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穿成豪门亲闺女 > 第83章 完结章
    姜南天杀妻案庭审当天, 某吃瓜论坛一个相关讨论贴被顶上热门:

    LZ:有人看江山集团前董事长姜南天杀妻案庭审吗?看完我恐婚了[惊恐]

    1L:杀妻案?姜南天?不可能吧?

    2L:[链接]点击就能看到庭审记录,虽然还没出结果, 但我觉得姜南天绝对买凶了!

    3L:看完1L疑问三连就知道你肯定没看新闻,网上都传遍了,不过这件事怎么还没上热搜?果然有钱了不起!

    5L:妈呀姜南天真的太恐怖了!本人裕华毕业的, 当初我们学校新图书馆建成剪彩的时候我就在,当时我们同学都说姜南天是个好男人,沈粟能嫁给他是三生有幸!现在来看沈粟嫁给他简直是倒了八辈子大霉啊!

    10L:图书馆什么瓜?

    11L:前段时间我还看了《与妻书》,要吐了!

    12L:不过姜家基因是真不错, 沈粟的儿子你们看到没?超帅有没有!

    15L:回10L, 裕华图书馆是沈粟生前捐款建的,当时图书馆还没有开建沈粟就死了。当初图书馆建成,裕华校方就邀请了沈粟的丈夫去参加剪裁, 当天姜南天写了篇《与妻书》, 大致意思是他们相识于微末, 夫妻恩爱二十年,只恨老天不公……总之文章写得特别好,读者看完会觉得他和妻子感情深厚,结果233333

    18L:卧槽姜南天也太毒了吧!伪君子!垃圾!转黑了!

    19L:12L别发花痴了,姓姜的你也敢想?杀妻证道有没有!

    20L:其实姜聿也是受害者吧?虽然杀人凶手是他爸, 但受害人是他妈啊!而且好像他也挺惨的, 亲妈死后就被送到了国外,姜南天进监狱才回来。

    25L:呵呵,亲妈死了也不耽误他享那么多年福!姜南天这次要是没进监狱, 你看他会不会举报他?说不定还拿着姜南天的钞票在外逍遥呢!

    35L:同觉得姜家的男人太毒了,而且说实话,儿子举报老子,怎么说也太冷血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40L:35L三观歪到家了!合着儿子明知道亲爸杀了亲妈还帮忙瞒着就是有情有义了?沈粟死的时候他才十七岁,还是个未成年人好不好?他能决定出不出国?他能在七年后为亲妈翻案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放古代那就是卧薪尝胆,放西方就是基督山伯爵!儿子V5!

    45L:沈粟儿子我不评价,就算他是无辜的一想到他是姜南天的儿子我也舔不起来颜!

    60L:楼上吵得不可开交的都没看过视频吧?沈粟和她儿子实惨好吗?

    当妈的,白富美出身,选了个凤凰男,结果凤凰男有小三,还生了个儿子。最惨的是小三儿子跟沈粟儿子同一天出生,还被抱错了。所以沈粟不但被戴了绿帽子,还给小三养了十几年儿子。就这样知道真相找回儿子后不久,咔嚓一声被凤凰男给杀了。

    当儿子的,明明是豪门出身,却倒霉被人恶意调换了,从小被小三亲妈养着,没爹没娘就算了,小小年纪就得打工养活自己。就这样被认回去后不久,亲娘咔嚓一声被亲爹给杀了,自己也被贬到国外。

    所以说,找男人千万不能找凤凰男。

    61L:楼上歪得也真是够厉害的,不过我今天看了篇报道,才知道沈粟儿子以前居然还上过热搜。没错,就是这个见义勇为的小哥[报道图片]

    62L:接楼上,我觉得人虽然可以伪装,但不可能每时每刻每时每地都在伪装,沈粟儿子能见义勇为,我觉得他品性不坏。

    63L:LS+1

    88L:姜南天可装了几十年呢!反正姜家的男人,呵呵!

    100L:拜托,听你们聊的好像人任你们挑选一样,麻烦搞清楚!人就算亲妈死了,亲爸进了局子,自己还是江山集团的大股东呢!再说人长得又高又帅,据说还是国外名校毕业,再怎么样都轮不到你们挑捡好吗?

