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替嫁美人 > 第87章
    “剑时!”

    花朝公主从噩梦中惊醒, 鬓边的发被冷汗打湿。

    “公主又做噩梦了。”宫女赶忙递上一杯温水,“公主润润喉,已经是傍晚时分,再坚持一会儿就能停下歇一歇。”

    宫女的声音明明就在耳畔, 却仿佛隔着千万层的云雾。

    施令芜没有接宫女递过来的水, 她听着车辕碌碌声,慢慢从那个阴暗肮脏的噩梦里清醒过来。

    都过去了……

    她垂眸, 下意识地将手搭在小-腹, 再也感受不到那个孩子的存在, 她的手在发抖。起先只是微颤,发抖渐渐剧烈起来。

    “公主!”宫女赶忙放下水杯,握住施令芜的手, 她的手冷得像冰一样。

    “你下去。”施令芜开口。她的声音也没有温度,甚至没有生气。

    宫女担忧地望了施令芜一眼,还是领命下了马车, 登上后面的一辆马车。

    车厢里只有施令芜一个人了, 她朝着角落向后挪了挪,抬脚踩着长凳,缩在角落抱膝而坐。

    骨子里的骄傲让她不愿意在宫女面前显露半分脆弱。

    施令芜苦笑。

    她哪里还有骄傲。早就没了, 她的骄傲落在肮脏的泥里, 被人踩来踩去。

    一个从小万千宠爱的公主,抛下一切跟着心爱人隐居山野。云剑时是江湖人,即使再不问世事的性子, 云家人的仇家也不少。当没了云剑时的保护, 她会经历些什么?

    噩梦千万次地折磨着她, 她不愿意去回想。

    她将手死死摁在自己的肚子上,才能抵抗这般撕心刮骨的痛。她亲眼看着心爱人被乱剑刺杀, 长剑刺进他的心脏。他遥遥望着她,似乎想说什么,可是一个字都来不及说便被推下万丈悬崖。

    她受尽欺辱时,拼命护着自己的肚子,可是就算她丢下所有公主的骄傲去跪地乞求,换来的只是变本加厉的欺辱。

    他们大笑着踩她的肚子。

    鲜血,还有死亡。

    那一日,她便死了,与她的心上人和孩子一同死去。

    所有昔日的盛宠都成了旧梦。后来,她甚至要勾引何平,那个曾经给她擦鞋都不配的侍卫,才得以逃走。

    那个时候施令芜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只有握紧权力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爱人。

    她好想回家,回到自己的公主府。

    就算她知道那些万众宠爱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她也想回家。好想好想。

    她一动不动缩在角落,直到天色将要暗下来,她才有所动作。她摊开手心,望着摊在掌心的剑穗,眼泪千万次地将剑穗打湿。

    她在很小的时候便认识了云剑时。

    那年她十一,随太后去行宫避暑。她带着宫人在山野间游玩时遇见了云剑时。

    他虽然比她年长两岁,那个时候他却比她矮一些,一个人站在瀑布下练剑。他身量消瘦,被水打湿,却立得笔直,望着剑的神情那样专注。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人,目光怎么也挪不开。她有意刁难他,可几句话之后才发现他和她认识的人都不一样。

    他连公主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他甚至不认识钱币。

    他形单影只,渴了饮山泉水,饿了吃山间果。就算偶尔猎个兔子,他也只是往火上一扔,连盐都不会加。

    有一次,她笑话他不认识油盐,他难得叹了口气,说他认识,只是没必要。

    嗯,没必要。

    在他的心里只有剑。

    那个时候,施令芜莫名希望他的心里不仅有剑,也能辟出一个小小的角落装着她。

    她大建行宫,惹得举国议论,只因他常去行宫所在之地后面延绵无尽的山峦,她可以借着去行宫的缘由见他。

    她招摇地举办比武大会,惹得天下男儿争相赴京为争前程或为博美人一笑。只是因为云剑时曾苦恼参不透剑式。她将他悄悄带着,让他看别人比武的招式。他得了悟,一声道谢连续多日抱着他的剑琢磨剑式。

    她嫣然一笑,觉得真值得。

    陶国还有一个公主,比施令芜小一岁,名施令芝。因为两人母妃不和,她们自小就学会了深宫争斗。施令芝发现了她的秘密,指着施令芜恶狠狠地训斥:“父皇早就说过了,你天生殊眸长大了是要为了陶国和亲的!你活着就是要为了家国大义嫁给别的男子的!你竟然与人暗中勾搭!我要告诉父皇,让她好好看管你,还要让父皇杀了那个人!”

