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黄泉杂货店 > 第113章
    雪姬浑身颤抖:“判官大人, 奴婢......”

    “奴婢有罪。”

    雪姬跪在地上, 紫色的衣服上逐渐开始爬上冰霜。

    判官看着雪姬的脸色, 眉头皱的紧紧的。

    雪姬原本不叫雪姬, 她是没有名字的。她原本只是地府一滴黄泉水,只是当年在机缘巧合之下,在地府得了地藏菩萨拂过的一缕香灰, 这才化成了精灵。

    雪姬初化成形时是极美的, 轰动了整个地府, 她出生于地府污浊之地,周围自然围绕了一群心怀不轨的腌臜玩意儿。

    只是碍于她身上那一点儿佛光,那些东西不敢上前——

    便是等着她身上那一点儿光散尽了,便凭着本事, 夺了去。

    判官在地府呆久了,红颜枯骨见得多了,本没把这雪姬放在心上——

    只是当时阿蒙......

    阿蒙方被他拐到地府, 整日孤孤单单, 阿蒙恰巧知道了这么个人,便央求着他带她去瞧一瞧。

    这一瞧, 对阿蒙、对判官只是顺便的一瞧,但对雪姬......

    阿蒙见不得美人受难,便让判官把雪姬救了出来。

    判官见不得阿蒙难过, 便顺着她的意思把雪姬收到了手底下,在地府领了个闲职。

    雪姬自此便叫了雪姬。

    判官大人手底下的人,自然再没有妖魔鬼怪敢不长眼色的去得罪她。

    阿蒙也不再整日缠着判官, 而是和雪姬天天在地府四处玩耍。

    只是......

    每当阿蒙不在时,雪姬便履行着职责沉入漆黑无边的地府底下,用己身的黄泉水探查着永无边境的地狱。

    和光霁月的判官大人,几乎是雪姬地狱生涯唯一的光。

    雪姬的心越来越大。

    直到判官隐隐发现雪姬总是引着阿蒙离开地府,判官便动了将雪姬送走的主意。

    怕阿蒙不舍,他还特意花了一甲子功力,给了一个让雪姬离开的完美借口——

    饶是阿蒙在舍不得雪姬,也不愿意出口阻碍。

    判官面色如水:“当年给你了恩典,重塑你的魂魄,让你去投胎,既然你不珍惜......”

    判官手微微一动——

    一抹金光从雪姬的头顶飘了起来。

    皂荚一直注视着雪姬,金光一出,雪姬整个躯体更透明了。

    判官却像什么都没发现一样,说:“你若犯了法,便自行去领罚吧。”

    雪姬颓然地瘫坐在地上。

    判官不再理会她,而是转头朝皂荚和顾长生点头:“多谢皂荚姑娘和顾道长。”

    皂荚对判官没什么好印象,但很喜欢阿蒙,故而虽然不想理判官,但却忍不住问了一声:“阿蒙姑娘,在地府还好吗?”

    判官一怔。

    过了半晌,判官才道:“阿蒙......在上次姑娘走后,便入了轮回。”

    皂荚:“......”

    皂荚冷笑一声:“走得好!”

    判官苦笑一声:“是我束缚她太久。”

    他长袖一甩,手上的判官笔在半空中泼出一道黑墨,墨边全是闪耀的功德金光。

    判官道:“阿蒙自幼魂魄不全,我在凡间渡劫时,她因我受了重伤,无奈之下,我变带着她到了地府用黄泉滋养着,这几百年过去了,才有了她现在的模样。”

    “黄泉水”三字一出,雪姬浑身一震。

    判官语气里的感情不似作伪,皂荚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顾长生开口:“我以为你会追过去。”

    判官笑了起来:“我自然是想的。”

    “只是阿蒙在地府多年,她的术法是我手把手教的。我了解她,她自然也了解我。”

    “她在自己魂魄上下了咒语,我寻她不到。”

    “不过......”

    判官眯起眼睛,文质彬彬的模样:“总是能找到的。”

    皂荚勾起一个冷笑:“你就这么肯定,阿蒙想让你找到?”

    判官看了地上的雪姬一眼,笑得温柔:“那年阿蒙胡闹遭人暗算,在地府又受了一次伤,我便把我的一魄拿去补给了她。”

    地上的雪姬近乎透明。

    这说话的功夫,皂荚开的通道便小了起来。

    是地府的通道要关闭了。

    判官也不多留,再次泼墨——

    圣湖中的水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原本湖面的波光全浮到了半空——

    缓缓地没入了判官的墨水中。

    而后尽数归于判官笔。

    *************************

    皂荚的开的路并不好走,漆黑的黄泉路上,除了判官所行的方寸之地,到处都是想要将人拖入地狱的鬼爪。

    雪姬亦步亦趋地跟在判官身后,原本脸上的楚楚可怜一点一点褪去——

    判官停了下来。

    雪姬声音冷冷的:“判官大人,好算计。”

    判官头也不回:“比不得雪姬姑娘你。”

    青色的血管在雪姬的皮肤下蔓延——

    她咬着牙:“你一开始放我在阿蒙身边,就是为了利用我?”

    “好一个滋养阿蒙的黄泉之水......”

    判官终于回过头,他不再是之前皂荚见到的温润如玉的模样,也不是阿蒙常见的那副冷冰冰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他半张脸布满了诡异的花纹,从额头蔓延到颈部,最后没入了黑袍当中。

    ——这才是久在黑暗中的鬼神应有的样子。

    雪姬缓缓上前,伸出莹白如玉的手,像是想要抚摸判官的脸——

    “阿蒙大概魂飞魄散都想不到,判官大人......竟然是这样一副模样。”

    雪姬终于触碰到他的脸颊——

    只是他的脸,比黄泉水还冷。

    细碎的冰开始在雪姬的手上浮现,雪姬并不以为意——

    眼前这个男人,他最冷的,便是那颗心。

    雪姬摸着他的脸,喃喃道:“如果没有阿蒙,判官大人......”