    ……

    “这是你?”季程指着其中一层发言问。

    林湘眨巴眨巴眼睛:“我话虽然糙了点,但好歹是帮姜聿说话不是?”

    “我谢谢你!”季程翻了个白眼。

    林湘不好意思挥挥手:“哎呦小意思啦!我就是看不惯那些键盘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季程无语,她随口一说,林湘也真好意思点头。

    “你看看他们说的,好像姜聿现在站在他们面前被挑选一样!”林湘抱不平说,“让他们继续说下去,显得你眼睛多瞎啊!”

    “滚蛋!”季程骂了声,脸上笑容渐渐消失,“这也是没办法的。”

    姜南天犯下的罪行被曝光,作为儿子的姜聿必然会被牵连。别人不会记得他是受害者,只会想到他是杀人犯的儿子。甚至因为他起诉了亲生父亲,还会骂他冷血无情。

    就像原著里,方寒生对姜聿的评价,那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看法,而是圈内大多数人对姜聿的感官。特别是在姜聿正式入主江山集团后,他的所作所为更像是为了利益,几番权衡之后的决定,因此更显得冷酷。

    季程知道,现在的言论都是好的,虽然有人认为有其父必有其子,但依然会有人站在姜聿和沈粟这边。

    但过段时间后,当一切尘埃落定,姜聿身上必然会背负骂名。

    没有人会相信他是想为母亲讨回公道,想让自己安心才起诉的姜南天。

    季程知道姜聿清楚后果,同时也知道姜聿不会改变主意。这是他心里的疤,不这么做,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开心。

    看到季程脸色,林湘有点后悔把帖子给她看,犹豫了一下问:“这个案子还要开庭吗?”

    “嗯,下周三开庭。”

    “姜南天会被判刑吗?”

    “应该会,但他的辩护律师很厉害,不知道会判多久。”季程面带忧虑,她觉得不论姜南天被轻判还是重判,姜聿都不会高兴。

    林湘沉默了,这件事的确无解。

    ……

    季程和林湘见面的时候,姜聿正在江山集团开会,这次会议的议题是江山集团新总裁的人选以及如何度过这次危机。

    在姜南天失去江山集团的控制权后,就将代理人更换成了姜翰。而且他不光更换了代理人,还要求撤掉姜聿代理总裁职务,并主张让姜翰进入公司董事会。

    其实姜南天还想将姜聿驱逐出董事会,但姜聿持有的股份经过转卖稀释,虽然不如姜南天,却也是集团大股东。而且他和持有江山集团股份最多的博为基金关系良好,甚至博为方面不赞同罢免姜聿的职务。

    也正因如此,才有了这次会议的召开。

    会议一直开到下午四点也没有结果,到离开公司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姜聿将车开出江山集团,在十字路口思考了一下,将车开去周家。

    或许一个家庭还是要有个女人,徐云走过周家安静过一段时间,后来季程过问起周家的事,周家才重新热闹起来。

    姜聿到的时候,周家灯火通明,客厅里徐睿云和季程在抢电视看。

    徐睿云个子高,站直了把遥控器举得高高的,季程拿着枕头从他胸口打到后背,直到姜聿进门才猛地收回手,瞪向管家。

    管家无辜地摊手,表示是自己不背锅。

    季程低头抚了抚脸颊,稍稍整理了一下头发问,对姜聿露出笑容:“会议结束了?吃饭了吗?”

    “还没。”姜聿忍着笑说道。

    季程不由得看了眼落地窗,从窗户上能看到她的身影,但她完全没发现有哪里搞笑。她扯了扯徐睿云的手袖,压低声音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徐睿云把遥控器背在身后。

    姜聿走到两人身边,从徐睿云身后抢过遥控器,递给季程:“不许欺负你姐姐。”

    徐睿云瞪大眼睛:“我!才是年纪小的那个!”

    “程程是姑娘。”姜聿说道。

    其实季程就是跟徐睿云闹着好玩,开了电视她也不一定看,于是很快把遥控器还给姜聿说:“你坐下看会电视,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没。”

    “姐!我才是你弟!”姜聿重女轻男就算了,季程还重色轻弟,徐睿云不能忍了。

    姜聿淡淡回了句:“我是她男人。”

    季程闻言差点一跌,红着脸离开客厅。但说这话的人却一点都不带脸红,坦坦荡荡坐在沙发上换了个台。

    徐睿云咬牙切齿:“还没结婚呢!”

