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网游小说 > 全能召唤师 > 第二百六十章 卖花的小女孩
    鞭子犹如灵蛇一般,弯出一个美丽的弧形,直奔着对面的光桥而去。张林对这一击极有信心,他不可能打偏,绝对可以让他的身体拔高一截。

    然而就在鞭子将要抽到光桥上时,那截光桥“唰”的一下消失了。

    “我擦!”

    张林都想骂人了,这也太巧了吧?他一直还认为自己的运气不错呢,想不到居然倒霉到了这种份上。早不消失晚不消失,偏偏在这个时候消失,这是要了清命了。

    鞭子抽空,张林毫无悬念的掉了下去,掉下那白茫茫一片,而且看不见底的悬崖。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小腹一阵涨痛,随后就突然有一种在梦中跳楼的那种感觉,陡然失去了意识。

    不过片刻,他重新醒了过来,已然身在灰山城的广场上。

    挂了。

    真是久违了啊,他已经记不清上次被挂掉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像裤裆里有糖砍死他那次是因为他睡着了,所以没有意识,真正挂掉时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真的忘了。

    当然了,这种掉下悬崖的死法和一般被人或怪物杀死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种更难受一些。

    “装备!”

    张林此时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查看身上的装备,他可是有许多绝对不能掉的东西,两把魔杖,霸体项链,三个戒指,都不能有一点闪失。

    而这一查看,他只感到心中一沉,一股失落的感觉占满了心头。

    霸体项链,被暴了。

    “日哦。”

    霸体项链可是非常珍贵的东西,这个打击是相当的大。而除了霸体项链之外,好在没有其他的珍贵装备掉出,只是暴掉冉星之后捡来的一堆装备掉了两件。

    张林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差,霸体项链没了,任务也没了,龙杖激活那就是个梦了,亏死!

    他一屁股坐在广场上的水池边,哀声叹气。

    “哥哥,买花不?灰山上的血岩花,很漂亮的,买一朵送给女朋友吧。”

    一位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递过一朵血岩花到张林的面前,眼中满是乞求。

    张林翻了个白眼,道:“赶紧做作业去吧,玩什么游戏?”

    小女孩眨了下眼睛,嘴巴一抿道:“我没上学了。”

    “哦。”张林看了这小女孩一眼,长得还挺可爱的,眼中有着一种畏畏缩缩的感觉,但同时也透出着一股子倔强。看似很矛盾,但这种眼神其实在生活中很常见,当一个人不得不去做一件自己并没有信心做好的事,就会有这样的神色。

    卖花不算难事,可能对这个小女孩来说有些陌生,估计卖花没多久。而既然干卖花这种没有前途的事情,想来家境条件也不是很好,现实中卖花拉不下那脸,就跑游戏来卖花了。

    “小姑娘,你没看到我一个人在叹气么,大哥哥我刚刚失恋懂不懂,买花干什么?当饭吃啊?”张林道。

    小女孩摸了摸脑袋,呆呆的望着张林,嘴里依然在说:“买一朵嘛,不贵的。”

    “你干嘛不依不饶的?这城里那么多人,找他们去卖啊。”

    “他们会打我的。”

    张林一愣,好简单的理由,但却透着一股子辛酸。找他卖花只是因为他没有动手打人,也没有开口骂人,所以才坚持着想卖一朵花出去。灰山城不是系统城市,可以任意PK,对小女孩来说并不安全,不过灰山上却是能采到石岩花这种美丽的花朵,而灰山附近似乎也只有这一座城市了,传送阵的费用也挺高的。

    张林叹了一声,想起了以前的自己,不过他是个男孩子,只要不要脸,啥偷鸡摸狗的事情都可以做,比这小女孩总要强一些。

    “给。”

    张林掏了几百万金币扔给了那女孩,然后接过了小女孩手中的花。

    “啊?”小女孩显得有些吃惊,不肯接受交易,道:“太多了,要不了这么多。”

    “拿着吧,这么点金币屁都买不到。大哥哥我刚才都不知道掉了多少紧晶币了,别和我客气。”

    “哦。”

    小女孩同意了交易,一脸喜色的连连道谢,然后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看到这小女孩那么高兴,张林的心情也好了一些,这么看来,这几百万金币花得真值。

    霸体项链虽然掉了,但也算不上伤筋动骨。再说了,霸体装备张林如果要搞,还是有办法的,不算多大个事,只是有点郁闷罢了。

    最让他在意的是龙族的任务,这个任务可是只有一次机会,这次他真心是没有心理准备,运气也够差,所以才失败了。如果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相信不会再失败。

    可惜,似乎这只是一厢情愿。

    看着手里的龙杖,召唤圣龙的技能依然是封印状态,这突然让张林心中一动,有了一些猜想。

    一般来说,如果这个技能只能通过这一个任务来激活,那么这个任务失败应该就不会再有显示了。如果仍然有,说明还有激活的可能。

    莫非是换一个人去做那个任务?

