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网游小说 > 全能召唤师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只角引发的血案
    “独角鸾?”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连忙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只见一个拿着魔杖,身着暗影斗篷的家伙从山上冲了下来,而他身后果然跟着一只独角鸾。

    “快看,那只独角鸾没血了!”

    “暴了它,暴了它!”

    正如张林所料,山下的人一见到这只独角鸾双眼都红了,毕竟这是他们进了地图之后看到的第一只独角鸾,还是个残血,于是疯了一般的冲了上来,连身边的那些个德鲁伊也懒得管了。本是缓缓推进的节奏,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凌乱。

    “不要慌,不要乱,前面的人注意怪物。喂,你们去哪?!”

    军团长正声嘶力竭的叫着,但前方那些人好像根本没听到一般,朝前狂冲,甚至有些人都被怪物给围了。

    队伍开始有一些脱节。

    不止前方,后面的人也不断的在涌动,已经成了一种人挤人的状态,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死伤就在所难免。

    德鲁伊们并不是吃素的,如果有效率的进行分离推近,它们倒是没太大威胁,但一旦混乱,就不好说了。前面的近战大部分都已经不顾远程职业的死活,只是红着眼睛盯着那只独角鸾,而山路本就空间不大,对远程职业来说大大不利。他们不但要应付前方漏下来的怪物,甚至还被后面暂时没有危险的人拼了命的往前顶,怎一个难过了得。

    独角鸾的诱惑太大,连最上面的职业选手们也保持不了镇定的心态,如狼一般的冲了上去。

    不过,倒不是所有人都发疯,总会有那么一些镇定的人,当即就有人问张林道:“你是谁?”

    “靠,还废个屁的话啊,快帮我搞定这个跟屁虫。”张林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和他们很熟一样。

    洪锐和东华虽然来得都是职业选手,但却并非全主力,有不少千年替补或是预备队的成员,再加上穿上暗影斗篷,哪能将对方了解得那么详细?两个战队都认为张林是对方战队的人,短时间内根本就不会有太多的怀疑。

    哪怕东华上去的四个人全挂了,也只是东华一方能了解这个情况,洪锐的人不会知道,毕竟刘波就算回城之后重新发布命令,也只是交待一些事宜,不可能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说得那么详细。

    再者,此时的张林拿得是魔杖,而不是长棍,这也是有意造成一个职业信息上的混淆,更能迷惑对方。

    当然了,他们也只是短时间会如此反应,只要稍微转念想一想,张林肯定会露出马脚。但此时却不同于平时,残血的独角鸾能最大可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刚才那一句也只不过是随便问问而已。

    不管张林是谁,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只独角鸾归属哪一家。

    “上!”

    职业选手们不再二话,一股脑的冲了上去,而张林则是从他们的队伍中间穿过,然后大叫道:“加油,独角鸾要挂了!”

    山下的人一听,更是急切了。

    本来之前的混乱程度倒也不算太离谱,这些人还是有一定自律性的,怎么说也都是一群公会心腹,兄弟盟的军团长还有一点余地可以挽回这种混乱的局面,只不过却是到达了一个临界点。

    而此时张林这一句话所激起的震荡彻底将这个希望打成泡影,好似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兄弟们冲啊,独角鸾是我们的!”

    这些兄弟盟的家伙个个高声呐喊起来,他们嘴里虽然说的是“我们”,但这只是一种习惯的口号罢了,毕竟谁都想要抢到独角鸾,不管是论功行赏或是独吞,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特别是在两个战队的人快要抢先一步的时候,这种心态简直属于不可控的范围了。

    霎时之间,兄弟盟混乱的范围飞速扩大,只见白光四起,惨叫震天,而后面的人依然前扑后继,他们的眼中只剩下了那只独角鸾。

    张林微微一笑,果然不出所料。也难怪,独角鸾价值太高,分派人手的时间也太仓促,名字不好起事前也考虑过这个难题,别说是游戏中的精英部队,哪怕是九州集团的内部员工,他也不敢相信。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利益触手可得的情况下,根本不会去想后果。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利用这些人手当作牵制敌人的战力,而并非狙杀,杀独角鸾的任务从一开始名字不好起就交给了张林和望月的队员。

    名字不好起非常有魄力,不过也无可厚非,毕竟望月和光耀九州其实是一家,而如何分成那也是事后再商谈,在没有明确利益的情况之下尽最大可能将两家绑在一起,这也是名字不好起只找了望月一家战队其中的一个原因。

