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男神帮帮忙 > 第70章 汪家晚饭
    搬家途中因为这件小事,两个人多年前的隔阂终于完全消弭,腻在一起了一会再度卯足力气干活。朱仲谦体谅汪真真来了大姨妈,只让她做些轻便的事,他花了两个小时打包整理,又叫来了搬家公司,三五大汉撩起膀子一顿忙活,下午三点的时候终于将汪真真全部家当搬到了家里。

    汪妈一见女婿上门自然十分欢喜,见朱仲谦帮着忙里忙外,出了不少力气,顿时心里感叹家里有个青壮年劳动力就是好。

    见朱仲谦在汪真真房间里搬柜子,自家那没用的女儿跟大爷似的坐在床上指挥他搬来搬去,老太太瞪了她一眼,亲切地问未来女婿:“仲谦,今天辛苦你了,晚上想吃什么啊,阿姨给你做。”

    朱仲谦还没张嘴呢,汪真真抢白道:“妈,我想吃葱油蛏子,红烧……”

    “去去,我问你了吗?”

    汪妈板着脸呵斥女儿,一转头对上女婿,立马变了脸似笑得眉开眼笑:“仲谦,晚上有你爱吃的东坡肉,你还想吃什么?”

    “有了女婿忘了儿。”汪真真一颗玻璃心碎了一地,不满地小声嘀咕。

    朱仲谦心情很好,“阿姨,我什么都吃的。”

    “妈,他属猪的,完全不挑食,喂他什么吃什么的。”汪真真又不怕死地插嘴进来。

    汪妈一听她诋毁自己的女婿,气得就弯腰拿起自己的拖鞋要上去拍她:“揍死你个嘴里没把门的……汪真真你给我过来,别以为躲到仲谦后面我就不敢揍你!”

    “妈……”汪真真拿朱仲谦当挡箭牌躲在他身后,探出半张脸双手合十求饶,“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的好女婿他不是猪,我是猪,行了吧?”

    “什么?”汪妈又大怒,“你敢说我生的是猪,你暗示我是母猪是不是?”

    “不是不是,妈我不是那意思。”汪真真摆着手心里叫苦连天,灵机一动,捂着肚子“哎哟”一声呻—吟,“肚子好痛……痛经了。”

    汪妈见女儿耍诈,扔下一句“这次饶了你”,老母鸡一般雄纠纠气昂昂地出了房门准备晚饭去了。

    汪真真长舒一口气,跟朱仲谦的目光对上,叹气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你好像抢了我的台词。”朱仲谦笑眯眯地坐在她身边,手覆在她平坦的肚子上,“肚子真痛了?”

    他和她同桌三年,他没发现她像有些女孩子那样会痛经,他们班有个女生曾经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因为痛经晕了过去,相比起来,每次大姨妈造访的时候,汪真真最多是精神萎靡脸色苍白了一些。

    不过过去那么几年了,他不知道她的身体有没有变化,因此就算猜到她多半是装的,还是关心地多问了一句。

    “嗯,痛。”汪真真的脸皱成一团,“饿痛了。”

    **********************

    大姨妈期间汪真真也不敢懈怠,因为不能按时交稿台湾编辑已经以死相逼,汪真真只好放了朱仲谦的鸽子,自己在家赶画稿。

    朱仲谦约会被拒,只好厚着脸皮主动上门上汪家求给饭吃,吃完也不走,汪真真的房间进不去,只好苦逼地陪准岳父岳母聊聊天下下棋,到了九点的时候再被赶稿中途出来放水的汪真真赶回家。

    汪真真的房间他进不去,主要原因是汪真真在画限制级bl漫画,并且最近在密集炖肉,这些自然是不能被朱仲谦看到的了。

    幸好隔天朱仲谦就去外省出差了,临走前问她大姨妈大概几号能走,汪真真报了个日期,朱总裁很深沉地“嗯”了一声,说:“那么,珍惜最后几天做处女的日子吧。”

    “你滚!”汪真真红着脸挂了电话。

    心里砰砰直跳,说实话,有点小期待呢。

    《那些年,森田研一和朱仲谦床上那些事》已经进行到□□部分,大魔王森田研一为了自己的小情人,不惜和死对头硬碰硬,更不带保镖,单枪匹马闯进死对头的大本营,以一敌百,营救被囚禁的朱仲谦时,甚至替他挡了一枪,但好在性命无虞,大魔王骨子深处的残暴被彻底勾了出来,神勇无敌地炸了对方巢穴后,帅气地带走了自己虚弱的情人。

    朱仲谦终于认清自己对于森田研一的深爱(其实是认命,知道这辈子都逃不开大魔王的魔爪了),当他豁出去命救自己时,他就知道他要用一辈子的忠诚来回报他,他再也无力向命运抗争,逃跑途中沉默地为他清洗伤口,在他强烈的眼神暗示下,低下头用舌头舔去他手臂上的血迹,他隐忍倔强的眼神让森田研一情不自禁,眼神一暗,不顾有伤在身,猛地扑到了爱人身上辛勤耕耘起来……

    在森田研一的爱情哲学里,爱就要身体力行!

