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御女天下 > 第464章 舅妈之春
    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来了,叶淑容慌忙从林天羽胯下挣脱出来去接电话,她一看来电显示的电话号码就赶紧对林天羽说道:“是他打来的,求求你不要再胡闹了,好吗?”

    “好舅妈,刚才还叫我老公呢!现在听见丈夫的电话就不理我了是吗?”

    林天羽坏笑着起身跟随到叶淑容身后,爱抚着她咖啡色套裙下丰腴浑圆的美臀,柔声安慰道,“你放心接电话吧!我不会胡闹的!”

    “喂!什么事情?”

    叶淑容刚接听电话,感觉到林天羽就从后面抓住了她的臀尖,用那个火热挺硬的家伙顶着她的臀沟肆意研磨着,虽然嘴里娇嗔不许这个大男孩胡闹,可是刚刚屡屡达到情欲高潮的少妇人妻怎么受得了这个小坏蛋如此的骚扰猥亵呢?她压抑不住娇喘一声,嘤咛一声,“嗯……没事,可能空调温度开得低,穿着套裙还是有点凉!”

    “哦!我的手机没有电了,回来了?什么?小弟也找我吗?有什么事情吗?”

    叶淑容含羞带怨地回头瞪了林天羽一眼,左手拿着电话,右手伸过去握住了大男孩的子孙根,温顺轻柔地给他套动抚摸,上面湿漉漉的,还有许多她的春水淋淋,一边和丈夫通话,一边却和情郎偷情,真是格外的刺激,叶淑容的身心都在这种暧昧禁忌不伦的刺激中轻轻颤抖着,单是想一想都足以使人情不自禁绮思无限。

    林天羽却好整以暇地端坐在办公椅上,一手在叶淑容丰腴浑圆的美臀上抚摸揉捏着,在她春水潺潺的玉腿之间沟壑幽谷挑逗撩拨着,一手搂住她象牙雕刻的颈项,按着她的头往下使劲。

    “什么?天羽回来了,你想让我去找冰艳啊!这是难办啊!天羽才刚回来,他哪里顾得了你啊!等过一点时间再说吧!”

    叶淑容一边强作镇定地应付着丈夫许嵩天急于升官的心思,一边被林天羽按住了头,心知肚明这个小坏蛋要干什么,她怎么比得上大男孩的蛮力,半情愿半不情愿地蹲在了他的胯下,媚眼如丝地瞪了他一眼,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在他那血脉喷张面目狰狞的子孙根龙头上舔了一下,就要起身,少妇无论如何受不了这种近乎羞辱的刺激,满眼可怜地在林天羽耳旁低声哀求道,“好天羽,求求你现在放过阿姨,呆会挂断电话,舅妈让你随便玩弄个够,不要再这样折磨阿姨了,好吗?”

    “舅妈,不感觉一边和舅舅通话,同时帮我咬(分开读)更加刺激过瘾吗?”

    林天羽咬着叶淑容白皙柔嫩的耳垂低声淫笑道,色手却毫不退让肆无忌惮地在她花瓣幽谷之中肆虐,甚至捏住了她的珍珠轻轻捻动,弄得叶淑容娇躯连连轻颤,美目迷离,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

    “好吧!我呆会问问冰艳再说吧!你说说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呢?我好和冰艳说说。”

    叶淑容勉强对丈夫说道,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芊芊玉手忍不住握紧林天羽的子孙根,美目迷离地仰起头张开樱桃小口想要向他索吻,可是,林天羽毫不理会地按了按她的头发,示意目标在下面。

    叶淑容无可奈何满眼幽怨地瞪了林天羽一眼,左手握着电话听着丈夫高达诉说工商局的人事变动,右手握住林天羽的子孙根,自己温顺地蹲在他的两腿之间,张开樱桃小口轻轻含着他那硕大无朋的龙头,她本来很少给丈夫许嵩天这样唇舌服务的,前天在轿车里给林天羽清理战后现场就是唇舌交加一番,饱尝了大男孩无与伦比的林天羽贝,有点食髓知味欲罢不能的异样刺激。

    此时,叶淑容才刚刚含着林天羽的龙头,他就忍不住按住她的头,挺动腰身,猛烈顶入她的樱桃小口,温暖湿润柔软爽滑,真是舒服透了!

