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网游小说 > 全能召唤师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单挑的意义
    张林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不过语气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问题,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些联想。

    “操,你们在拍小电影啊?”

    观众席上发出一阵哄笑,张林一个劲的问剑斩云天爽不爽,那样子看起来十分的猥琐,可不就是这种氛围吗?

    “太暴力了,而且还是山顶上的野战,刺激啊。”

    现场观众的素质也不见得高到哪里去,反而被这个话题掀起了又一波高潮,搞得解说都无言了,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而在场上,剑斩云天并不知道观众的反应,只是眼神一阵浮动。他没有作任何回答,不过神态却是有些变化,似乎是一种疑惑。

    “呵呵,这种方式的单挑才是最爽的,而且对手还必须得是高手。”张林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道:“在联盟中打这种比赛的机会不多啊,你让我很欣慰。”

    “你在说什么屁话?”剑斩云天完全不以为然。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感觉吗?”

    剑斩云天闻言眼神微眯,不得不说,刚才那一轮对攻他的确有一些异样的感受。

    起初他受到张林所激,心中焦急的情况下只想赶快压制张林,否则他没有任何解释的权利。而如果能压下张林的势头,到时候他再为自己辩解观众就不会认为他扯由头,那时也才算是好的时机。

    身为一名巨星,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对声望会有影响。他好不容易才取得这样的地位,绝对不能因为自己蠢而得到负面的评价,星途会不顺。

    毕竟归根到底,他只是一名新星,不同于张林这种老牌巨星,他随时都有可能陨落,成为昙花一现的存在。

    即使是张林,去年的事情也能够充分说明,不管你曾经创造了什么辉煌,只要没有人捧,你就会渐渐的从公众视线中消失,被他人替代,成为一名过气的选手,哪怕仍然在这个舞台上奋斗也挽不回来。

    因为到时候各种压力都会迎面而来,粉丝、联盟、战队管理层,甚至是自家队友,等等等等。而这些压力会让选手心态产生巨大变化,状态也会一落千丈,哪怕是个天才,也会变成庸才。

    联盟中有着无数这样的先例。

    所以剑斩云天在场上的压力其实比张林要大,再加上张林刻意的用言语去刺激他,撩拨他,让他着急了。而一着急,就开始激动,心中只有一个念想,就是干趴面前的对手,为自己赢得辩解的权力。

    一般情况来说,张林这个时候应该会继续进行撩拨,远程游击战术是最好的选择。但张林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正面应对,让剑斩云天能得到充分的发泄。

    剑斩云天初时很满意,这才是他想见到的局面。然而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却是想不起来了,只是感觉像是大汗淋漓之后洗了个澡一般,非常舒爽。

    “每个人都想要得到胜利,谁都不例外,但区别在于,是追求胜利,还是创造胜利。”

    张林一边和剑斩云天继续厮杀,一边说道:“以胜利为前提,那么追求和创造听起来似乎没有区别,但咱们国家的语言博大精深,所以请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两个词。其实它们的意思大大不同。前者是主观,后者则是客观的。”

    “联盟中各战队包括各个选手为了胜利,总会琢磨一些套路打法,统称战术,不管是团战还是单挑皆是如此。所以,很多人认为单挑赛考验的是个人硬件能力,其实不一定,这是一个全方面的考量,软件的比重也不小。”

    “我想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当我们还是新手的时候,什么技术都不会,可和一个同为新手的玩家PK,打起来会特别的爽,那种爽快简直难以言喻。”

    “但是当我们变成了熟手,知道了很多的打法,比如各个招式之间的搭配怎么做,之后又应该接什么样的招数,都在心中有了一个模式,打起来自然驾轻就熟,也经常虐得对手找不着北,但你有没有发现,这样的PK玩起来却觉得少了些滋味。”

    张林这话让剑斩云天一愣,这种感觉的确有。

    从新手到熟手,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哪怕剑斩云天从一开始就不是抱着游戏的目的在玩游戏,也是一样的。最初和人PK的时候,那种感觉相当不一样,甚至让人记忆犹心。

    不止是剑斩云天,包括观众席上的很多人,此时都噤声了,特别是那些斗篷帮。他们都知道张林在说什么,也渐渐明白了张林这一场比赛的目的是什么。

    而张林的话还没有说完。

    “等到进入了联盟,战队开始为你制定训练表,你就如一块璞玉一样开始被进行系统化的雕琢。并且以后每次在上场之前,都要分析对手的优缺点,要怎么样去诱导对手,让他处于不利的局面,然后以已之长破敌之短。”

    “每一场战斗都是如此,包括你和翟耀的那一场经典之战。如果你没有用装疯卖傻去诱骗那老东西,你认为结果又会怎样?”