    软硬兼施无法说动施令芝。施令芜知道若让父皇知道云剑时必死无疑。于是,施令芜亲手掐死了施令芝。

    那一年,她十三。

    没有人能伤害她的云郎,没有人能阻止她和她的云郎在一起。

    她本就不是良善人,她自私、恶毒又无情。她所有的善和情都给了云剑时。

    既然他一心向剑不问世事,那所有的荆棘都由她来铲除。她本就不善,为了他,也不畏死后打入十八层地狱。只要他的那一双手不沾了恶,便好。

    天色黑下去的时候,马车还没有走到可停靠借宿的地方,反而驶进了庆丹道。

    从羿国的京城官道出来,去很多地方都要经过庆丹道。庆丹道是人工从一座山中间开辟出来的。庆丹道两侧都是悬崖峭壁,路长又窄。

    当年战乱羿国尚未建立时,这片地方时常是匪盗埋伏打劫的好地方。后来羿国建立,这里又直通羿国京都,虑及若起战事,此地易守,先帝便将庆丹道保留了原样。不过到底是太-平年岁,羿国军队常在此地巡逻看管,早已没了匪盗之流。

    踏上庆丹道的时候,敛王敏锐地觉察到了不对劲。他从这里进京时,这里的护卫很多,不是今日冷清景象。

    莫不是羿国要在此设伏,彻底与陶国开战?

    敛王下令所有人警惕起来。他回头望了一眼施令芜的马车,又拨了些侍卫护在施令芜的马车旁。

    车队继续往前走,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兵器相交的声音。

    敛王松了口气,看来此处的不太-平和他无关,是羿国国内之事。他身为陶国人,这个时候明显不该参与。只是想要回陶国,庆丹道是必经之路。眼看天黑了,往回走又是很长的一段路没有歇脚之地。他便下令,将车队停在一侧,派人去前面打探消息。

    他正坐在马背上焦急等着消息,一回头,竟然发现施令芜下了马车。

    “阿芜,你下来做什么?”他急问。

    施令芜戴着帷帽,帷帽轻纱遮了她毫无血色的苍白脸庞。她一步步朝着敛王走去,目光却落在前方庆丹道的远处。

    “二哥,你相信直觉吗?”

    敛王知道妹妹受了刺激,这段日子时常说些摸不着头脑的话。他不当回事,只让施令芜回去。

    施令芜的目光死死凝在前方,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她。她问:“二哥,可派人去前面打探消息了?”

    “已经派人去了。左右是羿国的事情,我们避之不及。你快回马车去!”

    施令芜不说话了,却也没回去,而是立在敛王马下望着前方等消息。

    派去的侍卫很快赶回来。

    “殿下,是有人对湛王设伏。”

    “哦?”敛王挑眉,“听说湛王辞去一切带着妻子回封地,这离京城还没多远,就有人迫不及待对他下手了?前面什么情况?”

    “设伏的人个个身手了得。湛王那边却只有一个护卫。”

    “一个?”敛王惊讶,“湛王自己没出手?”

    “并不见湛王出手。但是那个侍卫着实厉害,一柄长剑出神入化,无人可近身。那剑式瞧着稀奇,小的从未见过,很像江湖之人。”

    敛王正思索着,目光不经意一瞥,发现施令芜朝前奔跑而去。

    “阿芜!你要做什么!”敛王打马追上去,跳下马背,抓住施令芜纤细的胳膊。

    “稀奇的剑式是云家人啊……或许是他……”施令芜目光涣散,声若呢喃。

    “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施令芜踉跄的脚步稳下来,她垂下眼睛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说:“那……或许是他的哥哥、弟弟、父亲……”

    “令芜!湛王的事情我们不能管!”

    施令芜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疼痛让她稍微冷静了些。她努力说服敛王:“二哥,若湛王死了,兴元王独大,羿国一旦不是那个昏庸的皇帝坐在龙椅上,于我们陶国不利。不若趁机插一手,让湛王和兴元王如之前那样继续敌对抗衡才对我们陶国大有益处。”

    敛王明知道这个妹妹已经为了那个男人疯痴了,她说这些只是为了救一个疑似的云家人。可是敛王还是被施令芜说动了。他沉吟了半晌,才终于下定决心,带着人手往前去。

    正如皇帝对太后所言,如今段无错交了所有实权,自身又内力受损,会有仇家伺机谋害。兴元王明知道段无错阴险狡诈,未必不是陷阱,可他还是下手了。就算有诈,大不了刺杀失败。可若成功,这羿国的国姓兴许就可以改了。

    段无错的马车停在一处两块山石间,箭雨射不进来。他坐在马车上,神色淡然。在他身侧的青雁伸长了脖子望着前面阻拦黑衣人的云剑时,将心揪紧了。

    段无错瞥了她一眼,闲闲道:“夫人很关心云公子安危。”

    青雁有些不高兴。她的声音闷闷的:“云公子若想逃命凭他的本事自然可以走。他留在这里保护我们,殿下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他。”

    “他厉害着,没什么可担心的。”段无错声音懒散,并不将眼下情况放在眼中。

    芸娘蹙着眉头开口:“这山石可避箭雨,云公子可阻来者。可对方人多势众,云公子会有力竭的时候。再说……庆丹道险要,若敌人从山顶往下推落滚石,后果不堪设想。”

    闭目养神的闻溪掀了掀眼皮瞥了芸娘一眼。

    青雁听了芸娘的话,越发心急。她转过头望向段无错,却发现他眼中神色微动望向远方。青雁顺着段无错的目光望去,隐隐约约看见了远处正朝这边赶来的车马。

    “原来是他。”段无错轻声道。

    青雁不知道是谁。她视力不是很好,使劲儿眯起眼睛用力去看去分辨。她还没将人认出来,闻溪先说出口:“是陶国的敛王带着花朝公主离京的车队。”

    青雁并没有注意到闻溪说完之后眼神的黯然。

    敛王下令手下的人相助,他隔着很远朝段无错大声喊话:“湛王今日可欠了本王一个大人情!”