    那边电话里面丈夫许嵩天还在唧唧歪歪地说个不停,这边叶淑容被林天羽这个小坏蛋死死按住头大力拉动身躯,猛烈顶入口腔深处,就在她的樱桃小口里面抽插耸动起来,几下顶到了她的喉咙,呛得她几乎呻吟出声。

    叶淑容勉强推开了林天羽,将他的坏家伙从嘴里吐了出来,喘息一声对着话筒说道:“好了,我这就给冰艳打电话,一会就去林家见他,咱们回家再说吧!拜拜!”

    手忙脚乱地把电话挂断了,娇喘吁吁恶狠狠地瞪了林天羽一眼,双手握住他的子孙根,再次张开樱桃小口吞吃进去,也不舔弄,也不套动,猛烈吮吸,连续深喉,恨不得一口将他的林天羽贝吃进肚子里去。

    “好舅妈,你太好了!”

    林天羽舒服到了极点,突然惊叫道,“哎呀!你咬疼我了!好老婆,要谋杀亲夫吗?”

    “小坏蛋,叫你再捉弄羞辱人家!”

    叶淑容咬了一下,吐了出来,媚眼如丝地娇嗔道,“都是你这个小坏蛋害得人家变成淫娃荡妇了!总是想着法子变着花样折磨人家,小坏蛋!”

    叶淑容嘴里娇嗔啐骂,却又无比温柔地深深含住林天羽的子孙根,整个地吞吃进去,香腮都凹陷下去,投入动情地吮吸一下,让他爽到极点,然后才依依不舍地吐了出来,羞赧妩媚地低声呢喃道:“我还要给你妈打电话,小坏蛋,你可不许再捣乱哦!”

    却满眼深情地看了他一眼,美目柔媚的可以滴出水来,然后袅袅婷婷地趴在了办公桌上,拿起来电话拨打杨书记的电话,却将丰腴浑圆的美臀高高翘起来,等候着情郎地抚摸揉捏甚至侵袭挞伐。

    林天羽自然听出了她的暗示,坏笑着从后面搂住了她的柳腰,一手探到前面进入咖啡色上衣里抓住她丰满柔软的玉乳抚摸揉搓,一手抓住她丰腴浑圆的臀瓣揉捏着,更将硬邦邦的子孙根顶住她的臀沟研磨着。

    “喂,冰艳,我今天晚上去你那里啊?什么?想找天羽啊?那太容易了,呵呵!在我这里呢!他来办公司的事情呢!”

    叶淑容笑道。

    叶淑容感觉自己下身越来越湿润、濡滑,林天羽的子孙根野蛮地从后面分开叶淑容娇嫩无比的花瓣,浑圆滚烫的龙头粗暴地挤进叶淑容娇小紧窄的幽谷甬道口,分开幽谷甬道膣壁内的粘膜嫩肉,深深地刺入叶淑容桃源最深处那火热幽暗的狭小幽谷甬道内,刺入了叶淑容那含羞绽放的少妇人妻娇嫩花心,龙头顶端的马眼刚好抵触在上面,一阵令叶淑容魂飞魄散的揉动,她经不住从那里传来的强烈的刺激,不由得又是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

    “啊!什么事情啊!她,她来找我是她要开娱乐公司,找我问问,恩,恩,没问题,我一定会,会,好好教,她的。恩!”

    叶淑容一挂掉电话,头部拼命往后仰,娇艳的脸庞布满了兴奋的红潮,此时她在林天羽胯下媚眼如丝,鼻息急促而轻盈,口中娇喘连连:“唔……轻一点……啊…… 哦……你戳得……太……深……啊……你太强悍……了……呜呜……轻……些嘛……”

    处于极乐中的叶淑容声音又甜又腻,娇滴滴的在林天羽耳边不停回响,只听得林天羽那颗狂跳的心脏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林天羽的抽插也越来越狂野,“啊……哦哦……慢点……求求你了,……好不好嘛?”