    姜聿挑眉睨向徐睿云,仿佛再说你确定要跟我摆头?徐睿云有点怂,姜聿已经开始攻击:“所以她结婚后更会向着我。”

    KO!

    徐睿云捂着胸口看向管家:“赵爷爷你看我姐!现在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以后还怎么得了!”

    管家眼观鼻鼻观心,季程胳膊肘往外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远的不说,就像晚饭全是他在张罗,季程问都不问一句,就知道吃!结果姜聿一来,不用人招呼,季程就麻利地去了厨房,好像生怕周家亏待了姜聿一样。

    徐睿云这点算啥?还是没经过事啊!

    ……

    姜南天的案子前后审了将近一个月。

    最后一次开庭那天是阴雨天,季程依然坐在最后一排,看着坐在第一排的姜聿。

    庭审过程中,姜聿一直坐得笔直,他个子高,季程不用站起来就能看到他的脖子,绷得紧紧的。但随着法官宣布一审结果,季程看到姜聿躬起了背,用手掩住脸。连姜南天从他身边经过时冲他踹了一脚,姜聿都没有动。

    姜南天被人强制拉走,季程看到他的脸上没有了过去的温和冷静,只有冷笑和暴戾。虽然没被判死刑,但姜南天已经五十多岁,如果没有减刑,他余生都要在监狱里待下去,也难怪他如此失控。

    季程将目光转向姜聿,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唯有他坐在那里,依旧低着头。

    她走向姜聿,当她走到姜聿身边时,法庭内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伸手按在姜聿肩膀上,低声说:“我们该离开了。”

    姜聿缓缓抬头,站起身说:“走吧。”

    “没关系吗?”季程低头看向姜聿的腿,他今天穿的是黑色西裤,上面留下了浅色脚印。

    “没关系。”姜聿说道,和季程一起出去。

    法院外面也已经安静下来,徐睿云靠在车前冲他们招手:“这里。”

    姜聿跟季程走过去,徐睿云笑着说:“刚才你一直没出来,那些记者还以为你从后门溜了,咱们赶紧走,不然说不定他们发现不对还会回来。”

    上车后徐睿云倒车,将车开出去,上了马路从后视镜看两人一眼,脸色一个比一个差。徐睿云想到今天被判刑的是姜聿亲生父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另找话题说:“这天气越来越冷了哈!”

    进了十一月,京城气温就一路飞驰向下,这两天最高温已经不超过五度。

    季程看着窗外,路上的人帽子口罩全副武装,一个裹得比一个紧。季程附和说:“对啊,听说过两天要下雪。”

    “下雪就要泡温泉啊。”徐睿云生硬地感叹一声,“天气预报说明晚下雪,咱们明天去温泉山庄吧,住两天肯定舒服。”

    季程闻言心里一动,看向姜聿问:“你觉得呢?”

    “你想去我们就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徐睿云不等季程说话下了定论,“听说温泉山庄附近开了个滑雪场,下雪过后肯定好玩。”

    一路上徐睿云都在规划去了温泉山庄该怎么玩,又说就他们三个人去人太少,得再叫几个人。

    “你们都打电话把关系好的朋友叫上。”进门时徐睿云说。

    周君海从楼上下来,正好听见这话问:“叫人干什么?”

    “额……”徐睿云迟疑了一下问,“舅舅您今天不上班?”

    “没有。”周君海走下阶梯,坐到沙发上。

    徐睿云看向季程,季程站出来解释说:“明晚不是要下雪吗?睿云提议我们明天去温泉山庄玩几天,爸您去不去?”

    “我……”

    周君海话没说完就被徐睿云打断:“说舅舅日理万机,肯定没时间去,对吧舅舅?”徐睿云笑嘻嘻看着心周君海,心想他姐也是,哪个年轻人出去玩还拖家带口的!