    “多管闲事。”段无错的声音明明轻飘飘的,却落进了远处敛王耳中,敛王顿时黑了脸。连个道谢都没有是不是过分了些?

    施令芜坐在马背上,隔着帷帽轻纱遥遥望着云剑时剑意凌厉。他握着他的剑时,天地万物皆失了色彩。

    是他。

    施令芜眼泪湿满腮,沾满湿泪的脸慢慢浮现了笑。

    兴元王有备而来,敛王纵使带的人手不少,可也算寡不敌众,而且兴元王准备的人还没有尽数出动。

    随着时间的推迟,敛王有些后悔掺和这事。他举着长刀亲自杀敌,望一眼远处的段无错,他却揽着爱妻的细腰,从容悠闲。

    敛王气得脸上的肉皮抽了抽。他朝着段无错大喊:“本王才不信你会束手待擒。都什么时候了,你的人呢!”

    段无错是交了所有实权。可是他交上去的是从羿国拿到的。这些年,他怎么可能没有培养自己暗中的势力?——那些不该被外人知道的力量。

    他对一切了如指掌,赌兴元王的贪心引他上钩。

    并不急。他眯起眼睛望向山顶上的人。

    之前未动是因为他听见了敛王车队的声音,他要先确定敛王的身份。现在未动,是因为他知道山顶上还有人手。

    果然,片刻之后兴元王的第二批人手出动了。

    眼看着兴元王的人越来越多,呈围剿之势,段无错刚要召唤暗处的不二。远处又有军队赶来了。

    段无错的眼中闪过一抹讶然。

    这次来的人数量众多,整齐马蹄声昭显了军队的身份。不仅是军队,还应该是最精锐的军队。

    兴元王还不敢在这个地方动用军队的力量。

    来者是谁?

    段无错自诩对一切了如指掌,却一时之间猜不透来者是何人。是敌,是友?

    很快,段无错有了答案。

    他眯起眼睛看向远处马背上的人。他的视线落在那人盔甲胸膛上的玄龙纹。

    段无错错愕半晌。

    已经打退堂鼓想要撤退的敛王也是重重松了口气。

    皇帝年轻时做过盔甲,一直没有穿过。十几年过去,他胖了许多。这身盔甲不太合身,挤得他身上的肉痛。

    盔帽很重,压得皇帝脖子疼。他奋力伸长脖子,隔着人群望向段无错好好站在那里完好无损,知道自己没来晚,傻呵呵地乐了。

    他费力拔出腰间的佩刀,将长刀举起,大喝一声:“阿九不怕,哥哥来救你了!”

    少时做的战甲从未上过身,今朝御驾亲征只为了救他的弟弟。

    段无错遥遥望着马背上笨重的皇帝,心情有些复杂。半晌,他才缓缓舒了口气。

    不仅盔帽重,刀也很重。皇帝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手中的刀,轻咳一声将刀递给身边的侍卫,板着脸说:“孤瞧你身手不凡,将这宝刀赠你了!”

    小侍卫受宠若惊,狂喜接过宝刀,恨不得握着陛下御赐的宝刀杀遍天下所有敌人,成为大英雄!

    皇帝刚将快拿不动的刀送了人,回头望向段无错,正想露一个笑脸,猛地看见不远处打斗的人中一人长刀一横,一颗硕大的人头飞出去。

    皇帝吓得下-腹一紧,打了个哆嗦。

    不行,他今日威风御驾亲征可不能尿裤子!

    他再看打斗的场景,眼睛都不敢再睁,只想快些赶到段无错面前才能安全些。他板起脸来下令:“冲啊!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湛王身边保护湛王——”

    暗处的兴元王压下心里的震惊,立刻派人发送信号让手下的人飞快撤退。

    皇帝气喘吁吁地赶到段无错面前。

    “阿九,哥哥在,不用怕!”

    他望着段无错傻乐,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身的盔甲太重了,他下马的时候趔趄了一下,幸好段无错及时扶了他一把。

    段无错瞧着冲他傻乐呵的皇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事情原本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偏偏出了这样一个有些让他哭笑不得的意外。

    他问:“陛下就这样离京了?”

    “我是皇帝,谁也管不住我!”

    段无错无奈,他就知道皇帝没明白他的意思。他道:“皇兄这个时候离京,恐要给小人可趁之机。”

    皇帝怔了怔,凑到段无错面前,压低了声音问:“兴元王那老贼会冲进宫去抢皇位?”

    他靠得太近,盔帽几乎撞到段无错的额角,幸好他及时向后退了一些。

    “有可能。”

    “那怎么办啊!”皇帝瞪圆了眼睛,急了。

    其实兴元王冲进皇宫倒不是最差的结果,段无错更担心他会对离宫的皇帝下手。

    段无错不知道说什么好。

    感动自然是有的,可偏偏这个兄长不是个聪明人,心是好的,事儿办的不漂亮,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皇帝低着头,不吭声了。颇有几分做错事的小孩子的滑稽相。

    段无错瞥他一眼,宽慰:“无事。”

    皇帝顿时乐了,他费劲将盔帽拔-下来,塞给了段无错,乐呵呵地说:“阿九说无事那就一定无事!”

