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35章 大结局 阴间到底是什么
    “还记得你走阴是为了什么吗?”七爷问。

    我抬起手看看手心,上面赫然写着一个“解”字。我点点头:“是为了救解铃。”

    七爷伸个懒腰:“走吧,我把你送过去,这一趟差事就算完成任务了。至于你的命运,顺其自然,到时你就知道了。我啊,也该归去喽。”

    我们出了公园,顺着沙滩走到海边,这里有很多奇形怪状的礁石,大大小小紧凑在一起。礁石非常滑,上面遍布尖锐的贝壳,跟小刀子似的,必须小心翼翼。我们来到礁石下面,在两块大礁的中间,浪潮涌荡,有一只羊皮筏随着波涛起伏。

    “上去吧。”七爷说。

    我艰难地咽了下口水:“不会吧?让我坐这个横渡大海?”

    “纠正你一个错误,你眼前的这片大海不是阳间之海,而是心间苦海。能不能渡过去,能不能顺利找到你要找的人,就看你能不能撑过自己内心的海了。”七爷说。

    我有些犹豫。

    “当然你如果不想去也行,跟我走吧,阎罗十殿,我随便给你安排一个,你觉得哪一殿的刑罚你能受得了?”七爷笑眯眯看我。

    我小心翼翼扶住礁石,慢慢探着脚下到羊皮筏上。海水起伏得非常厉害,我站立不稳,只能趴在上面。我很少坐船,因为我比常人更容易晕船,小时候跟着父母旅游坐过一次游览船,就在近海转了一圈,差点没给我吐死,绝对死得过的。

    现在这羊皮筏子上下颠簸,时间不长我就头晕眼花直犯恶心。七爷蹲在礁石上,笑着说:“去吧。”说罢,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筏子把气吹出去。

    筏子像是开动了马达,一下飞出礁石,速度极快,沿着海面平滑出去。

    我趴在筏子上,这脑袋晕的啊,就像不是自己的。胃里泛酸水,喉头阵阵发紧,就想好好吐一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醒来。抬头看看天,还好,没有太阳,上面阴沉沉压着乌云。我盘腿坐在筏子上,前后看看,茫茫的大海一望无际,根本看不见陆地的影子。

    筏子上没水没食物,连遮光避雨的地方都没有。筏子就这么随波逐流,无所目的,海面没有波涛,平滑得像一面镜子。

    这情景让我想起《少年派》的电影了。脑子胡思乱想,不知怎么想起那只陪着少年派的老虎。我感觉自己心中也有只老虎,这只老虎无影无形,偏偏又有迹可循,你不想找它,它就在你心里徘徊,让你焦躁,而等你想体味它,它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看着碧蓝的大海,回想着走阴一路来的种种往事,心头涌起不知什么滋味。我闭上眼睛,从小山村开始想起,遇到何勤和卢雯,接着是谭局长、宁哥……何勤斩首套上猪皮,谭局长乱刃分尸,林永活活烫死……一幕幕情景像逼真的电影在我脑海中不断回映。

    我在海上不知呆了多长时间,这里不见天日,没有参照物,根本没法准确计量时间。我嘴唇干裂,躺在筏子上,看着云层压低的天空。

    七爷说,这里是苦海,能不能出去,就看我能不能战胜自己内心了。我看看手心的“解”字,忽然有所悟,这个解不单单指的是解铃那个人,也指的是解开我心中之铃。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份隐秘,一份最刺疼内心的执着,不能想,想了就郁闷,想了就痛。何勤的执着是自尊,卢雯的执着是妈妈,粉强的执着是小妖,而宁哥的执着是我是谁。这个执着就是人生命里的附骨之疽,它们紧紧咬噬在你的骨头缝里,能摆脱它们的只有你自己。

    我的执着呢?

    我的执着太多了,王晓雨算不算?如果硬说执着,能达到附骨之疽的标准,王晓雨还真不算。她算是一个我比较喜欢的女孩,要说多爱那不至于。李扬铜锁他们,只是朋友而已。还有谁呢,我脑子里突然蹦出李大民。

    我竟然发现了我的执着。那就是,我想成为李大民。

    我欣赏他的冷静睿智,不为道德所羁绊,他有他自己的世界观和生存理念。他那种不羁,叛逆,自私,甚至阴毒都是我所羡慕的。不顾及伦理和面子,身怀大神通,让我如此痴迷。

    我杀了哑巴女孩,这个举动就有点向李大民致敬的意思。他如果换成我在这种情境下,他会怎么做?我相信他不会甘心等待命运惩罚的到来,早就自己动手把碍眼的谭局长宁哥林永他们全都宰了。

    他现在在哪逍遥呢?