    周君海看了眼徐睿云表情,勾唇道:“我让助理把时间空出来。”

    “那——”徐睿云被舅舅看了眼,立刻改口说,“可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

    ……

    三人游最后变成了旅游团,还是老年旅行团。

    徐睿云回家拿滑雪服的时候,被他妹看到,嚷嚷着要一起去。他弟听说后也一定要跟着,最后徐睿云亲爸后妈都跟过来了。周君海跟朋友说起,有两个朋友也起了兴致跟过来。

    姜聿倒是谁也没带,季程叫了林湘,林湘却带来一个拖油瓶。

    最终十一人成团,季程为此定了辆中巴车。

    周君海有个朋友笑着说道:“倒是真有去旅行的感觉。”

    “小孩子促狭。”周君海微笑道。

    几个中年人哈哈大笑,林湘这边扯了扯季程的衣袖说:“你说去泡温泉,没说有这么多大佬啊!”

    周君海的朋友身份自然不会差,两人其中一个是周氏董事,姓白,但也有自己的公司,并且规模还不小。另一个是某大学教授,姓程,是行业高端人才,跟周君海是钓鱼认识的。

    至于徐睿云亲爸,虽说生意做得不如周君海,学问不如教授,但身家也有上亿。

    林湘战战兢兢:“我还带了比基尼来!你让我怎么穿?”

    “到了温泉山庄,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好了。”季程也没想到会来那么多人,不过她看了眼坐在落地窗旁玩手机的男孩,问,“你带的这拖油瓶怎么回事?”

    说是男孩是因为对方看着年纪真挺小,虽然个子又185,但脸只有巴掌大,看着就年纪很小。事实上他年纪的确不大,今年才刚二十岁,虽然很有巨星的气场,但她可记得林湘前几天还吐槽他吐槽得厉害。

    “还不是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被他听到了,非要跟过来。”林湘一脸嫌弃说。

    季程狐疑:“我好像是晚上十一点多给你打的电话吧?”

    林湘脸上表情一僵,眼神乱瞟:“好像是吧?哈?”

    “哈个鬼哈!”季程还要追问,中巴车已经到了,季程走过去跟司机交谈了一下,然后让人把行李箱打开,叫徐睿云和他弟以及姜聿帮忙拿行李。

    程教授笑呵呵说:“我们自己来拿就行。”

    白董事玩笑说:“这是他们年轻人的孝心,老周你说是不是?”今天之前他实在没想到姜聿会出现在周家,看他那自来熟的模样,怕是早就过了明路。他们倒是瞒得紧,一点风声都没透露。

    “这是……好事将近了?”程教授问。

    周君海淡淡说:“看他们年轻人的,我不管。”十分开明的样子。

    那边林湘看徐睿云和姜聿搬行李箱去了,走到蒋渊面前说:“赶紧把你行李箱搬上去。”

    “不是有人搬吗?”蒋渊往外看了眼。

    徐睿云妹妹徐瑞清附和说:“对啊对啊!我哥哥可厉害了!他的力气特别大!”说着眼巴巴看着蒋渊,觉得他哪哪都好哪哪都帅。

    蒋渊给了林湘一个得意眼神,林湘呵呵两声,脑残粉无药医。

    她转身提了行李箱往外走,蒋渊三两步追上来,从林湘手里拿过行李箱。林湘冷笑:“不是有人搬吗?”

    “你的行李箱跟我的怎么能一样,必须我亲自拿。”蒋渊没脸没皮说。

    之后倒是不干站着了,帮着把行李箱提出去,其实也没有多少行李箱,毕竟只住两三天。蒋渊动手也就搬了两个行李箱,其中还有一个是林湘的,就这样徐瑞清还不断吹彩虹屁:“蒋渊哥哥好厉害!力气超级大!”

    徐睿云和弟弟听得直磨牙,压低声音问季程:“这男的哪来的?”

    “林湘叫来的。”季程应了声。

    徐睿云朝林湘看过去,林湘无奈摆手,指了下蒋渊说:“死皮赖脸跟来的,我也没办法。”

    “哥哥才不死皮赖脸!哥哥最帅了!”徐瑞清大声说。

    蒋渊笑嘻嘻揽住林湘的肩,凑到她耳边低声说话,林湘顿时红了脸。

    徐睿云把妹妹拉到跟前,指着两人说:“看到没,你便宜哥哥,有主了。我们,”划拉了一下自己和弟弟,“才是你亲哥。”

    徐瑞清瞪大眼睛看着蒋渊和林湘,然后“汪”地一声哭了出来。

    徐睿云亲爸拉开中巴车门对外吼道:“徐睿云你又把你妹弄去了!”

    季程、姜聿:“……”

    路上的时光就在徐瑞清的哭声中悄然过去,下车时徐睿云快要崩溃了,跟季程抱怨说:“我早就说不带她来!”