    段无错看了一眼皇帝带来的兵马,道:“虽然多年未曾领兵,但是应该没忘光。”

    “对对!”皇帝笑着附和。

    段无错抬眼,视线越过皇帝望向远处的敛王,道:“敛王这就要走了?”

    敛王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看来湛王并不需要帮忙,本王也不想多管闲事!”

    他本意并非要救段无错,而是想让段无错和兴元王继续相互制约无暇对他国发难。如今羿国的皇帝已经到了,正是他离开的最好时机。

    敛王视线意不经意间一瞥,看见了角落里的施令芜。纵使她戴着帷帽,可是敛王还是感觉得到妹妹的目光……

    他转头,望向那个剑术出神入化的白衣男子。他上下打量了他好一会儿。

    施令芜难过时曾画过云剑时的画像。

    “对了,本王有一事想对湛王道。”

    “请说。”段无错道。

    敛王下了马,握着长刀朝段无错走过去。他还未走到段无错面前,经过云剑时身边时,瞬间举刀而刺!

    他没有什么出神入化的剑术,可是在沙场征战多年,多年实战经验造就了他的一身武艺。

    他出其不意举刀而刺,云剑时根本没有料到。但是本能让他向一侧挪了半步躲避,堪堪避开那一刀。敛王朝着云剑时的要害刺去,未能砍中他的要害,却也在他的胳膊上留了一刀血痕。

    云剑时茫然开口:“不知……”

    敛王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手中的重刀带了阵阵刀风,朝着云剑时砍去。每一刀都是朝着他的要害,是为了要他的命。

    云剑时疑惑不解。依他的性格,不知对方缘由,不愿取对方性命。更何况对方一句话不说,朝他砍来的刀招招要他的命。他如此仇恨和愤怒,难道是知道他的过去?

    一时间,云剑时也不主动出招,以躲避为主。

    皇帝看得一脸懵:“这怎么打起来了?怎么回事?”

    施令芜攥紧马缰,打马追过去。

    人群中有人说了句“敛王还有帮手。”

    紧接着,又有一人朝云剑时大喊了一声:“云公子小心那女的手中暗器!”

    云剑时回头,望见施令芜朝他策马奔来。她一手抓着马缰,另一只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

    “二哥,不要伤他!”

    一声“二哥”让云剑时霎时明白她的身份,他听说了这位花朝公主的卑鄙险恶,嫌恶之感让他忽略了她声音的熟悉。

    当施令芜骑马赶到近处,云剑时不想对女子出手,以剑气相抵,马儿受惊,慌张嘶鸣高抬前蹄,将马背上的施令芜甩落。

    帷帽的轻纱高高扬起,渐渐露出她的脸。当她跌落在地,帷帽也跟着轻飘飘地落了地。

    施令芜抬头,用一双哭肿的眼睛苦涩相望。

    望着她紫色的眸子,云剑时握着剑的手颤了颤。封锁在深处的记忆瞬间涌出。一时间,他头痛欲裂,那么多的记忆几乎要将他的头炸开。

    敛王望一眼妹妹泪水肆意的脸,怒火中烧。

    “混账!本王绝不留你性命!”

    他使出全力朝云剑时刺去。而云剑时因为倾巢而来的记忆头痛欲裂,连剑都握不住。甚至,他连敛王的话都没有听清。

    长刀穿透身体的声音在云剑时耳边炸响,穿透的却不是他的身体。

    敛王呆在原地,动弹不得,手中的长刀仿若千金重。

    刀从施令芜的后心刺入,穿透她的身体,鲜血淋漓的刀尖抵在云剑时的胸口。

    她紫色的眼眸近在咫尺。

    云剑时下意识地伸手揽住施令芜的腰身。

    “阿芜……”

    她费劲抬起手,将“暗器”递给云剑时。

    剑穗湿漉漉的,被她的泪反复染湿过。剑穗红得如血,如她胸口不断涌出来的鲜血。

    “阿芜……”

    云剑时的整颗心胀满了苦与痛。

    他丢掉了记忆,可是始终记得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他总是觉得自己该去保护谁。

    他一生为剑痴迷,将生死置之度外。落崖前生平第一次怕死——他怕他死了,没人回去救她。

    他几次奄奄一息,也只不过凭借着潜意识中想要回去救她的念头,而活了下来。

    施令芜曾说愿死千万次换他复生。如今他果真复生,而她只是死了一次而已,还是死在他的怀中,她赚了。

    她在云剑时怀中嫣然而笑,只想在她的云郎面前永远美艳。她有千言万语,可是怕一张嘴吐出血来。

    那样太丑了。

    她在他怀中含笑坠入永眠,固执地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唯有费力抬手,指腹在云剑时掌心写了一个“好”字。

