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皇后今日依旧盛宠 > 第104章 正文完
    安亲王话音落下,四队精兵便从听涛阁的四处门中鱼贯而入,他们脚步很轻,便是一下子进来百多十人,也似没什么声响。

    同刚才太后麾下的御林卫截然不同,这一次来的这一批士兵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精英,身上皆带着肃杀之气,刀锋上也有些血迹,应当已经同仪鸾卫厮杀一回。

    此番进入听音阁的士兵们,皆穿藏青色军服,同大越哪一系的军服都不同。且都面有黑布,只露出眼睛,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凌厉。

    他们这一来,听音阁中的气势陡然一变。

    刚才还能淡定的大臣们这会儿才明白,刚才不过是小打小闹,这才是真正的逼宫,不见血不罢休。

    就连赫连荣臻,脸色也突兀一变:“王叔,你这又是何意?”

    安亲王再度笑了一声,朗声道:“陛下,您还年轻,这个皇位对您来说太过沉重。王叔心疼侄子,还是替你分忧为妙。”

    赫连荣臻冷笑道:“王叔好计谋,先引太后在前,又出兵在后,敢问王叔,这么多私兵,你是什么时候养的?”

    同刚才相比,安亲王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他信步闲庭一般在听音阁中来回走动,或许是因为太过兴奋,多年的心愿得成,他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话也就更多了点。

    安亲王开口道:“侄儿求知若渴,本王便也就跟你讲解清楚,省得你走得糊里糊涂,到了底下也不知如何去哭。”

    这么多年,怕就连安亲王妃都没听他说过如此张狂的话,现在正怔怔看着他,似乎早就吓傻了。

    除了他,旁的朝臣宗亲也都缄默不言。

    “皇兄殡天太早,当年侄儿你又太过年幼,大越威及四海,震摄宇内,内有成片的中原福地,外有山川高原沙漠海港,这么大一片疆域,数万万子民,又则能让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儿糟蹋?”

    安亲王说罢,叹了口气:“王叔内心焦虑不安,总觉要愧对赫连氏的列祖列宗,左思右想,还是决定为了黎民百姓,为了大越的百年基业而舍弃名声。”

    他说得颇有些豪爽:“为了大越,本王什么都可以放弃。”

    感人,真是太感人了。

    若不是现场太过严肃,李令姝几乎都要为他鼓掌。

    把谋朝篡位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他还真是头一个。

    赫连荣臻颇有耐心地听他说这么半天,等他表演完了,他才略叹了口气:“王叔今日是想要朕的命吗?”

    安亲王看向他,道:“陛下放心,若您能写禅位诏书,王叔也不会亏待侄儿。”

    他还是没承诺,不会杀了赫连荣臻永绝后患。

    赫连荣臻沉默着,突然问他:“那太后娘娘呢?”

    安亲王顿了顿,他没有去看太后的眼睛,只说:“若陛下写诏书,一切都好说。”

    也就是说,若是赫连荣臻肯禅位于他,他想让太后怎么死就让太后怎么死,这一点他还是可以满足赫连荣臻的。

    话说到这里,赫连荣臻也不想跟他再纠结下去。

    他疲惫地闭上眼睛:“动手吧。”

    在他身边,李令姝跟着低下头,不敢去看。

    安亲王站在殿中,整个人喜悦到了极点,他仰着头,朗声大笑:“哈哈哈!”

    然而他也不过就笑了三声,最后那个笑声卡在了喉咙里,变成了哀嚎:“啊!”

    只看一支羽箭直直插在他的胸膛上,鲜红的血奔涌而出,啪嗒啪嗒滴落在地上。

    安亲王腿上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赫连荣臻:“你!”

    此时,赫连荣臻却是已经睁开眼睛,他撑着楚逢年的手,就这么站了起来。

    这一下,别说安亲王,就是朝臣们都十分震惊。

    醒来不过一个月,赫连荣臻便已经能够起身,到底是身骨强壮,恢复如神速。

    赫连荣臻只能这么站立,一步都不能挪动,可他就是站出了普天之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安亲王,朕得教教你,”赫连荣臻垂眸看着他,“便是要起事造反,也得认清楚自己手下的兵是什么样子,如此精兵能是你那个小皇庄养出来的?”

    赫连荣臻声音拔高:“你且睁大眼睛看看,这是漠北大营的前锋营!”