    “呵呵。”季程冷笑一声,没搭理他。

    房间已经订好了,季程收了身份证过去拿房卡。房间分布在两层楼,除了徐家人拿到的是家庭套房外,其他人都是大床房。徐家人、周君海、白董事、程教授和蒋渊住一层,其他人住一层。

    蒋渊拿到房卡后说:“我不用,我跟她住一起就够了。”

    他声音不小,徐瑞清听到哭得更厉害了,徐睿云被哭得头疼,就说:“舅舅我们先上去吧。”

    周君海看了季程一眼,说:“好。”

    “我们也上去吧。”姜聿提着行李箱说,跟季程一起上楼。

    季程果断没义气地冲林湘挥挥手,跟姜聿一起回房间。他们俩房间是挨着的,因此出了电梯后自然而然前往同一个方向。

    到房间门口,季程刷卡后没有直接进去,抬头看一眼姜聿问:“我们,待会见?”

    又指指旁边的房间说:“你房间门在那里。”

    姜聿却没有回去,揽住季程的肩膀,推着她进门说:“你不是想和我住一起吗?”

    “什么?”季程一头雾水,“我没有!”

    “哦,我以为是为了掩耳盗铃。”

    说话间姜聿已经登堂入室,打开行李箱,将衣服要穿的一件件取出,放进衣柜里占领位置。放完了自己的,姜聿又将季程的行李箱打开,重复刚才的动作。

    “我才没有!”季程领悟到姜聿的意思,红着脸说,“房间是徐薇订的,我还特意跟她说了,要一人一间!”

    “哦,那你该给她发奖金。”姜聿放好衣服,走到季程身边,揽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道。

    “为什么?”

    “她特意把房间定在两层楼,把我们和你爸分开,又特意把我们的房间订到一起,”姜聿一脸诚恳问,“这难道不是在给我们制造暗度陈仓的机会?”

    季程大声否认:“谁跟你暗度陈仓!”

    “你啊。”姜聿含住季程的耳垂。

    季程的心颤抖了一下,靠着墙壁想推开姜聿,却被他抱得更紧。她偏过头说:“小心我爸下来检查。”

    “他不会的。”姜聿肯定说。

    “为什么?”

    姜聿声音里带着笑意:“因为你爸以为房间是你订的。”

    季程起先没明白什么意思,直到被姜聿按在床上,才“啊”了一声:“完蛋了!”

    她爸肯定以为她是故意订的房间,就为了跟姜聿暗度陈仓!

    姜聿箭在弦上,被季程一把推开,脸色顿时黑沉下去。但下一秒见季程抱着脑袋喊“完蛋了”,又忍不住笑起来,再次将季程按在怀里,吻了吻她的唇说:“完蛋了就完蛋了吧,反正你爸早就心知肚明。”

    季程夜不归宿也不是一次两次,相信周君海什么都不知道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你还好意思笑!”季程瞪了姜聿一眼。

    她恼羞成怒,却不想这一眼娇中带俏,看得姜聿一颗心都燃烧起来,再次吻住她的唇。

    ……

    “我们在外面烧烤是不是有毛病?”

    徐睿云穿着羽绒服,缩成一团坐在季程身边问,因为怕冷,他还戴上了口罩和围巾,整个人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季程无语:“你至于吗?”说着指了指露台旁边,坐在一起把酒言欢的中年人们,“你连他们都不如。”

    徐睿云朝季程指的方向看去,也不知道是真不怕冷,还是偶像报复太重,周君海只在毛衣外面穿了件大衣,边听朋友说话,边端起酒杯,还真有点大佬风范。

    “绝对是装逼!”徐睿云阴暗说。

    季程白了他一眼,接过姜聿拿过来的盘子,拿起鸡爪吃了口,点头说:“好吃。”

    “给我尝一口。”徐睿云只屁股离开椅子,人都没站起来。

    “想吃自己烤去!睿东都知道自力更生。”季程指了指坐在烤炉边,眼巴巴看着上面烤肉不断刷油的徐睿东。

    “这不是太冷了吗!”徐睿云可怜巴巴说,“姐你就让我尝一口吧,今天风那么多,盘子里的东西那么多,你肯定吃不完的。”

    他话音刚落,林湘从酒店里走出来,好奇问:“烤了什么?”