    朱仲谦感受了一夜爱人霸道的爱情哲学,然后昏死了过去。

    这对情路坎坷的恋人暂时过上了一段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

    尽管汪真真已经日以继夜赶稿,但奈何前段时间过于懈怠,说好的稿子依然没有按时上交,在汪真真结束大姨妈的这一天,在印厂排版一切就绪的情况下,台湾杂志社依然没有等到稿子,而等待预售的读者已经把编辑部的电话打爆,总编大发雷霆 ,立刻让汪真真的编辑订了机票,要是一个星期后汪真真还交不出稿子,她也不用回来了,在大陆呆着吧。

    汪真真下午接到编辑的电话,那位叫申依的编辑口气绵软,一口好听的台湾腔,告诉她她乘坐的航班大概是晚上九点到达本市机场,因为人生地不熟,她又是头一次来大陆,请汪真真到时接个机。

    汪真真嘴上忙不迭地答应,心里已经吓得屁股尿流,没想到自己没按时交稿,台湾那边竟然空递编辑过来现场催稿,顿时感到压力很大,吃晚饭的时候,面对一桌朱仲谦带回来的海鲜大餐,竟然难得的食不知味。

    而此时正在汪家吃饭的朱仲谦也有些食不知味。

    他好不容易结束繁重的工作回来,本想把汪真真拐到他那里,秀一秀自己在国外锻炼出的厨艺,烧一顿烛光海鲜大餐,配上一瓶红酒,放点浪漫又慵懒的bossanova音乐,如此浪漫的氛围一定能让女孩子卸下心防,与他一起共沐爱河。

    不得不说他想的挺好,可是他忘了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叫做“丈母娘”的可怕生物。

    汪妈一听他出差回来了,还从海边城市带回来一箱海鲜,二话不说抢过汪真真的电话热情地说:“仲谦啊,晚上过来吃饭吧,阿姨也不跟你客气了,真真爸爸最擅长烧海鲜了,哦,你的海鲜别全拿过来,拿一点过来就好了,你拿回家给你爸爸妈妈尝尝。”

    朱仲谦的美好计划宣告流产,晚上拎着海鲜乖乖来了丈母娘家。

    ***********

    汪爸的厨艺了得,一顿海鲜大餐媲美酒店大厨,汪真真却胃口不佳,一脸心事重重。

    她快愁死了。

    她心虚地看了一眼正和他爸聊nba的男友一眼,生怕台湾编辑一来,自己画bl漫画的事被戳穿。

    她死也不能让他知道他是她bl漫画的主角之一,还是下面的那一个。

    她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朱仲谦见她有心事,一脸关心地问:“怎么了?海鲜不好吃吗?”

    汪真真下意识就想瞒着他,不告诉他台湾编辑跨海过来催稿,晚上她打算一个人去机场接机。

    结果她还没开口搪塞呢,她妈就抢先一步说:“她能吃得下吗?拖着稿子不交,人家台湾的编辑都专门飞过来催了,真真你晚上接机的时候跟人家好好道歉,人家小姑娘飞过来也辛苦,你要好好待客,记得带人家去吃个夜宵。”

    汪真真下午接到电话的时候好一顿抓狂,还跟她妈诉苦了一番,所以汪妈是知道那编辑要来,并且汪真真晚上要去接机。

    汪真真完全傻掉了,千防万防的想着怎么在朱仲谦面前瞒天过海,却完全忘了她妈就是个不定时炸弹!分分钟卖女儿!

    她还没来得及回过神,身旁的朱仲谦马上接话道:“哦,你编辑晚上到吗?机场太远了,我开车送你们。”

    他善解人意地朝她笑:“对岸同胞过来,咱们总要让她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是不是?”

    汪真真张着嘴,筷子里的虾掉到了碗里。

    作者有话要说:嗯哼。。。你们猜到猪先生将如何狂暴地开启ox模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