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 第159章:不打扰的温柔(陆安生篇)
    M市,夜阑珊!

    相对于G城大街小巷空气里都漂浮着的白兰花香,这里更有人间烟火气。

    夜市已经开始,小巷子里人声鼎沸,摆摊贩卖的商贩不似城区里那么的守规矩,推着小车直往扎堆的人群里面转,嘈杂的贩卖声夹带着不少车辆愤怒地咆哮催促声。

    “鱼来啰!”老板端着一小盘刚出锅的水煮鱼上来,摆放在了一张木质桌子上,热情招呼着坐着的人,“尝尝,本店的特色菜!”

    老板说完转身回厨房那边,走到厨房那边还回头看了这边一眼,心里咕哝着,看对方那一身打扮也不像是会来这里吃东西的人,不过他一口的M市话倒是说得顺溜,不经意间便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看起来怪冷沉的一个人,可几句话下来倒是显得随和了。

    等老板再次端出一盘炒时蔬出来看到桌子上的鱼都没动过,不禁为难,“这位先生,是鱼做得不合口味吗?”

    只见那男人灭了指尖的烟头,淡笑,“还好!”

    还好?他尝过了?

    “这片地区早在五年前就说要开发,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拆?”苏淮南掐灭了烟头后拿起了筷子,在水煮鱼的盘子里夹起了一小块鱼片放进了碗碟里。

    “呔,说起来就让人心里不舒服!拆什么拆啊,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拆呢?”老板是个爽快性子,加上现在店里也不忙,便拖了根凳子坐下来说起了有关拆迁的事情。

    与其说是聊天还不如说是诉苦,等老板一阵唉声叹气后就发现,那盘水煮鱼给吃光了!

    等他从那家小饭店出来时,街口人来人往,他一只手上搭着西装外套,步伐闲适地从人群里穿梭。

    他不慌不忙地走着,属于那种走到哪儿看到哪儿的类型,一点也不慌忙,闲庭若步,如同在自家花园里散步。

    等他走过几条巷子,跟几条流浪狗几只猫打过了照面,最终才停在了一栋年成老旧的楼房面前。

    这个季节的爬山虎长得茂盛,而整栋楼墙壁上都被密密麻麻的叶子覆盖,远远望去,各层楼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便平添了一分神秘感。

    他的目光从底楼开始默默地数着,数到一个特定的楼层,视线便落在了那边的窗户上,窗户紧闭着,没有灯光。

    想来也是,这里的主人很少会回来了吧?

    他没有上楼,只是站在楼下远远地看了一会儿,抽完了一支烟后才转身潇洒地离开。

    夜才刚开始,而他来M市也才刚走完了第一步。

    趁着夜色驱车一路出城,循着记忆里的方向到了城外一处,一下车,夜风萧索,带着凉意,他从后备箱里搬出来一只纸箱,纸箱子上面摆着一束白菊。

    M市郊外的墓地晚上是有灯的,不仅隔一段路有路灯,还有绿莹莹的指示地灯,不过晚上亮起这种灯胆子小的人看着就毛骨悚然,更别说大晚上地一个人来这里祭奠了。

    他抱着那只纸箱沿着地灯亮起的方向越过周边林立着的墓碑,没多久就停在了一个地方,站定住将纸箱往地上一放。

    两个墓碑紧靠着,墓碑前被打扫得很干净,一看就是常有人过来清理,他把花摆好,又从烟盒里取出了三只烟点燃整齐地摆放在了其中的一个墓碑前。

    三支烟在夜里亮起了星子,夜风一吹,烟雾缭绕,而他自己也点燃了一支,站在一边静静地抽着。

    他一边抽烟一边看着那墓碑,烟抽到一半才吞吐着烟雾平静地说着。

    “我没有食言吧!”

    “作为你当年告诉我那件事真相的回报,我也算是尽力了,至于有没有达到你的期许就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了!”他说着轻笑着吐了一口烟圈,目光转向了一边,似在看不远处的夜景,但话语却幽幽地又补上了一句。

    “不过你的期许还是搁你女婿身上比较好!”

    当年在陆家的那艘出海邮轮之上,虞东阳拿一个真相跟他交换了一个条件。

    他不是陆家人的真相。

    而虞东阳的条件只有一个,让他放了虞欢,如若不是他插手,虞东阳也不可能进得了那个手术室将虞欢带走,只可惜他当时双腿不能行走,很多事情有心无力,但他能做的都做了。

    至于后来他暗暗回来将自己的DNA和陆家人的配对过,虞东阳说得没错,确实如此,他并非陆家的人。

    但说起来,当时这个所谓的真相他是不相信的,拿着一个自以为是的真相就对着双腿残疾的他开出那样的条件,明知道那艘船上所有的人都不会听他的,连他自己都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拖他下水。

    而他当时为什么会答应?是因为那个真相吗?

    不是,无非是他不忍心看着虞欢的心脏被挖,不忍心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而已。

    后来的后来,他以实际行动实现了当初对虞东阳的诺言,在地下实验室里将最后求生的希望给了虞欢,其实当时是他没有了求生的念头,亲眼看着亲生父亲死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所经历了那么多的人性扭曲,他真怕自己活下来也会一辈子活在那样的阴影里。

    所以,他放弃求生,把那支解药给了虞欢!

    当针头刺入虞欢的手臂上时,他解脱了,总算是,不再欠她了!

    他有过长达三年的失忆经历,是怎么突然想起来的,他也不知道,或许是那种药的无规律性让他再次记起这些往事。

    想起了虞欢,想起了顾默白,想起了那个孩子……

    脑海里浮现出那日在薛景禹婚礼上一身燕尾服小西装的孩子,嗯,叫顾禹晗,长得,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像他,也像她!

    不经意间他的唇角温柔地勾起,衣袖中滑出了一阵叮当声,他拿起来看了一眼,黄金长命锁上的铃铛随风响了起来。

    叮叮当当,悦耳动听!

    而他恢复记忆后也做了很多事,比如,弄死了那个几次金蝉脱壳的萧悠,嗯,这算是,顾默白替他养孩子的报酬!

    他蹲下身将纸箱里的纸元宝全部烧完才离开,此时天开始下雨,走出墓地雨已经下大了,他加快了脚步朝停车的方向走,但隔得远远地看到他车门边好像蹲了个人,他愣了一下走过去,对方也听到了脚步声急忙站起来,表情略显紧张,双手拢了一下单薄的风衣,长发被雨水浸湿,发丝贴在了脸上。

    许是也知道这样有些失态,她急忙用手抹了一把脸,表情局促,“苏,苏总……”

    苏淮南站定,单手塞在西装裤兜里,声音徐徐,“你怎么在这里?”

    “我……”她一紧张就说不出话了,只能低着头双手手指拼命地抓着风衣衣角,她总不能如实说,她从G城一路跟来的吧!

    等面前身影移动,她心里一沉看对方已经上车,她忍不住要叹息,就听见坐上车的男人再次出声了。

    “上车!”

    “嗯?啊!”她震惊,不知所措。

    而车里坐着的人蹙眉,“季轻语,上车!”

    她跟了他一路了!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他的一句话,会让她笑得双眸缀出了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