    季程把盘子给林湘看:“姜聿烤的。”说着压低声音问姜聿,“分给他们吗?”

    “你想吃我再给你烤。”姜聿说道。

    林湘和徐睿云各拿了一根烤串,季程又问蒋渊:“你要吗?”

    蒋渊坐到林湘身边,寒冬腊月的,露台没人来,他就摘了口罩,闻言冲季程笑了下,拿了根烤串说:“听说你跟湘湘认识很多年了?”

    季程看了林湘一眼,林湘眼观鼻鼻观心装死,季程说:“嗯,我们是高中同学。”

    “我去烤肉。”林湘说着站起来,走到徐睿东身边,拿了一串烤肉放在炉子上烤。

    蒋渊好奇问:“她高中那会也这么别扭?”

    季程闻言噎了一下,别扭?这个词跟林湘没有半毛钱关系好吗?

    “不是。”姜聿说道,揽住季程的腰,将杯子里的饮料喂给她。

    “虐狗!”徐睿云吃完烤肉就翻脸,凑到徐睿东面前,特别无耻地把他刚烤好的肉放在盘子上给周君海他们端去,美其名曰孝敬长辈,实则一路上自己拿了两串先尝。

    徐睿东性格温吞,“啊”了一声慢半拍才说:“那是我烤给清清的。”

    徐瑞清汪地一声又哭出来,指着徐睿云说:“哥哥抢了我的肉。”

    这次徐睿云倒没挨骂,他爸推了妻子一把,示意她哄好孩子,又对其他人笑道:“小孩子不懂事。”

    周君海则对徐睿云说:“别欺负你妹妹。”

    “我现在就去给她烤肉。”徐睿云吃够了,放下盘子又转到徐睿东身边,坐下开始胡吹,“你这么烤不行,我来给你露一手。”

    季程解释说:“湘湘对朋友很爽快。”意思是蒋渊跟他们不一样。

    “是对喜欢的人不一样。”姜聿嗤笑说。

    蒋渊唇角弧度升上来又降下去,紧紧皱着眉。季程看了姜聿一眼,他唇角噙着一缕笑意,摆明了就是想看好戏。

    季程用手肘轻轻撞了姜聿一下,姜聿立刻捂住肚子说:“疼。”

    “装!”季程根本就没有用力。

    但姜聿没有解释,他只是松开季程,靠着椅子坐着,手一直放在被季程撞到的小腹,眉头紧紧皱着。

    季程不由得紧张起来:“真的疼?我好像没有用力啊。”

    “没事,其实也不疼。”姜聿冲季程勉强笑了一下,看起来更逼真了。

    季程终于慌了,起身扶着姜聿说:“我们去看医生吧?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真的没事。”姜聿将季程拉到怀里,左手依旧捂着小腹,右手圈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你晚上帮我揉揉就不疼了。”

    他的声音很小,只有季程听见了,她的脸颊腾地变红。

    耳边响起姜聿低沉的笑。

    季程脸红心跳后回过味来,恼羞成怒道:“你就是装的吧?”边说边从姜聿怀里起来,重重拍了一下他的手臂。

    “断了。”姜聿说,但装得很不走心,手都没捂一下。

    “骗鬼!”季程白了姜聿一眼,走到林湘身边,冲季程做了个鬼脸。

    林湘烤好了几串肉,放在盘子上递给徐瑞清,小姑娘记仇得很,冷哼一声重重偏过头去。林湘从盘子里拿了一串肉,吃了一口说:“哇!超好吃,你真的不尝尝吗?”

    徐瑞清有点心动,但一看到蒋渊望着林湘灼灼的目光,立刻偏过头:“我才不要吃你烤的肉!”