    安亲王粗粗喘着气,奔涌上来的鲜血从他口中喷涌而出,染红了他冷峻的脸。

    在场这么多人,只安亲王妃真心实意为他哭一声。

    他死死挣着眼睛,临死之时,依旧不甘心。

    赫连荣臻依旧高高在上看着他,目光里有些怜悯,也分外不屑。

    “你做惯了蝇营狗苟的事,最后居然还要利用女人,结果哪怕是这样,也不过机关算尽,”赫连荣臻冷声道,“你有愧与赫连氏列祖列宗,不配做赫连家的男儿,便是高祖在世,也不愿见你安葬祖陵。”

    安亲王眼睛瞪得老大,一口血喷出,整个人如同失去根基的屋脊,顷刻间倒塌一片。

    到死,他眼睛都没闭上。

    他咽气之后,赫连荣臻疲惫地坐回宝座上,目光仿佛带着雷电,一寸一寸拂过每一位近臣的脸。

    “若再有人大逆不道谋逆篡位,他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朝臣们慌张起身,一个个跪得比哪一日都快:“陛下英明。”

    赫连荣臻看了一眼太后:“母后,请吧。”

    太后的目光还在安亲王身上,此时听了赫连荣臻的话,她才抬起头:“陛下,稚子何辜。”

    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继续活下去,如今所求,唯有孩子的性命。

    赫连荣臻看着她,声音很低:“当年太后留兄长一命,朕都记得。”

    太后蓦然松了口气,她闭上眼:“我全凭陛下处置。”

    如此一场风波,看似声势浩大,实则不过如同听音阁外面满地鲜红一般,随着水流一瞬便冲刷干净。

    天启四年十月初八,安亲王赫连荣安犯上叛乱被诛杀于东安围场,次日,天启帝赫连荣臻下旨,道赫连荣安犯大不敬之罪,褫夺封号,贬为庶人,其子永世不可归宗。

    天启四年十月初十,赫连荣臻下旨,道安亲王妃不知根由,又抚育皇嗣有功,降为贞静夫人,携子女前往皇陵终生为先祖守灵。

    天启四年十月十二,太后萧氏因沾染恶疾,一病不起,在东安围场骤然薨逝,年四十。陛下感念太后养育之恩,特加封谥号为谨,停灵于新丰城中,待年后下葬。

    天启四年十月十五,因以下犯上不敬宗室,牵连安王造反一案,忠勇伯李赞、萧太后娘家安国公均被削爵降为庶人,后代永不得起复并用不可入堂。

    短短数日,煊赫一时的权戚萧氏一夕崩塌,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被他们欺辱过的皇后娘娘,却成了香饽饽。

    李令姝坐在牡丹园中,看着外面宫人一个个毕恭毕敬的,不由叹了口气:“何必呢?”

    她叹的是太后也是安王,皇权富贵如同云端之光,引人不断向往。

    可到头来,不过镜花水月一场空罢了。

    不过,如今宫中一应事物都得她操心,李令姝倒也没功感叹这些,不过说了一句就继续看折子。

    晚上,照例去赫连荣臻的清心阁用膳。

    赫连荣臻最近心情是极好的,经此一事,原本乖觉的权臣们全都老老实实,没有一个再出来作妖,他如何颁布政令朝臣们都是拍手称好,一个个听话得不得了。

    趁着这热乎劲儿,赫连荣臻接连下圣旨,中书省忙得不行,加了好几个安华殿的侍读誊写圣旨。

    李令姝到的时候,赫连荣臻正在写要给她母亲的封号。

    赫连荣臻看她来了,笑着说:“你觉得给令慈起什么封号好?是孝仁夫人还是孝诚夫人?”

    李家落败之前,李令姝及其母就已经被挪出李家宗族,李令姝本就是赫连氏人,并不用再令安排,她母亲便直接归回余氏宗族。

    从此清清静静,再无牵扯。

    李令姝看他很是认真,想了想说:“就叫纯夫人吧,母亲干干净净地来,干干净净地走,不沾染丝毫尘埃。”

    赫连荣臻点点头:“好,就听姝儿的。”

    两个人商量了一些宫里事,又一起用完晚膳,晚膳之后,李令姝陪着赫连荣臻在院子里复健。

    大概是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赫连荣臻复健的速度越来越快,现在已经能撑着双杠走上一刻,脚下也越来越稳。

    李令姝就在旁边,轻轻给他擦头上的汗。

    赫连荣臻休息间歇,突然问:“明日就是姝儿生辰,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李令姝微微一愣,看向他的眼睛,心中一瞬间思绪万千。

    她记得自己跟小腮红说过,她的生辰跟李令姝一样,都是十月十六日。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日天际银盘灿灿,照亮了两个人的脸。

    李令姝抿了抿嘴唇,突然问:“赫连荣臻,我想要什么都行吗?”

    赫连荣臻冷不丁被她叫大名,却没有生气,反而勾起唇角:“姝儿但说无妨。”

    李令姝认真盯着他的眼睛,努力压下心中的悸动。

    她只轻声问:“我只想让我的小腮红回来。”

    赫连荣臻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他一直都在你身边,从未离开过。”

    李令姝看着他,也跟着笑了:“真好。”

    “那姝儿,之前我的问话,你可有答复?”赫连荣臻紧追不舍。

    李令姝脸上微红,可说出来的话却无比坚定。

    “我愿意。”

    一场穿越,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

    她重获新生,再活一世,得一生美佳话。

    他死而复生,重立朝堂,得一心人携手。

    人世惶惶,宫阙深深,然有情人携手,定不负此生。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结束啦~~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阅读、评论、营养液和霸王票,祝愿大家圣诞快乐哦!这章发红包,欢迎多多留言,么么哒~

    明天开始更新番外,大概就是婚后日常和养娃日常,还有个十来章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