    张林眨了眨眼睛,灰山矿场的小火龙如果被兄弟盟搞死了,岂不是没有了任务发布人?即使换一个人,那上哪再去接任务呢?

    想到此,张林陡然站了起来。

    他差点忘了,这次去灰山做任务主要是因为龙鳞,而他的初衷也很简单,只是想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任务,然后回到新区去做。

    “新区……对了,这里失败了,还有新区啊!”

    新区和大区不是一个世界,虽然同样是圣光,但不是同一个数据库啊。大区里别人做过的任务,在新区一样可以接。那么在大区失败了的任务,在新区又凭什么不能再来一次?

    最重要的是,龙杖就是来自于新区啊。

    “哈哈哈哈!老子还有机会!”

    张林突然在广场上仰天大笑起来,惹得一群人不解的看向他,暗道这人是不是有病。

    心结解开,张林心情大好,哪怕是丢了霸体项链,也不算什么了。通过这次的事情,张林现在对这个技能很是期待,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先打算重制龙杖。

    召唤圣龙是通过任务获得的属性,一般来说重制装备几乎不可能会打掉任务完成状态前的这些属性,这是有过不少先例的,张林比较放心,也是他决定利用龙杖来与魔力权杖重制的原因,要不然他是不会冒这个险的。

    虽然他之前并不看好这个技能,但好歹也会很好奇,不会乱来。固伤武器嘛,打听一下还是可以得到消息的,当然用不着去做一些不必要的赌博。

    即使重制装备出了一把垃圾,也没什么,至少这个技能还在,相对于龙杖本身这种低级装备来说,垃圾也强过它啊。

    伸了个懒腰,张林正准备离开灰山,却突然看到不远处似乎有人起了争执,而对象正是刚才那个小女孩。

    “滚!老子最烦卖花的了,现实中就像他妈的狗皮膏药一样,老子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游戏里老子还会受这种气?”

    一位青年散打和一位女枪炮正怒视着那小女孩,而那青年更是毫不客气的动了武,一拳打得小女孩连连后退。而看他的样子,似乎还准备继续动手,将小女孩挂掉。

    小女孩转身想逃,不过她身上的装备几乎都是废铁,脚上的靴子恐怕加的速度也不高,很快就被赶上了。

    “别打我,我不卖你了。”

    “不卖老子也照打!”

    散打似乎心情很差,不过是有原因的。从那位女枪炮转身走掉的情景,可以明白大概是这两人准备分手还是咋的,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不得不说这小女孩的眼光奇差无比,老是喜欢往枪口上撞,之前好在是张林脾气好,要是换一个人恐怕也会朝她出气。

    不过此时的张林肯定是向着小女孩的,不管什么原因都好,人家只是卖个花而已,凭什么被你打?

    虽然张林现在心情不错,但之前霸体项链被暴的郁闷还没发泄呢,这位散打也算是撞到他的枪口上了。此时张林突然冲了过去,二话不说,换上长棍就朝着散打捅了过去。

    龙牙,出招比较诡异的龙牙。

    “你妈的,不要多管闲事!”

    看到一个蒙面召唤师朝他发动了攻击,散打大怒,准备好好教训一下对方。不过他突然发现这一招龙牙自己虽然有闪避,但却是没有避开,很莫名其妙的中招了。

    随后,张林拿着长棍使劲的抽,而且抽的地方不是下身,就是脑袋,打得散打狼狈不堪,面子丢光,别提多郁闷了。

    小女孩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张林,他觉得张林打得好潇洒,一招一式耍得极为漂亮,那些动作就像跳舞似的。

    “好美呀。”她情不自禁的做了这样的评价,而且眼中似是露出一种向往的神色。

    散打的血很快被张林抽得见了底,不过张林却并没有杀他,而是用一招落花掌将他吹开,说了一声“滚”。

    “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散打真是快疯了,之前被女朋友甩,现在又被不知道哪跳出的召唤师揍,憋屈到了极点,真是想哭都没眼泪,已经到了抓狂的边缘了。

    唰。

    一把长脸如鬼魅般的砍中了刚刚起身的散打脖子上,随着一篷鲜血溅起,散打躺在了地上。

    如果刚才只是憋屈,还没有哭,现在他真是需要躲到某个刁角去大哭一通了。

    “既然要打,就得下死手,那么仁慈干什么?还怕红名不成?”

    柒潇顺手捡起地上散打暴掉的东西,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