    “那我吃了?”季程也拿了一串,配合着林湘说,“真好吃,辣度刚刚好,肉还很有嚼劲,剩下的都给我吧,不给清清吃。”

    “好啊,也只有三串了。”林湘说。

    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徐瑞清转过头来,看着盘子上的烤肉咽了下口水。眼见季程把烤肉都拿走,要分给其他人,小姑娘扁扁嘴,眼眶又要红了。

    但在下一秒,季程收回手,将烤肉递给徐瑞清:“吃吧。”

    徐瑞清眼泪汪汪看着季程,慢吞吞伸出手,接过烤肉。

    “吃了湘湘姐姐的烤肉,以后不能对她不礼貌哦。”季程说着伸手揉了揉徐瑞清的脑袋。

    徐瑞清咬了一口烤肉,味道很香,终于慢吞吞地点点头。

    ……

    吃完烤肉已经九点半,周君海这些中年人回房间休息,年轻人的夜生活却才刚刚开始,张罗着去泡温泉。

    在温泉池的选择上几人发生分歧,蒋渊只想跟林湘泡,林湘拉着徐瑞清说男女分开,徐瑞清虽然被林湘的烤肉收买了,但也有点拒绝不了蒋渊充满祈求的目光。林湘气得大骂蒋渊无耻,只知道对付小姑娘,蒋渊对她露了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得意笑容。

    至于徐睿云两兄弟跟谁泡都没有意见,当然有意见也没人在意。

    最终姜聿说:“不如你们去大池子,一起泡。”

    徐瑞清眼睛一亮,点头同意,徐睿云两兄弟也觉得可行,林湘瞪了姜聿一眼,心里大骂他唯恐天下不乱,蒋渊虽然觉得可惜,但还是勉为其难点了头。

    最终所有人勉强达成统一意见。

    和他们分开后,季程说:“你刚才的提议也真是……湘湘肯定记住你了。”一想到林湘带来的比基尼派不上用场了季程就想笑。

    “彼此彼此。”姜聿坐在温泉池里,而季程坐在池边正在渣头发,她身上穿着白色的厚浴衣,拢得严严实实的,什么也看不到。

    姜聿若有所思问:“你就这么泡吗?”

    季程斜了姜聿一眼:“不行?”

    “当然可以。”姜聿拨开池水游到季程面前,双手撑在池边,胸口贴着季程膝盖,将其掰开,游进去抱住季程的腰。

    季程不由得往后仰,手撑在身后才稳住身体,红着脸看着姜聿:“你干什么?”

    姜聿一手撑在池边,一手慢悠悠解开季程腰带,补完刚才的话:“但我觉得你带的泳衣很漂亮。”

    他剥掉季程身上的浴衣,搂住她的腰将她拉进水里,自己也跟着后仰。

    “啊!”季程尖叫一声,被姜聿封住唇。

    当她被拉进池水中,手脚同时圈住姜聿身体,但她很快被托起,只有脸颊贴着嘴唇表面。只是池水中氧气不足,嘴唇又被堵住,季程很快开始窒息,圈住姜聿的手脚渐渐发软,意识也变得有点模糊。

    “晃——”

    姜聿抱着季程从水里起来,激起水花四溅。

    季程不断喘气,恍惚间被姜聿抱到温泉池边,亲吻从脖颈往下。

    她抱住姜聿肩背,身体躬起时睁开眼,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下。

    季程声音轻轻的:“下雪了。”

    她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就响在耳侧,姜聿身子一僵,身体渐渐放松。

    他转过身体,让季程坐在他的怀里,和她一起抬头仰望着天空,看着满天飞雪落下。

    “这是今年第一场雪呢!”季程伸手想接住雪花,但雪花堆积在温泉池上方的玻璃罩上没有落下来,心里不由有些失望。

    姜聿握住她伸出的手,轻轻咬着她的耳朵问:“明天我们一起起床看雪好不好?”

    季程心里失望一扫而空,侧过头亲了一下姜聿嘴巴,笑容轻快说:“好啊!”

    ——

    全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番外明天继续更。

    新文存稿已经三万了,但因为最近比较修罗场,所以预收破250或者榜单收藏线降下来才会开文。

    特在此痛哭流涕求一下收藏!!!点进专栏就可以看到啦!

    再放个预收文案:

    《穿回来后我成了白月光替身》

    文案:袁诺从修仙界穿回来,发现自己成了一本反穿书文的替身女配。

    该女配被名校劝退进入娱乐圈,对一个男人求之不得,为了留在他身边甚至甘愿当替身,却最终落得个声名狼藉,众叛亲离的下场。

    倒霉被穿的袁诺:幸好我的炼丹房跟着穿回来了。

    和袁诺分手后,圈中好友皆拍手称快:只有皮囊的赝品哪比得上正牌白月光。季伯琛深以为然,却没有日后他会夜夜想着她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