    也不知道是让他好好活下去,还是说遇见他可真好。

    施令芜含笑合眼时心想——若这世间有因果,她不过自食恶果。可她一点都不后悔遇到云剑时,不后悔为了他抛下一切。这一生,即使短暂,即使经历不堪,可因他而有了光。

    未遇见他之前,她从小被困在第一美人的枷锁中,人人羡慕奉承她,却没人知道她从小被故意栽培,只为了日后出阁时名动四方送去别国换来“好价钱”。

    后来某一日,她忽然觉得自己和青楼女子也没区别。青楼女子为了温饱,她为了什么呢?她做不了主,因为她是皇帝的女儿,又恰巧容貌倾城。

    都是墨发黄肤人,哪里来的天生紫眸。不过是因她自幼姿色惊人,从小被药彻底改了眸子的颜色罢了。

    青雁远远望着这一幕,惊得半晌没反应过来。原来云公子一直在找的心上人居然就是花朝公主?怪不得云公子总觉得青雁眼熟,竟然是因为青雁和花朝公主有着一样的紫眸,用着花朝公主的身份。他忘记了一切,神魂且记得她。

    青雁不经意间回头,发现闻溪落了泪。

    青雁怔了怔。

    闻溪是怎样冷面的人,她再清楚不过。

    青雁忽然想起来刚认识闻溪的时候,闻溪的心里只有花朝公主。花朝公主对闻溪是有恩的。她曾说过,易今泠于青雁相当于花朝公主于闻溪。

    青雁不知道闻溪和花朝公主的过往,也不知道闻溪叛别花朝公主时心里有多煎熬。

    青雁抿了抿唇,朝着花朝公主跑过去,蹲下去去看花朝公主的伤。

    “敛王你的车队里应该有随行的郎……”青雁的话还没说完便住了口。

    花朝公主已经安静地去了,神鬼难救。

    青雁细瞧着云剑时脸上的表情。他神色淡淡,看不出情绪。可越是这样越让人担心。

    段无错有些意外青雁会跑过去,不赞赏地摇了摇头。

    云剑时将剑穗系在剑鞘,然后起身抱着花朝公主转身离去。

    “你站住!把令芜放下!”敛王大怒,下令拦截。

    侍卫朝云剑时冲过去,却还没有近身,就被磅礴的剑气击退。云剑时后背的长剑微鸣。

    他回头望向敛王,道:“我要带我的妻子回家。”

    他语气平静,神色淡淡不见喜怒。可是没有人能再拦他。

    敛王怔在那里,半晌没再开口,眼睁睁看着云剑时抱着花朝公主离去。

    皇帝重重叹了口气,颇为感慨地发誓:“都是和亲闹的!我的闺女一定不和亲,都留在身边护着她们一生安康!”

    段无错瞥他一眼,问:“帅印可带了?”

    “啊?”皇帝被问地懵了一瞬,才说:“我是皇帝,皇帝御驾亲征还需要帅印?”

    他刚说完,反应过来是段无错要接手他带来的兵马。他赶忙又接了一句:“你也不需要。所有兵马任你指挥!”

    段无错所料不错。

    皇帝的忽然出现不仅让段无错十分意外,也让兴元王措手不及。短暂的慌张之后,兴元王狠了狠心,既然皇帝今日出现在这里,倘若他一网打尽,再将罪名推给段无错……

    ——段无错意图谋反杀害皇帝,他带兵赶来斩杀段无错这个反贼。一举除掉二人,他的登基变得顺理成章。

    没有人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和段无错死了,就没人能阻拦他龙袍加身!

    当然,这么做的风险很大。一招失败,他必定以谋反之罪再无东山再起时。可这世间的利益摆在面前,冒些风险算什么?

    再言,这么多年他为了羿国上阵杀敌,可每次谈到率军之能,人人称赞的都是段无错。他当真不如段无错?不过是都为羿国效力,不曾真正对上。今日他倒要看看段无错被夸得神乎其神的领军本事到底有几分真。

    兴元王做好了万全准备,信心十足。

    然而这场被他十分期待的交手,竟然短得不可思议。

    兴元王死的时候,还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败了。

    擒贼先擒王,简直是最有效的战术。也是段无错当年驰骋疆场时最常用的战术。

    段无错坐在兴元王的大帐内,慢条斯理地斟热茶。

    “热的。不错。”他满意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兴元王咬牙切齿。

    段无错轻笑了一声,含笑望向兴元王,反问:“天下人皆知我段无错最喜擒贼先擒王这一招,王爷怎不设防?”

    兴元王咬得牙龈生疼。

    他怎不设防?他怎么可能不设防!可即使他设防了,他不还是进了他的大帐!

    那些年,死在段无错手中的将帅们有哪个是不设防的?

    只是……不是说防就能防得住的……

    “你的内力不是都没有了!”

    “谢王爷关心,已经无碍了。”段无错温声笑道。

    兴元王吐出一口血来:“太后骗本王!”