    我抬起头,看看阴沉沉的天空,只这一天之隔,我和他们已经永远阴阳殊途。

    找到执着就要放下。可这一拿一放又谈何容易。

    长老须菩提曾问世尊,如何降伏其心。佛陀说,应如是降伏其心。大概意思是,当你问出怎么降伏内心的那个瞬间,你就降伏住了自己的内心。因为你在思考问话的这个瞬间是专注的,是期待答案的,你没有在想令自己苦恼的其他问题。

    有点玄是不是。在我看来只是用一种执着换另一种执着,既然放不下那就拿别的东西来换手里的扎手荆棘。

    做不成山贼,那就彻底断了这个念想,一心向善,总好过首鼠两端。

    我正想着,忽然不远处的海平面隐隐出现一条长长的影子,陆地到了。

    我微微笑着,盘膝坐在筏子上,看着筏子随风而动,慢慢飘向陆地。还没靠岸,就感觉热浪滚滚,热得让人透不过气。

    筏子停在岸边,我跳进水里往岸上走。这里就像到了非洲,炎热无比,热汗直流。我看到所有的一切都在燃烧,房子、树木、野草甚至包括石头。天空飘着浓浓的白色烟雾,墙上的铜链被火烧得炸裂开来,而在锁链上居然还绑着一个赤身裸体的人,他皮肤烧得熏黑。锁链的烫,火苗的烤,把他折磨得欲仙欲死,全身都是大泡。他不停喊着:烧的好,烧的好。

    我沿着路往前走着,景象非常凄厉,到处都是腾空而起的火焰,万道红舌喷射,有许多人就锁在火海之中,遭受万火焚身之苦。可能这帮人也皮实了,疼成那样,照样有说有笑。还有的彪悍男子桀骜不驯,给捆在一个铜柱上,火红的铜柱红得鲜艳,他烫的全身冒白烟,可还在喊着:阎王爷,你就这么点能耐,还不够给我挠痒痒的,哈哈,再来再来。

    这里受惩的人目所能及就成千上万,更有那样的漂亮姑娘美丽女孩,居然也扒光了在火堆里烤。火花缤纷的火焰里,她们咬着自己长长的黑发,不停地扭动着蜂腰肥臀,热汗随着脸颊滴滴答答往下淌,看见我了直接伸出手求救。那种惨象我不忍目睹,这一幕幕真是勾勒出一幅活地狱。

    这一路所见所闻,都非常人所能承受,相比起来恐怖片就是幼儿园级别的。这时,路边出现一个人正在拿着什么书在看,一看到他我就大吃一惊:“彭大哥?!”

    那人抬起头,我靠,还真是彭亮。他看我微微一笑,丝毫不感惊讶:“小刘,你也来了。”

    “你,你在这,在无间火海?”我磕磕巴巴问。

    彭大哥笑:“是啊,我记得和你说过吧,哦对了,我们那次相谈是在妄境里,出了那里你就忘了。”

    “你不是自创阴间,自己当阎王爷了吗?”我问。

    彭大哥呵呵笑,没有说什么,懒洋洋伸了个懒腰:“呦,到时间了,我不招呼你了。”

    我看到他身后有个大炉子,仔细一看,我靠,这不是火葬场的焚烧炉吗。彭大哥躺在传送带上,朝我摆手,那带子开始动了,把他送进了焚烧炉里,炉门关闭。我正愣神,忽然一阵“轰”的火响,透过炉门缝隙,看到里面热焰窜腾。焚烧炉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家伙,里面至少能到千度高温,别说大活人,就算一块铁板都给你烧成水。

    时间不长,炉门打开,传送带把彭大哥送出来。他脸色有点苍白,从带子上坐起来,苦笑一下:“一天早中晚,各烧一次。”

