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男神帮帮忙 > 第13章 怎么还是宏科啊
    汪真真那个想满地打滚啊。

    这是中国好同学吗?这分明就是“中国讨肉鬼”啊!

    汪真真吃了闷亏,心里又搞不明白哪里惹着那个腹黑冤家了,好好的从减五斤到减七斤,这要减到何年何月啊,看样子她要老死在他办公室了。

    中午还不给吃饱。

    夏秘书订了两份餐,朱仲谦那份是喷香的土豆牛肉盖浇饭,闻着都流口水,汪真真满是期待地打开自己这份,心想夏秘书果然是个贴心的秘书,连她爱吃土豆牛肉饭都从猪头那里打听出来了,他们高中边上有家小餐馆,破虽破,但那个土豆牛肉饭真是一绝,土豆炖的很烂入口即化,牛肉口感也好,汪真真经常拉着朱仲谦去吃,吃了三年也不厌。

    当她打开的瞬间,她的世界灰暗一片。

    没有她爱吃的土豆牛肉,夏秘书给她订了一份番茄炒蛋盖浇饭,全tm素的。

    在汪真真眼里,鸡蛋根本不算蔬菜,只有肉才是一生挚爱啊。

    朱仲谦完全不理会她搅着饭哀怨的小眼神,他忙得很,中午也不休息,左手专心致志地翻阅文件,右手吃饭,吃得还挺津津有味,口中赞道:“不错,老赵家的牛肉饭一直保持高水准。”

    汪真真本来还觉得番茄牛肉饭吃着也挺香的,一听原来这盖浇饭就是学校边上的老赵餐馆买的,顿时口水横流食不下咽了,好你个朱仲谦,明知道她爱吃他家的土豆牛肉饭,还独买一份,让她眼馋,这种打击报复可真够狠的啊。

    她问:“这是从学校边上的老赵家买的饭?”

    朱仲谦慢条斯理地吃了一口牛肉,很享受的样子:“是啊。”

    “我怎么没有?我好几年没吃了。”

    朱仲谦气定神闲,就说了两个字:“7斤。”

    “给我一口,就一口。”

    “给你一口也行,8斤。”

    一口牛肉换一斤人肉,这种赔本生意汪真真就是馋死了也不会做的。

    “哼。”她气呼呼地端起碗往门外走。

    再面对面呆下去,她怕自己把他那碗给抢过来吃了,哦,他嘴里那口牛肉也不能放过!

    没办法,老赵家的牛肉饭就是那么丧心病狂地好吃。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闹腾,总裁室秘书科的男人女人们早就习惯了汪真真这个奇葩的存在。

    不是宏科的人,可是宏科的人都得敬着这位*丝姑奶奶,总裁办公室随便进,总裁办公室的沙发随便躺,目前观察下来,还只是被总裁欺压敢怒不敢言的胖奴才,吃个午饭都捞不到个肉菜,不过以后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夏秘书现在待汪真真和颜悦色多了,汪真真捧着她的番茄炒蛋饭殷勤地坐在夏秘书边上:“夏秘书,还不去吃饭呢?”

    夏秘书抬了抬眼皮,继续专心打字:“等会去,还有个活没干完。”

    汪真真嚼了一口饭,觉得老赵家的饭就是没肉也是香的,她瞅了一眼朱仲谦办公室安静的门,小声问:“哎,今天的饭是谁买的?”

    “司机啊。”

    夏秘书心里嘀咕,司机开奔驰大老远从城中开到城北,还是在一个小破餐馆买的不起眼的盖浇饭,老板的口味可真够亲民的。

    说不挑吧,还真挑,专门指定的馆子。

    汪真真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捅了捅夏秘书的胳膊:“夏秘书,我拜托你个事行吗?”