    他误以为太后临阵倒戈,站在了段无错那一边。

    段无错笑笑,倒也没解释。

    兴元王倒在他的脚边,鲜血蜿蜒成河。

    段无错连看都没看一眼,慢条斯理地将热茶饮尽。这茶是陶国的贡茶,他觉得味道还不错,起身在箱笼里翻了翻,翻出一盒,打算带回去慢慢喝。他目不斜视地往外走,迈过兴元王的尸体。

    他出了大帐,外面的士兵皆震惊,弓箭刀剑相抵。可当他们得知兴元王已死,兵器稀里哗啦地落了一地,尽数投降。

    段无错指腹扣了扣装着茶叶的檀木盒,回望巍峨山峦。如今兴元王已死,他可以更放心地离开了。

    兴元王谋反伏杀皇帝被段无错斩杀的消息传回京城,太后吓得晕了过去,紧接着一病不起,日夜喊着他的大儿子。

    皇后茶饭不思,担心地位岌岌可危。兴元王对她有些养育之恩,可毕竟不是她的父亲。她对兴元王的死去没多少心痛,更多的是担心兴元王的谋反连累了她。

    苏如清倒是着实痛苦,几度哭得伤心欲绝,甚至动了胎气。最后为了保护肚子里的胎儿不得不振作起来。

    皇帝还未回京,兴元王府也还没有被下令抄家,可是王府里的仆人四散逃离,生怕被殃及。一些胆子大的人夜里潜入府中偷盗钱财。后来甚至有人光天化日之下翻墙偷盗。苏如澈日日眼睁睁看着府里的人越来越少,那些强盗堂而皇之闯入。她吓得躲起来瑟瑟发抖。她想寻求往日的亲朋帮助,可这个时候谁都怕牵连,谁也不肯见她。她也想和府里的下人一样逃走。可是她能逃到哪里去呢?养尊处优的郡主哪里能适应逃难的日子?而且府里的下人谁也不敢带她走……

    苏如澈日日以泪洗面,活在惊惧中。其实她知道她也跑不了,她不再是郡主,而是罪臣之女,她能逃到哪里去呢?官府早晚会将她抓回来……

    皇帝要今早回京收拾残局。临走那天他再一次挽留段无错。这几日,他不知在段无错耳边念叨了多少遍,把从小到大的兄弟情都念叨了三个来回。

    虽然,他明明知道段无错决定的事情根本没有回转的余地。

    “哎!哎!哎……”皇帝在账内走来走去,“我再给你建几个糖室?”

    “皇兄有心了,只不过若建在湛沅更好。”段无错道。

    皇帝只好使出杀手锏。

    他板着脸将账内的人尽数撵了出去,然后鼻子一吸,紧紧抱着段无错的腰,开始哭。

    段无错无奈地抬起双手。

    “你怎么就那么狠心啊,湛沅那么远!我儿子都还没生出来,你就要走了……”

    段无错叹气,拍了拍皇帝的肩膀,无奈道:“皇兄,你也该长大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阿九你以前分明答应过等我有了儿子再走的!苏如清虽然怀孕了,可是不知男女。再说了,苏如清是兴元王的女儿。就算那个孩子是皇子也不适合继承皇位……”

    皇帝又吸了吸鼻子。

    “陛下早就有皇子在侧了。”段无错道。

    “啊?”皇帝抬起头,不敢置信地望着段无错。

    段无错眉眼之间始终挂着温和的浅笑。他说:“臣弟不喜随意承诺。当初答应陛下时,皇子已经出生了。”

    皇帝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努力回忆。那日淑妃生下八公主,他失望又是位公主,才去找段无错哭诉,然后便有了段无错的这个承诺。

    “陛下不是没有过皇子,而是无一例外的夭折。”

    “我知道是皇后干的,可是我不舍得罚她……”皇帝有些心虚,“我也没想到后来再没生出儿子来……”

    “陛下可还记得淑妃的身份?”段无错问。

    皇帝脱口而出:“不就是暗恋你吗?”

    段无错颇为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哦不不……暗恋阿九的曦嫔。这个淑妃……好像本来是阿九身边的侍女。我去你府中的时候偶遇觉得漂亮就纳进宫了。对不对?”

    “宫中皇子皆夭折,淑妃未生产前问过很多郎中知道那一胎极可能是男胎。她担心孩子被人所害,来找了我。”

    “然后呢?”皇帝眼巴巴地望着段无错。

    段无错窒了窒,不答反问:“皇兄,我们当真同父同母同学同师?”

    皇帝不假思索:“你继承了父皇的所有优点,我继承了母后的缺点啊。”

    他说得理直气壮。

    段无错掰开皇帝紧勒着他的腰的手。

    半晌,皇帝才反应过来。他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说:“你的意思是淑妃为了防止皇后害她的胎儿,将八公主男扮女装?八八八八八……八公主?”

    一瞬间,皇帝眼前浮现八公主的样子来。

    皇帝很高兴,连段无错也不挽留了。立刻带兵冲回京城,他要立刻回去抱抱儿子,抱抱未来的皇帝。

    “儿啊,你可一定得比你爹出息啊!”

    他希望他的儿子有能力一些,早点当上皇帝。那他就可以早日退居太上皇,过上赛神仙的日子……

    段无错目送皇帝带着兵马回京,然后登上马车继续启程往湛沅州去。

    依旧没什么随从,这次连唯一的“侍卫”云剑时也没有跟着。

    马车内,青雁将窗边垂帘掀开,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望着窗外不停倒退的景色发呆。

    兴元王的事情解决了,段无错这才腾出精力来对青雁说那日的事情。

    “夫人以后还是收起烂好心罢。”他说。

    青雁茫然地回头望着他,不解其意。

    段无错说:“不必要因为一个人的死去而勉强自己去原谅。”

    青雁这才明白段无错是说花朝公主的事情。

    “原谅?”青雁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我从来没有恨过她,又哪来的原谅呢?”