    “彭大哥,要不你走吧,我知道回去的路。”我说。

    彭亮摆摆手:“想走也走不了。”我这才注意到,在他两只肩膀上各穿着一条铁链,正好穿过琵琶骨,把他像狗一样拴在焚烧炉旁边。他活动的范围不过周边五六米而已。

    “你去找你的小朋友吧,往右拐捡直了走,就能看到一处大殿,他就在里面。”彭亮说。他叹口气摇摇头,有些神伤,慢慢念道:“一枕黄粱粥,千年帝王梦,久有凌云志,不过笑一声。这是我的执念,放不下我就走不了。你去吧。”

    我顺着彭亮指示的方向,走出没多远,眼前果然出现一座恢宏大殿。这大殿身处火海之中,可偏偏幽深清静,透出一个冷字的境界。我抬起头,看到高高的门楣上有石牌横建,上面写着三个字:不归路。

    两边一副对联,乃是:

    忘喜忘悲忘情忘恨,无名无姓无声无息。

    我走进大殿,里面光线很暗,幽深无比,可还是能看到四周空荡荡的,只有数根殿柱在高高矗立。这里没有供桌没有神龛没有神像,空空一片,让人心里空落落的不舒服。

    有一条深邃走廊,我沿着走廊缓缓向里走去。走廊很古老,石砌的地面,古老的木头廊柱,雕花的棉纸窗户。很深很深,似乎没有尽头。

    走了很长时间,我看到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门。我走过去,稍一犹豫,轻轻推开。

    里面面积很小,看上去像是一间禅房。在正中有一口大锅,下面燃着火,里面热油滚沸。我看到解铃,双手捏诀,端坐在热油之中,正微微闭着眼不知做什么。

    从我踏入这一步起,他像是有心灵感应,缓缓睁开眼,看向我。

    他微微一笑:“你终于还是来了。”

    “我来了。”我说。

    “这一路走来有啥感想没有?”解铃促狭地向我眨眨眼。

    我笑:“有点颓了。感觉人生无常,折腾一大圈,不过如此。”

    解铃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

    解铃说:“我在这里很久,设想过很多人来找我,可是没想到最后出现在这里的是你。”

    “这是什么地方?”我打量一下。

    解铃说:“这里是无间地狱一处发愿堂,你坐在油锅里发一愿就能救一罪魂。”

    “我靠,外面成千上万的阴魂,还有很多死不悔改的,这得发愿到什么时候?”

    解铃笑:“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嘛。”

    “那你为什么坐油锅里?”我问。

    “被热油烫身,苦不苦?”他反问我。

    “苦。”

    “疼不疼?”

    “疼。”

    “如果你能端坐油锅,自己先到了不疼不苦的心境,才能谈得上救人。自己都无法自救,何谈救别人呢?”解铃笑着说。

    我点点头:“有点意思。”

    “想不想试试?”他问我。

    “我也能这么伟大?”

    “想做就做,没什么伟不伟大的。你不是一直想成为李大民那样的男人吗,作恶可以想做就做,行善更可以如此。”

    我喃喃:“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解铃笑:“苦海可渡,心魔无边。”

    我问:“如果我换你的位置,我要在油锅里呆多长时间?”

    “你有此一问,便不适合坐这口油锅了。”解铃说。

    我拍拍他:“起来起来,该我了,你赶紧走。别他妈好事都你自己占着。”

    解铃从油锅里站起来,纵身一跳落在地上。告诉我手诀和口诀,以及注意事项。我缓缓攀上油锅,坐在里面。

    解铃挥挥手:“我走了。”

    他很潇洒,大摇大摆推门而出,随着大门的关闭,我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里。

    ※※※

    “多长时间了?”王晓雨焦急地问。

    叶戴宁看看香:“别着急,一根香还没燃尽。如果这根香烧没了,他还没回来,那就是有危险了。”

    李扬拿着手机苦着脸从外面走进来:“好端端地挨了一顿骂。”

    “怎么了?”铜锁问。

    李扬说:“刚才马丹龙马师傅给我来了电话,问我知不知道刘洋走阴的事,他……他居然在阴间看到刘洋了。”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过来。

    铜锁更是难以置信:“我靠,真的假的?”

    李扬说:“他把我臭骂一顿,说那么危险的事居然让刘洋去做。还说他看刘洋满脸死气,执迷不悟,越走越深,恐怕……”

    王晓雨急得跺脚:“恐怕怎么了?”

    就在这时,那根香突然像是着了火,嗤嗤狂燃,好像一眨眼的工夫就烧到了根部。

    王晓雨急着问:“是不是刘洋有危险了?”