    “什么?”夏秘书终于从工作中回过神来,好奇地盯着她。

    “我跟你说啊,司机明天要还是去老赵家买盖浇饭的话,你记得让他帮我偷偷带份土豆牛肉盖浇饭。”她一脸痛心疾首,“你们老板这个人哪,听说身家也有几个亿了,对待老同学那个抠啊,那个冬天般的寒冷哪。”

    “你看看你看看,”她用筷子嫌弃地戳了戳自己的饭,“自己吃香喝辣的,我呢,今天还有鸡蛋吃,明天搞不好就只能吃青菜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啊,明天一定多点一份土豆牛肉饭,一定啊,那家牛肉饭不好买的,当初我们上学那会大家都是下课以后百米冲刺就只抢那个饭的,卖完就没了,哦哦那家牛肉汤也好喝,你让他也帮我带份。”

    汪真真不放心地嘱咐:“你别跟你们老板说啊,虽然我知道做秘书的吧,一般都是老板的贴心小棉袄,哦不,小特务,但我知道夏秘书你一定不是这样的人,你肯定会帮我保密的。被他知道我就惨了,你懂的,一定要偷偷的,不然我会被……”

    她朝夏秘书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夏秘书用窘窘的眼神望着她,笑眯眯说:“我第一次听说原来秘书都是老板的贴心小棉袄,哦不,贴心小特务。”

    “哎呀夏秘书,夏姐姐,我开玩笑呢。你看在我吃不到肉的份上就别生我气了。”

    夏秘书捂着嘴角,忍俊不禁。

    汪真真以为夏秘书答应她了,瞪了一眼门,自言自语:“想当初我是猴你还是猪的时候,替你抢过多少次饭哪,没良心的家伙。”

    一旁竖起耳朵的夏秘书听得一个字不落,什么都明白了,嘴角带笑:“好的,我跟司机说。”

    汪真真下午就被踢到宏科豪华的会议室里呆着去了,朱仲谦嫌她碍眼,关键是见不得他在忙的时候她四脚八叉地躺沙发上睡大觉,偶尔还打呼噜分散他工作注意力,而且下属进进出出的,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沙发上的生物,碍于老板在场,不敢看不敢问,宏科的公司论坛闲话版已经有帖子开始悄悄流传开了,这个下午的工作效率太糟糕,朱仲谦愤怒地把汪真真踢醒,把流着哈喇子打着哈欠的她踹到了会议室。

    汪真真在会议室翻了个身,继续睡。

    睡醒画了会《那些年,森田研一和朱仲谦床上的那些事》,画野兽森田研一的时候,汪真真脑海里浮现了朱仲谦那八块发达腹肌,那结实紧致的手臂肌肉,擦了擦鼻血,笔下森田研一于是有了发达结实的腹肌,令男人女人流口水的身材线条,简直是野兽的象征。

    汪真真对自己的作品满意地点了点头。

    时间飞逝,很快朱仲谦要求的四点训练时间到了,汪真真不情不愿地收拾了东西,上去受刑。

    她现在把每次早晚训练都当成受刑,把朱仲谦当成牢头,练得欲仙欲死的时候就在心里决定,要让森田研一在床上弄死小受朱仲谦。

    弄死弄死!

    但不幸的是,她会是那个先被弄死的小可怜。

    她瘪三一样进了门,朱仲谦的下巴朝跑步机冷酷地点了点,看了眼手表:“先热个身,然后上去,我说停的时候你再停。”

    “说好的啊,半个小时就下来。猪头你不知道,我有低血糖,运动多了就要晕……”汪真真哀求。

    “废话少说。”朱仲谦冷着脸也有些不耐烦了。

    汪真真把朱仲谦的资本家嘴脸看了又看,找不到一丝怜悯,只好识时务为俊杰,深深胳膊抖抖腿,很认真地做跑前热身。

    为了跑步,她特地穿上了运动t恤,热身完毕,蹲了个马步大喝一声,也就瘪三一样地上去跑了。

    她是面对着朱仲谦跑的,心想自己一定要用控诉的眼神望着他,关键是,跑不动的时候要让他看到自己痛苦垂死的表情,说不定良心不安就提前喊停了。

    汪真真算盘打得挺好,但她忘了自己有一个ccup的胸。

    她高中那会就发育地挺好了,肤白长发细腰美胸长腿,活脱脱一个动漫美少女,可惜那会每个学校都是以扼杀少年少女美感为己任,发的都是宽大校服,这等好身材也就埋没了。

    但汪真真身材再好,也架不住这些年爱吃不爱动,腰上多了一圈肥肉,胸倒是吃大了,这种大胸也就男人喜欢,汪真真作为一个女人却很嫌弃,波霸不好买衣服啊。

    她开始慢跑,但朱仲谦发现自己难以工作了。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严肃刻薄的监工表情,骨碌骨碌,喝了口水。