    “你不恨她?”段无错被气笑了,“夫人还真是宽厚。”

    青雁垂下眼睛,沉默了一会儿,才闷声说:“殿下不太能理解我以前的日子。”

    段无错望向青雁。

    青雁将手里握着的剩余半块糕点塞进嘴里仔细吃了,然后小心翼翼摸了摸身上的衣裳,说:“如果没有花朝公主,我一辈子都吃不到这样精致的糕点,穿这么好看的衣裳。以前我假扮花朝公主的时候,每日面对锦衣玉食心中总是不安,觉得这样好的日子受之有愧。不仅吃饱穿暖还能进宫当妃子,觉得自己捡了好大的便宜,我何德何能呢?当我知道她是故意伤了我再演一出救我的戏骗我的忠心,我反倒是松了口气,心里踏实多了。”

    “以前觉得一切美好得不真实,现在却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腿骨被敲碎换来的。这样,我有过付出,再得到,才变得心安理得。别人怎么看待她我不知道,可我是最没有资格去恨她的。我从未恨她,只是对付出的真心有些难过罢了。”青雁低着头摸了摸自己的膝盖,腿骨被敲碎的疼痛记忆犹新。“没了那份自作多情的难过,不过是场交易。扯平了。”

    段无错认真听着她的话,尝试着努力去理解她的想法。在他在意恩仇情感时,她更在意的却是最基础的温饱。

    段无错望着青雁,忽然觉得很心疼。

    或许,是他要的太多了。在她的世界里,连吃饱穿暖都是奢求,感情这种东西反而变成了奢侈品。

    不过余生那样长,他会等她自己适应不愁温饱的日子,再慢慢地谈感情。

    不得不说,段无错与青雁的性格和为人处世相差很多。他们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做法不相同。

    可世间哪有绝对的对与错,强求别人的看法与自己一致是荒唐事。

    段无错对青雁的很多想法、做法不尽赞赏,却尊重。

    她善良些也没关系,左右以后都有他护着。

    段无错剥了油纸,将一块雪花酥递给青雁。

    他说:“慢些吃,没人和你抢。”

    青雁弯着眼睛笑。她说好。

    段无错望着青雁满足的笑脸,无奈道:“既然是两不相欠扯平的交易,又何必急急忙忙地跑过去想要救人。”

    “一码归一码。”青雁认真地说,“我和花朝公主是扯平了。可是她不仅有花朝公主的身份,还是云公子的妻子。云公子保护我们,我当然要关心他的妻子呀。”

    段无错半晌没说话。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青雁和段无错到了湛沅州。

    王府气派,比京中这几个月住的府邸大了几倍。青雁开开心心地在府里转来转去,转了一整天还没有将路尽数认明白。

    段无错瞧着她开心的样子,将她拉到面前,认真道:“这里就是你以后的家。”

    “你再说一遍。”

    “这里就是你以后的家。”

    青雁弯着月牙眼,欢喜地笑了。

    她有家了。

    段无错摸了摸她的头,道:“多年闲置,是该修葺一番。这事交给夫人了。”

    “嗯嗯!”青雁认真地点头。

    她在很小的时候就痴想有一个家,一个小小的家,能够停下来躲避风雨就好。

    如今她有了家,还比她从小痴想的小小的家大了那么多!

    她开心得不得了。她想她一定会好好把这个家装扮成最好看最好看的样子。

    这里会不会是她永远的家?她从未想过底层的她有朝一日会嫁给段无错,得到他的真心。她不知道他给的真心期限是多久,可她崇尚及时行乐。不需要去管未来,在可以看见的现在,珍惜且享受每一天。

    第二日,青雁没急着收拾新家,而是拉着段无错溜进热闹的街市,去吃她小时候很想吃却舍不得的青团子。

    青团子脏兮兮的,看上去就不像好吃的东西。

    可是青雁买了好大一包,站在街角大口地吃。

    “可好吃了!”

    她一连说了三遍,纵使刚刚还在青团子里吃到了一粒沙子。

    段无错望着脏兮兮的青团子,犹豫了半晌还是没吃。

    青雁吃得很开心,她吃的不是青团子,而是幼时的痴想。

    青雁拉着段无错作陪,吃了好多好多小时候想吃的零食。过了五六日才消停,开始开开心心地收拾新家。

    三个月后的某一日,青雁拉着段无错出去吃巷口的羊肉串。她闻到那个味道,还没来得及吃,蹲在一旁呕吐。

    小贩吓得脸都白了,生怕这生意再也做不了了。

    他跪地求饶,段无错却和善地送了他一锭金子,让他以后别再在路边摆摊,直接租个店面。

    小贩抱着沉甸甸的金子,完全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他的娘子凑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恍然大悟地望着段无错和青雁走远的背影高声道喜。

    青雁一手攥着段无错的袖子,一手轻轻拍着自己的小肚子,她闷闷地说:“以后是不是都不能跑出来吃东西了?”

    “是。”

    半晌,青雁才慢吞吞地应了一声:“好吧。”

    段无错垂眸望她,曲起的手指轻敲她的额侧,含笑道:“有为夫烹调夫人还不满意?”