    叶戴宁也有些愣神:“刚才刘洋把我在阴间的魂魄放出来,恐怕现在他已经到了解铃所在的地方。”

    王晓雨下定了决心:“我要走阴去找他。”

    叶戴宁脸色一变:“不要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要走阴去找他。”王晓雨一字一顿道。

    “不要去了。”忽然一个人在门外说话,大家一起去看,人影从外面走进来,渐渐清晰,居然是解铃。

    秦丹惊喜:“师兄。”

    解铃摆摆手:“谁都不要去找刘洋,这是他的宿命,这是他的修行。”

    他看向刘洋留在阳间的身体,语气温和起来:“他,是个好人。”

    (全文终)

    完本感言

    2013年十月开书,2014年九月完本。将近一年。

    一年的时间几乎把精力和心血都投入到这部书里,最后看着这沉甸甸的一百三十多万字,千言万语,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也没个顺序,想到哪写到哪吧。

    首先感谢读者朋友们的喜欢,有不少人是从我开本就追随,一直到现在。非常非常感动,非常非常感谢。

    放下这沉重的笔,结束了小说的全部,既感觉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又觉得异常茫然,生活失去了意义,不知干什么好。

    从开书到现在,在记忆里好像就停过一天。天天写,天天思考,天天浸淫在这部小说里。

    最后一卷到阴间,本来想写满十殿,可是看到大家评论和留言,经过慎重考虑,我删除了三个人物,有点痛心,也没有办法。怕大家看烦了骂街,说拖稿。在这里简单提一下他们吧,至少是上过我写作计划的。开烧烤店卖地沟油的吴姐,玩仙人跳拐小孩的大刘夫妻。他们下场自然更惨,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还是那句话,老天爷不是瞎子。

    最后一卷的每一章我都沉浸在一种无法述说的情绪里,我已经完全陷入进这纸面的人生。里面每个人物每个纠结,都让我无法释怀。我现在才理解写红楼的大师曹雪芹,我这小小的网络小文都写得自己千肠百转,纠结万分,红楼那种宏大的世界,冷酷命运的因果,这得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来啊。

    阴间这部小说,有一卷用第三人称写,引起很多诟病。这个不赖读者,是我自己的不成熟,没有小说写作经验,仗着一身胆,就想闯一闯,结果头破血流,也多亏了读者朋友不离不弃,能包容我的胡闹,在这里再鞠三次躬。

    有很多人问我,你到底相不相信有阴间?

    自从写这部小说,我查阅了很多资料档案,有公开的有不公开,有荒诞的有残忍的,甚至有许多编小说的都不敢写。我看得越多,心情越是沉重,可以告诉大家,我个人而言,我相信阴间的存在,相信人死后确实会集中到那么个地方。

    相比较阴间而言,我更相信因果的存在。这是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阴阳平衡,福祸相依,做坏事遭雷劈,做善事就睡的香,就这么简单。你不信不知道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我始终觉得作恶也是需要强大心理的,有官员贪污受贿,时刻如惊弓之鸟,一个安稳觉都睡不好,山珍海味愣是吃出窝头味,你说你遭那个罪干什么。人活在世,左右都是几十年,蹬腿拉到,活得啥,就活得一个坦然。

    这部小说是写给读者的,也是写给我自己的,这一年也算是我自己的修行。这部小说让我也能活得更明白一点。

    写完这个暂时想歇歇,太累了。不是手累是心累。下一部小说嘛,有点想法,想写写解铃和他的宿敌李大民。顺便把《阴间》这部书的坑都填填,这两部小说都是发生在同一个世界体系下的不同故事不同人生,互有穿插,追根溯源。

    解铃和李大民这两个人都属于人生导师精神领袖级别,但立场和理念都完全不同。他们两个人我的定义是无正无邪无善无恶。

    曹雪芹讲话了,无非阴阳二气而已。

    最后还是要感谢,感谢各位读者朋友一路相随,其实你们每一条评论我都看了,有些确实诛心,哈哈,不过我能承受得住。在这里重点要提一下W先生,本小说里出现的诗词对联,几乎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我本人虽然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可水平确实不高,整两句打油的还凑合,是W先生立鼎相助。

    各位若不相弃,日后再还你一个好故事。我们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