    “你会属于我么?”

    判官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如果没有阿蒙,你以为你凭什么得到那缕香灰?”

    雪姬的手顿住。

    判官冷漠道:“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不该有的心思,动到阿蒙身上。”

    雪姬觉得自己身上越来越冷......

    她本身就是极寒,只是从判官身上传来的气息,让她忍不住......

    最终,她成了黄泉路上的齑粉。

    无数的鬼爪将这些带着血肉的粉末瓜分。

    判官站在原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

    被带走了灵魂的圣魂真的失去了灵魂,成为了平平无奇的湖。

    而湖底哪些原本耀眼的白石,也都失去了光泽。

    直到判官的气息完全消失,皂荚才对着湖道:“他走了,你出来吧。”

    “我以为我已经很小心了,结果还是没瞒住你。”

    少女的声音从湖底传来,有些耳熟。

    皂荚道:“你以为你瞒住了他?”

    少女叹了口气:“我觉得没有。”

    “只是我们纠缠了太久,他为我做了太多......”

    “我总要回报他一二。”

    “雪姬是他找来的,也是他放跑的。”

    “雪姬造的孽,因果早晚会落在他头上......”

    “我在地府受他庇护这么多年,总是要投桃报李的。”

    少女的声音幽幽的,带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咔族人信这汪湖水,我便在这湖水里,帮他清完这因果。”

    “只是你......”

    少女的声音俏皮起来。

    “你肚子里已经有了宝宝,就不要在这种阴凉的地方多呆了。”

    皂荚:“?????”

    顾长生:“??????”

    阿蒙声音凉凉的:“我孟婆,地府接生五百年,是不会看错的。”

    皂荚:“!!!!!!”

    顾长生:“!!!!!!”

    *******************

    皂荚当天下午就被顾长生用术法打包回了十八号。

    彼时老黄鼠狼精和小一小二小三正在后院耍嘴皮子,就见顾长生像捧着瓷娃娃一样,把皂荚牵了回来。

    然后不出一小时,清安的鬼界都知道黄泉路十八号那个女霸王,有了小霸王。

    小霸王在皂荚肚子里的时候并不难伺候,皂荚该干嘛干嘛,一点也不折腾,只是第一次顾长生摸到小霸王踹他的时候,不小心懵了半天,并在烧饭的时候把锅烧穿了个洞。

    等皂荚真的在医院把宝宝生下来的时候,她病房门口无缘无故地多了很多......

    奇奇怪怪的东西。

    据小一小二小三说,这是清安鬼界的孝敬。

    小霸王生下来不会哭,等眼睛能睁开了,一双眼清亮得像黑曜石一般——

    皂荚和顾长生给他起名叫顾渊。

    挑了一堆字,俩人用龟甲抓阄抓出来的。

    皂荚原本很担心自家的小霸王会像自己和他爹一样,从小就见到那些奇怪的东西,但很出乎他们意料的,小孩子什么都看不见。

    直到符渊到访,知道小霸王的名字以后,笑了半天,并斜着眼睛看着顾长生黑了脸。

    皂荚:“......”

    她真的忘了符渊这一茬。

    符渊来了也没久待,只是给小霸王送了个白玉珏。

    白玉珏触手生温,小霸王抓着可劲儿往嘴巴里塞——

    这是他喜欢某一件事物的表现。

    皂荚便收下了——

    符渊走的时候,顾长生去送的。

    符渊说:“当年山鬼给我的,我留给你们儿子了。”

    山鬼,便是皂荚的第一世。

    顾长生皱眉。

    符渊却不理他,消失在原地。

    顾长生回到屋子里,皂荚已经把白玉珏收起来了。

    而他们的儿子......

    正“咯咯咯咯”地对着飘在半空中的小一拍着手笑。

    顾长生:“......”

    他自小因为天赋受到家人的抛弃,而如今他的孩子......

    顾长生轻轻走上去,揽住皂荚,喃喃道:“幸好有你。”

    此生本无所寄。

    幸好有你。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

    谢谢支持,喜欢馒头文风的亲们,收藏一下作者呗?

    ————————

    新文也开始存稿辣!打滚求预售《麻辣NPC后我红了》

    按道理来说,我国庆后会正正经经写这本

    苏舒穿成小说里渣男和绿茶的垫脚石女配,家徒四壁只有一个刚买的游戏仓。

    此时渣男未熟绿茶尚小,又穷又饿的她叼着一包营养液选择了进入游戏。

    她在新手村里杀鸡宰鸭,麻辣兔腿香飘了方圆十里的玩家,胆子和胃口也越来越大。

    从山上野怪到副本精英一路残暴升级,天下无不能做的宴席。

    几个月后,百万粉丝每天围观她在游戏里做吃播。

    苏舒:佛系吃鸡,不小心红了怎么破?

    苏舒散步偶遇了一只超稀有野图BOSS,当下食指大动想要收入锅中举刀就要砍——

    沈晏初:看看清楚我是谁,你敢抢我的怪?

    苏舒盯他三秒:让让,你长得这么好看,炖了怪可惜的。

    待她一切走上正轨之后,书里该来的来了——

    渣男堵住她:苏舒,嫁给我我爱你啊!

    绿茶追着她:苏舒,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苏舒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沈晏初回家路过:苏舒过来,晚上我们吃麻辣小龙虾

    CP:表面温文尔雅正人君子对谁都好实际上看谁都是辣鸡的但是会为苏舒下厨房的男神 X 真的很穷所以见啥都吃并武力值爆表切菜虐渣的游戏女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