风。

    眼见那三人当中又要加入第四人,林正峰终于也从隐秘之处出来助青阳一臂之力!

    二对四,打得相当艰难,就在青阳二人几乎要力竭之际,天边红光大亮!

    而后,林拙便带着一批强者出现在了这泗水郡内,而那与青阳对战的四名老者,看到林拙身后的人,大惊失色!

    “阿朗?”他道,“你们没死?!”

    “狗贼!”阿朗转瞬间化成了一匹敏捷的猎豹,黑色的皮毛在暗夜中染了一层浅金,“你还没死,在杀了你之前,我当然要好好活着!”

    阿朗振臂一挥,他身旁跟着的人群顿时纷纷化作了凶猛的野兽。

    新仇旧怨一同涌上,野兽们纷纷显现出了自己强大的力量,上前扑咬。

    然则这些修士诡谲至极,竟伸手一抓,凌空朝着最弱的林拙抓去!

    林正峰看得心都快跳出来了,然而他此刻正在缠斗,又无法分身。

    他大喊:“女儿,小心——”

    林拙这两年来除了阵法之外,并不是什么都未学,反而因为经常要和兽族打架,练出了一身灵敏的反应。

    她就地往地上一滚,正要闪避,却不料原本安安静静站在苍界修士身边的桑吾,突然反手捅了面前的人一刀!

    阿朗等野兽抓住这时机,以蛮横的力量,一口咬上了这几人的脖颈。

    这边血溅四方,那边,聂湛也提着聂潇的头颅走了回来。

    没有掌控阴兵的人,那些阴兵顿时消散,余下的跪舔在苍界修士手下的那些人,也都不足为惧。

    青阳提剑指向桑吾:“放了小棠。”

    岂料方才还双目无神的小棠,被他塞了一颗药之后,眼神骤然变得万分清明有神采。

    她清脆地冲青阳喊道:“师父!这些年我没有受苦!都是他一直在保护我!”

    桑吾默然,只淡淡一笑:“成王败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青阳一顿,收起了剑:“多谢你对小棠的照顾。”

    林正峰也匆匆赶来,拉着林拙不停看,关切问道:“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林拙并未作答,而是仰头,看着越来越明亮的天色,不出片刻,天际上方,轰然炸出一团白光!

    极其迅猛的灵气从上方倾泻而来,如瀑布一般倾天泄落。

    浩荡的灵气迅速滋养着因为被抽取灵气而枯竭的大荒大陆,甚至有不少人因为感应到了境界的松动,原地打坐起来。

    林拙听到城内成为传来的各种欢呼和庆祝,面上也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干的不错,”林正峰站在了她的身边,“你布的大阵?”

    林拙摇摇头,又点点头:“有青莲先生作为指导,并且并不止我一个人。”

    “也是不错……”林正峰摸了摸她的头,“女儿长大了……”

    “咦?”他这才想起来有哪里不妥,“怎么没见到玄离?”

    林拙一顿,试着用神识沟通了一番,苦笑。

    “他还没醒……”林拙叹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林正峰吹眉毛瞪眼:“这么重的伤?难不成他要醒不来了?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给他守活寡!”

    林拙:“……”

    她无奈道:“爹,没办法,你女儿已经和他签了生死契。”

    “生死契!”

    林正峰磨刀霍霍:“他逼你的?”

    “不,”林拙摇头,“我自愿的。”

    林正峰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脸色又青又白。

    半晌,他才呐呐道:“你喜欢就好……总之,不管怎么样,有爹给你撑腰。”

    ……

    十年后,太白宗,一道炫目的霞光闪过,而后四面八方便赶来了许多恭贺之人:“恭喜林拙真人晋升为元婴真君!”

    “恭喜林拙真君,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啊!”

    “林拙真君,我愿与你结为道侣,不知真君可否看得上某?”

    林拙晋升之后,发现自己的府邸乱糟糟的,说什么的人都有,连忙让八岐帮忙赶人。

    她却不知道,她身为太白宗宗主的女儿,青阳剑派新剑君棠红又尊她为师姐;无妄山的山大王沈凌霜是她姑姑,她姑父是前大荒第一剑修,青阳剑君;而天照宗新宗主聂湛据说对她也多有照顾,泗水郡那边的笑面阎罗桑吾貌似对她也一往深情。

    诸多传言汇总起来,让她的身价倍增,在大荒众多修士的眼中,就是一块香饽饽。

    然而对于所有婚配恋情方面的事宜,林拙都一口回绝。

    众人私下议论纷纷:

    “她还守着玄离真君?”

    “这都十四年了,用了这么多办法也没好,日日在大阵里温养,砸进去不知道多少天材地宝……唉,真是痴情。”

    “这人族和兽族本就难有结果,这一对更是……坎坷啊……”

    ……

    林拙自然能够听到众人对她的议论,但她都装作没有听见,充耳不闻。

    她晋阶为元婴之后,回复了几封亲友的道贺,而后换了身干净衣服,和往常一样,赶往了飞雪峰。

    飞雪峰极寒,是她特意布下了一个冰雪阵法,硬生生打造出了一个飞雪峰的景致,因为明轩说这样对于玄离的恢复有帮助。

    明轩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开炉炼丹,一旦能够展露棱角,他耀眼的天资立马响彻整个大荒,成为大荒第一丹师;而赵倚晴和云泊舟也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了大荒第一炼器师和大荒第一符师。

    想起他们现在声名煊赫,又想起当年在无妄山苦逼兮兮的日子,林拙不禁笑了起来。

    她百无聊赖地抓着他的手,玩着他如玉的长指:“你不知道,他们外面有人说,不做我的正宫,没名分跟着我也行……”

    “哎,”林拙低垂着眼睫,寂寞地一个人自说自话,开着玩笑,“你要是再不醒,我都心动了。

    我这么寂寞,包养一个小白脸不好吗,哼,还要在这天天守着你……”

    忽然,她的手被一股大力紧紧攥住,毫无防备地被拉扯,跌落到了一个温热的胸膛中。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身体被紧紧地抱住,一股热气呵向了她的耳垂。

    他的牙齿在她耳垂厮磨,并未咬下去,又带着几分恶狠狠的意味。

    “不要。”

    他的嗓子有些哑:“不要包养小白脸。”

    等待了这么久的苏醒终于到来,林拙的声音忽而有些微微的发颤:“你、你醒了?”

    “是,我醒了。”

    他灿金的瞳仁专注地望着她的眼睛:“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他啄吻她柔软的唇瓣,一下又一下,蜻蜓点水,宛若温柔的抚慰。

    “下次不会让你等了,我发誓。”

    林拙佯装生气:“我不管,我生气了。”

    他悄然露出了尖尖的猫耳,和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

    “所以……”他面庞一本正经,耳根却悄悄红了,“这样够了吗?”

    卧槽。

    林拙有点招架不住了:卖萌犯规啊!!!

    更犯规的是,他牵住她的手,按在了他的胸膛:“还不够的话,我把我自己赔给你。

    再不够的话,我把我一颗心赔给你。”

    他坚定而又赤诚地在她耳边呢喃:“我的一切,都属于你。”

    “林拙,我爱你。”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完结啦~

    谢谢一路陪伴到现在的小伙伴,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