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 第160章:为你,所向披靡!(薛景天篇)
    当你亲眼看到自己的心脏被掏出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感受?

    恐慌,害怕……

    不,是感激!

    ——感激自己还有这么一颗心脏,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活下去……

    替他活下去……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他浑身一个寒颤,肌肤颤抖了几下,大脑恢复运转后一睁眼,床头昏暗的灯光让他一怔。

    像是记忆的潘多拉盒子被人强行打开,纷杂的记忆碎片一股脑儿地在脑子里疯狂地旋转着。

    浓郁的泥腥气息中有血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扑面而来,内心深处的恐慌将他吞没。

    不,他不害怕的,然而在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无力的时候他伸手想要抓住什么,手指却触碰到了一处柔软,毛茸茸的,很熟悉……

    “喵呜……”

    一声猫叫在耳边乍响,他猛得再次睁开眼,闯入眼帘的是一双亮幽幽的大眼睛,哀怨地用爪子在他手上不停地挠着。

    他,揪着,猫的耳朵!

    薛景天揪抓着手里的毛绒往自己脸前一靠,被那猫着急了爪子一撩,在他手背上抓了一把,疼得他赶紧松开手,坐起来时,整个人惊怔住。

    这是他的房间!

    那猫,也是他的猫!

    然而,他的猫不是早已死了吗?

    他低头盯着手背上被抓出来的伤痕,看着血珠子从皮肤里渗透出来,疼痛感是那么的真实,他赶紧伸手摸向自己的腹部,然而却被那只手给再次惊得脑门一炸。

    他的手,是一双孩童的手!

    窗外白光一闪,轰隆一声,窗户在大风中‘砰’的一声被砸碎,惊扰了别墅楼下的佣人。

    管家一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就着急得赶紧找人去查看到底是哪个房间的窗户忘记关了,听声音应该是二楼上传来的,难道是大少爷房间的窗户碎了?

    哎呀,早知道就该进去查看一下的,管家正自责着要往楼上去看,刚踩着楼梯要上楼抬脸就被不远处楼梯上站着的小身影给吓了一跳。

    “哎呀,大少爷!”薛管家惊呼一声,看着楼梯上不声不响就站在那边的薛景天,赶紧几步上楼,半蹲在他面前,“是不是吵醒您了啊?”

    小小的人儿眉头紧紧一皱,“薛叔!”

    “哎……”薛管家看他仅穿着一件短袖,赶紧叫楼下的女佣上来找了一件睡衣给拿过来往他身上一裹,“大少爷要是觉得害怕不如我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这样您就不害怕了,好不好?”

    五岁的孩子打雷怎么可能不害怕呢?哪怕他们的大少爷从两岁开始就能独立一个人睡觉,平日里也沉稳得超乎同龄人,可孩子就是孩子,看着他此刻微白的脸颊,薛叔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薛家什么都不缺,不缺钱,不缺权,但唯独,缺了平常人最平常的天伦之乐。

    薛叔感觉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正想说几句安慰人的话,就听见孩子再次出声。

    “房间里的玻璃碎了!”

    薛叔,“……哦!”被他那清凉冷静的目光看得心里微讶,试探着问,“那,我帮您换一个房间?”

    薛景天,“好!”

    薛叔忙起身要去张罗,见薛景天还站在过道上没有要走的意思,便又停下步子,“大少爷,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薛景天朝楼下看了一眼,眼神依然平静无波,让薛叔内心叹息,别人家的孩子五岁的时候天真烂漫怎么调皮怎么来,可这个孩子,唉……

    “我突然想吃酒酿圆子了!”

    薛叔愣了一下,很意外他还是第一次半夜爬起来要吃东西,薛先生和薛太太虽然不在家,先生整日忙着他的医院事宜,对这个儿子管束较少,但小小年纪的大少爷生活却极有规律,睡前刷牙后绝对不会吃任何东西。

    今天这是……

    “好,您先等等,我马上让人做!”

    薛景天下了楼,在偌大的餐厅里坐着等,没一会就从厨房那边走出一个匆忙的身影,端着一小碗的酒酿圆子微笑着走了过来。

    “大少爷您快尝尝!”

    小碗里的圆子散发着阵阵甜香,这是他一直很喜欢的味道,他抬眸看着站在一边对着他露出慈爱微笑的女子,眼睛里的目光讳莫如深。

    记忆里,她总是这样,笑容温婉,她陪伴在他身边的时间比母亲董女士还要多。

    然而,一觉醒来,任何事情都一目了然。

    他没有再去碰那酒酿圆子,而是深深地看了那女子一眼,上楼,进了薛叔整理好的房间,关上了门。

    ……

    翌日一早,薛管家辞退了那位女佣,女佣走之前还哭着说要见大少爷,但没被应允。

    “景天,我听说你辞退了家里的女佣,怎么了?是那女佣做的东西不好吃还是怎么的?”从G城医院打电话回来的薛方毅跟儿子通话。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薛景天眼眶一红,但声音却依然平静,“嗯,不喜欢!”

    “好,不喜欢我让薛叔再换一个!”

    “嗯……”

    结束了通话,薛景天看着窗外的景致,手指在桌台上轻轻地扣着。

    一,二,三……

    一周后那位从薛家离开的女佣发生了一场意外车祸,车毁人亡!

    得到这个消息的薛景天当时正在看书,听着薛叔的唏嘘短叹,他淡定地将视线转落在了手里的那本书上。

    信任这种东西,太奢侈!

    如果有人想要你的命,那么,你就提前要他的命!

    一本书看完,他抬脸看了一眼窗口,想到了什么,从座椅上起身,“薛叔,陪我去一趟医院吧!”

    “啊?您要去医院?”

    “嗯!”他说着人已经快步走出了书房。

    G城医院,妇产科特护病房,他到的时候被告知董女士刚被送进了产房。

    “我也要进去!”他坚持。

    主治医生没办法,薛院长的宝贝大儿子要进产房,只好安排人带他进去,因为没有这么小的无菌服,只好让他只戴着个口罩就进去了。

    产房里董女士才打了麻药,得知大儿子进来了愣了一下,蹙眉,“景天?”

    薛景天站在产床不远处,“嗯!”

    “你来干什么?”

    “等弟弟!”

    董女士:“……”哭笑不得,也没跟孩子计较。

    然而等孩子成功剖出来后,脐带才刚剪开就听见了薛景天的声音,“让我来抱!”

    他说着小小的人儿已经走到了那名抱着孩子的医生面前,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刚从子宫内剖出来的孩子身上还有着没有清理掉的血水,就这样被他轻柔地抱在了怀中,他看着还没有睁开眼就在怀里乱动的小家伙,眼眶一红。

    景禹……

    哥哥这一生一定会像梦里那样,一生一世,护你周全!

    为你,披荆斩棘,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