    而兄弟盟和那两只战队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合作方式。

    所以洪锐、东华、甚至加上兄弟盟三家合作,无论如何这种竞争关系的矛盾是肯定存在的。假如有明确分工还好说,但张林现在主动引诱他们,牵了一只残血的独角鸾过来,将利益摆在他们的眼前,这个潜藏的因素也就提前暴发了。

    洪锐和东华同杀一只独角鸾,就差没打起来了,有意无意的开始给对方下绊子。而后面拼命上冲的兄弟盟成员们,也在这一刻将这两支战队当作了他们的敌人,已然乱成了一锅粥。

    三个和尚没水喝,那是都选择了逃避,而当争取利益的时候,也是同样的道理。

    “呵呵,一群猪,我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之前张林看到兄弟盟的人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般混乱,还着实担心了一把。不过现在却是感到很满意了,便没有多呆,很快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洪锐和东华杀怪的效率非常差,根本没有人去牵引旁边的小怪,而如此没过多久,兄弟盟的人也冲上来了。初时大家还保持了一点理智,但随后在一些干扰对方的行动中,开战了。

    “我操你妈的,不会杀就给老子滚一边去!”

    “独角鸾是我们兄弟盟的,你们只是一帮打工仔,该滚的是你们!”

    一言不和,大打出手,独角鸾的生命又延长了。

    看到如此混乱的局面,兄弟盟此次进来的军团长龙羽简直要疯,等下出去后如何向黎明交待?他有心想要制止,但无论他怎么叫喊住手,都没有起到什么效果,现在所有人的情绪都不正常,他根本就拉不回来。

    这种情况只到独角鸾挂掉的时候才结束。

    “抢啊!”

    所有人一窝蜂的窜到了独角鸾的面前,抢着割那只角,片刻之后,角不见了。

    “谁?是谁得了,交出来!”

    经验属于谁,谁就能得到这只角,但很显然,这个因素无法作为判断的依据,因为他们都是一个团的,只是不一个队而已。

    “到底是谁?想私吞不成?!”

    大家的眼睛都在四下瞟着,想找出那个割了角的人,但又哪里找得到?只是让现场的气氛十分的压抑,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极紧,而且一股杀气在空中漫延。

    “是他!”

    不知道是谁指了一个方向,于是大家想都不想,开始狂轰滥炸,大战再次暴发。

    龙羽咬牙扶额,这真是一只角引发的血案啊,如此情况如何收场?他此时也到了暴发的边缘,一股无名的火气陡然冲上了脑门。

    “够了!一只角而已,山顶上还有他妈十几只呢!”

    随着龙羽嘶声呐喊,众人这才心中一惊,缓缓停下了手。

    对啊,这只是一只角,山顶上还有老窝呢,这并不是结束,而才只是一个开始。

    “兄弟们,冲啊,上山顶!”

    被利益熏了心的激动情绪没有那么快消除,只不过龙羽让他们转移了注意力。此时有了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叫喊着冲了上去,根本就不待龙羽发话。

    两个战队的职业选手也同样如此。

    群体之中,人对人的影响是相当巨大的,如果是一队人单独行动,就算之前见到一只残血独角鸾也依然会保持冷静的心态,比如最先上去山顶的三个战队,没有任何一个人心态出问题。

    除了他们都是战队主力,而且团队有着稳固的管理体系之外,还因为没有引起混乱的源头,前方也没有竞争对手抢先一步所形成的心理压力。

    和现在的情况不是一码事。

    他们被德鲁伊堵在地图外面,已然落后一步,心中早已经有了急迫的心态。随后张林的一只残血独角鸾引起动荡,兄弟盟是最先开始乱的,而他们的乱无形中造成了两个战队成员的压力,这种心理上的影响就开始蔓延了,那种为了利益拼死力争的情绪也在每个人的心头开始滋生。

    这就如同在现场看职业比赛一样,电视机前的人永远理解不了他们为什么那么激动,但当身在局中时,心态大为不同,无论如何都难以保持冷静,甚至根本就没有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念头,完全被周边的人所影响。

    此时他们所有人的心中只剩下一件事,赶紧去抢山顶上的独角鸾。

    职业选手在脚程上肯定会更快,他们也不再管那么多了,怎么速度怎么来,完全不在乎怪物会对身后的人产生怎样的影响。

    而当他们接近山顶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路中间站着一位召唤师,张林。

    此时张林斗篷已脱,露出本来面目。他双手抱胸,面带微笑,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山下这一群人,显出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让下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