    剑斩云天眼皮在跳动,那一场战斗是他的标志,可为什么在张林的口中却非常不以为然?不过张林说得倒并非空话,扪心自问,如果正面和翟耀交手,结果如何他还真不敢保证。

    “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想拿我当你玩乐的对象吗?我看你是找错人了。”

    张林的意图似乎很明显了,他哪是来比赛的?简直就是来找乐子的。虽然剑斩云天也的确很享受之前那痛快的感觉,但仍然会有些不满,这可是职赛赛场,不是儿童游乐园。

    “我觉得我没有找错人啊。”

    张林摇头,道:“很早之前我就在想刚才我说的问题,单挑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只是为了在人前出风头,还是想证明自己的强大?不管是哪一种,得到了之后就会觉得无味了,我保证你以后也会是一样的。”

    “所以,我很想找到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快感,这种快感不是虐人的快感,而就是单纯战斗的爽快。”

    “本来我并不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直到我前两年看到了一本武侠小说,终于让我明白了。那本小说中两大绝世高手相约比武,但战斗的过程却非常的简单,在观战者眼里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高手,可是他们却非常满足,不论输家或是赢家,都是一样的。”

    “所以我也想打一场简单的比赛,不去想什么走位,不去管什么套路,简简单单痛痛快快的来上一场。但可惜这个想法却是不好实现啊,因为打这种比赛必须要双方的技术相近,所以我只能找有限的那些人,但这帮缺德玩艺一上场全都开始躲猫猫,哪怕我再怎么嘲讽,再怎么奚落,让他气得跳脚,就是不上套。”

    说到这,场下的一些斗篷帮都露出恍然之色,难怪张林在场上总说一些屁话,敢情是有目的啊。

    “他们都是老油条,早就习惯了一场比赛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他们太理智了。但这种理智非常无趣,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所以我只能去找刚进联盟,还不熟悉职赛战斗形式的新人,但这些人的技术都还只是雏形。不怕说句自大的话,我闭着眼睛都能赢他们,有什么意思?”

    “于是你今天找上了我?”剑斩云天眯着眼睛道。

    张林点头:“呵呵,你是最合适的,虽然你已经在联盟混迹了一年,但有些东西还没有被同化,可以算你的缺点,但也可以说是优点。其实在去年,我就很想和你打上一场,不过却没有这种机会。”

    “怎么会没有机会?”剑斩云天反驳道:“如果你邀请,我会非常愿意。”

    “你只是现在这么说而已。”张林大摇其头,道:“上赛季你在联盟的栽培之下声名鹊起,那个时候的你一心想着怎么在赛场上表现自己,而且还在建立自信的过程中,我如果发出邀请打一场私赛你会接受吗?”

    剑斩云天无语,的确,他事业正值上升期,不容许半点错误,哪怕他很想和张林决一胜负,但绝对不会在那个时候接受张林的约战。

    “但休赛期的时候,我约战你却拒绝了。”剑斩云天道。

    “上次一方面我要为公会考虑,不可能和你单挑,另一方面,那种环境之下你不可能像今天一样激动,没有在赛场上的这种客观压力,你的情绪就不会压抑,自然也不会暴发,那么你仍然与其他选手没什么两样,不是一个好时机。”

    顿了一下,张林继续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游戏中的单挑和职业赛场上的单挑绝对不是一码事。”

    的确,很多时候都可以听到有选手说这样的一句话:我非常热爱这个舞台。这个意思并不是说这个舞台有很高的收视率,会打响自己的知名度,而是因为站上这个舞台,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特别感受,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尤其如此。

    张林为什么那么迫切的想回到联盟,难道为了名?或是为了钱?这些对他来说真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因为联盟赛场有一种魔力,这种魔力让他难以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