    汪真真身材好这件事,他一直是知道的。

    这个要追溯到遥远的高二运动会了,汪真真因为长得够漂亮而被选进了学校拉拉队,不但要在开幕式的时候舞一次,每逢比赛,拉拉队美眉们还要穿着漂亮的紧身热裙,舞着彩球,为运动员们加油鼓劲。

    也是那次,朱仲谦才后知后觉地认识到,他身旁这个爱吃爱哭吵死人的女生,原来是个身材劲爆的美少女。

    原来脱下丑陋校服的汪真真这么让人挪不开眼睛。

    那天朱仲谦眼里只有舞台上一个少女的身影,绵软纤细的腰肢,白皙修长的大腿,关键是,像一对小兔子一样蹦跳的美胸那么强烈的冲进少年的视线。

    那一天,肥嘟嘟少年朱仲谦的情窦,开了。

    而那晚,他做了个梦,醒来,叹了口气,半夜洗床单。

    朱仲谦的眼眸幽深,看着眼前的美景,越发地觉得口渴。

    他表情局促地调转视线望着窗外,眨眼,喝水。

    汪真真这个吃货,又把胸吃大了。

    要是换成其他女人在他面前这样跑步,朱仲谦会二话不说认定对方是勾引,但是换成没心没肺的汪真真,不好意思,她面对着你,她是真的想膈应你,最好膈应到挥挥手放她回家,她能跑得比猴子更快。

    汪真真慢跑了五分钟了,有点累,灵机一动:“猪头,我也渴,我要喝水。”

    她很满足,能歇十秒是十秒。

    朱仲谦又把目光定在她某个重点部位,心想喝水有用吗,他还是渴的。

    他不耐烦地呵斥:“忍着。”

    他拨了内线电话,对夏秘书说:“找两个人进来,力气大的。”

    %%%%%%%%%%%%%%%%%%%%%%%%%%%%%%%%%%%%%%%%%%%%%%%%%%%%%%%%%%%%%%%%%%%%%%%%%%%

    期末结束,临近暑假。

    汪真真看了一眼眉开眼笑的同班同学,郁郁寡欢。

    除了她以外,所有同学都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出国夏令营活动(朱仲谦去日本),汪真真作为班里唯一的*丝,爹妈表示这钱花不起……

    眼看要哭了……

    朱仲谦沉默地捅捅她,汪真真瘪着嘴不理他,低头收拾书包。

    朱仲谦又捅捅她。

    汪真真:干嘛啦?

    朱仲谦:……我有私房钱……很多……

    汪真真:人家都那么伤心了,你还炫富!有钱了不……多少钱?

    朱仲谦伸出两个手指头。

    汪真真:两千?

    朱仲谦:多点。

    汪真真吞口水:两万?

    朱仲谦再看她一眼:再多点……

    汪真真再吞口水:二……二十?你抢劫啊?

    朱仲谦害羞地点头:每次生日大人要送我礼物,我都让他们送现金……最近买了点黄金,不过还有点钱……

    汪真真兴奋地抱住朱仲谦的手:哇塞!猪哥哥你那么有钱,你都可以买下整个高老庄了!

    胖子生气地转过脸去,好半天才别扭问:你到底要不要去日本?……我先借你……

    汪真真扭捏:可是……要好多钱,我没钱还你……

    胖子扭开脸:你长大后赚钱了还我好了。

    汪真真:好像不大好……

    胖子:日本好多好吃的。

    汪真真纠结许久:猪头,那你借我吧!长大后我会还你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