    青雁冲他翘着唇角笑,嘴甜地说:“我是怕相公累着呀!”

    “喵……”

    青雁明澈的眸子转了转,接了一句:“连猫儿都说对。”

    段无错转头看向路边饿肚子的小野猫。

    小时候养猫的经历不算愉快,导致段无错很讨厌猫。可是在青雁的撒娇下,他板着脸无奈准许青雁将这只白猫抱了回去。

    “对了,夫人是叫青雁吧。”

    “是。不过是花朝公主给起的名字。以前的小姐叫我青儿。”

    段无错诧异问:“那最初的名字呢?”

    青雁抱着怀里的白猫,随口说:“不记得了。”

    两人说话间到了家,下人迎上来禀告云剑时来了。她将猫儿递给下人照顾,与段无错一起去见云剑时。

    庭院中,云剑时找到了闻溪询问其他被敲碎腿骨的姑娘们的下落。

    闻溪有些惊讶,沉默半晌才说:“那些人的腿伤治好之后,拿了可以花一辈子的钱财离开了。”

    “姑娘确定?”云剑时追问。

    夫妻本一体,纵使当初他一无所知,如今知晓,他要把她欠下的一一偿还。

    “确定。因为这件事情公主是交给我去做的。若你不放心,我可以再给你一份名单,你再去查。”

    “那要多谢闻溪姑娘了。”云剑时郑重道。

    闻溪欲言又止,心里的情感有些复杂。

    “云大侠!”青雁脚步轻盈,段无错眼神一黯,拉了她一把,让她慢慢走路。

    他看着青雁用崇拜的目光望着云剑时,心里十分不爽快。甚至决定与云剑时比武,抢回青雁的目光。

    云剑时转过身望向青雁,然后视线越过她看向段无错。他问:“云某有一事想询问湛王。”

    段无错掀了掀眼皮,一副不想理他的模样。

    云剑时斟酌了语句,才道:“我想问湛王妃尾骨处可否有胎记。”

    尾骨,这可是太过私密的地方。

    段无错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他改了主意,不想与云剑时比武了,他想杀了他。

    云剑时敏锐地感觉到了段无错的杀意,他向后退了一步,急忙解释:“云纹胎记。”

    段无错往前迈出一步,云剑时向后退。他再笨拙解释:“兴许,湛王妃是我幼年遗失的妹妹。”

    青雁惊愕地望着云剑时,怀疑自己听错了。

    那枚云纹胎记,她有。

    “就、就凭一块胎记……”青雁结结巴巴的。

    云剑时看向青雁,道:“你给我的熟悉感不仅是因为与阿芜一样的紫眸,还因为你的五官和母亲、长姐十分相像。”

    所以他来了,来确定她身上可否有那块胎记。

    青雁懵懵的:“母亲?我还有姐姐?”

    “是两个姐姐。”

    青雁花了好久才消化这个消息。

    她从小就安慰自己,阿娘将她卖了是为了救弟弟的命。她不愿意去想阿娘更疼爱弟弟。今日才知道她不是阿娘亲生的孩子。在那样战乱的年岁,是阿娘心善收养了她。

    她也有了自己的名字,不再是主子们赏赐的名字。

    ——云鞘栀

    笔画有些多。她握着笔反反复复写自己的名字,将这三个字写得漂漂亮亮的。

    半年后,易睿德官复原职回到湛沅。

    青雁急忙去找易今泠,可是易今泠并没有跟着父亲回来。

    听说,易今泠嫁去了右相府中。

    芸娘摇头道:“虽然易大人官复原职,可易小姐嫁过人又生过女儿,怎么可能嫁给右相的幺孙?大概……只能是个妾室。”

    “小姐是不会给人当妾的。”青雁说得笃定。

    她还想再说话,肚子忽然疼起来。

    闻溪当年的“一举得男”迟了一年。青雁在产房生产时,闻溪又翻出一尊观音小像,郑重地跪地祷求。

    观音笑得慈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求了两次,青雁一举得双男。

    初冬,屋内暖融融的。青雁眯了一会儿,醒来望着并排睡在她身侧的两个粉团子。她干净明澈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初为人母的温柔。

    段无错推门进来,端着一碗药膳汤。

    他吹了吹,道:“加了糖。”

    青雁小心翼翼地坐起来,不惊扰两个熟睡的孩子。她捧着汤碗来喝。药膳汤果然一点都不苦,甜丝丝的。

    段无错垂眸看她,她如今吃东西不会再如以前那样贪心,似乎终于不再担心明日会饿肚子。

    小儿子似乎要醒过来,段无错俯身轻轻拍了拍。

    青雁抬起眼睛,安安静静地望着段无错。慢慢的,她翘起了唇角。

    段无错似有所觉,抬眼对上青雁的目光,唤她:“鞘栀?”

    青雁的唇角弯了又弯。

    那些遥不可及虚无缥缈都是真实存在的,就连药也可以是甜的。外面落了雪,屋内暖如晚春。

    青雁眼睫颤了颤,慢慢闭上眼睛。闻着他身上浅淡的檀香,主动凑过去,将轻吻落在段无错的唇角。

    轻轻的,也重重的。

    作者有话要说:补了7000字免费赠送,么么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