    叶淑容红润撩人、湿漉漉的小嘴“呜呜”地呻吟着,性惑娇艳的樱唇高高的撅起来,充满了性欲的挑逗和诱惑。

    叶淑容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在咖啡色制服套裙掩映下也引起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下身幽谷甬道膣壁中的粘膜嫩肉死死地缠绕在林天羽那深深插入的粗大大鸡巴上,一阵阵不能自制火热地收缩、紧夹。

    叶淑容的反应刺激得林天羽展开更加狂野地冲刺、林天羽奋力抽插着叶淑容一阵阵痉挛收缩的幽谷甬道,龙头次次随着猛烈插入的惯性冲入了叶淑容紧小的子宫口,叶淑容那羞红如火的丽靥开始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诱人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疑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啊……人家又死了……”

    随着一声销魂娇啼,叶淑容窄小的子宫口突然再次紧紧箍夹住林天羽滚烫硕大的浑圆龙头,她的芳心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叶淑容再次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好舅妈,咬得我好紧啊!”

    林天羽也感受到与叶淑容相同的强烈刺激,林天羽紧紧抱住叶淑容撩人的雪白丰臀,叶淑容紧密的幽谷甬道像小嘴一样吸咬住林天羽的大鸡巴,如此的密合,使林天羽每次挺动大鸡巴抽插叶淑容紧密湿滑的幽谷甬道时,都会带动叶淑容的下半身随着林天羽的腰杆上下摆动。

    林天羽翻过叶淑容的娇躯,让她上半身仰躺在办公桌上,湿吻上了她的娇艳柔唇,叶淑容张大嘴,柔软的双唇紧贴着林天羽的嘴,他们的舌尖在口腔里纠缠在一起,津液交流,两人都贪婪的吞咽着对方口中的蜜汁,这时叶淑容突然加速扭动她的纤腰,将她湿透的小浪穴急速的挺了十来下后,就紧紧的顶住林天羽的耻骨不动,口中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喔……亲老公,不要动,不要动,就这样……人家全身都麻了……人家被你干死了!”

    叶淑容缠在林天羽腰间那双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美腿像抽筋般不停的抖动着,林天羽的龙头这时与叶淑容的花心紧紧的抵在一起,感觉里面一粒胀硬的小肉球不停的揉动着林天羽的龙头马眼,叶淑容的幽谷甬道一阵紧密的收缩,子宫颈紧紧咬住林天羽龙头肉冠的颈沟,一股又浓又烫的春水由她那粒坚硬肿胀的小肉球中喷出,浇在林天羽的龙头上。

    “好舅妈,我要干死你啊!”

    林天羽那粗大的大鸡巴已在叶淑容粉嫩的幽谷甬道内抽插了无数下,大鸡巴也在浪态撩人的少妇叶淑容的幽谷甬道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酥麻,再加上叶淑容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幽谷甬道内的嫩肉一阵收缩、痉挛,湿滑淫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大鸡巴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林天羽的精关已彻底失控,不得不发了。

    “好舅妈,比舅舅怎么样啊?我要插死你!”

    林天羽用尽全身力气,再次将大鸡巴往叶淑容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幽谷甬道最深处狂猛地一插……

    “啊……啊……小老公,人家被你干死了啊!”

    叶淑容一声娇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滴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媚眸中夺眶而出,这是一种喜悦和满足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地哀求道,“郝天宇,好外甥!”

    这时,林天羽的龙头深深顶入叶淑容紧窄的幽谷甬道深处,巨大的龙头紧紧顶在叶淑容的娇嫩子宫口,将一股浓稠滚烫的精液直射入美艳性感的少妇叶淑容的子宫深处,而且在这火热的喷射中,林天羽硕大滚烫的龙头顶在叶淑容那娇嫩可爱的羞赧花蕊上一阵死命地揉动挤压,终于将硕大无比的龙头整个顶入了叶淑容的子宫口。

    两个忘形抵死缠绵交合着的全裸肉体一阵疯狂般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滚烫的浓精淋淋漓漓地射入叶淑容那幽深、玄奥的子宫内。

    “啊!好热啊!好烫啊!好多啊!好天羽,人家要死了!”

    极度狂乱中的叶淑容只觉子宫口紧紧箍住一个巨大的龙头,那火热硬大的龙头在痉挛似地喷射着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烫得她的子宫内壁一阵酥麻,并将痉挛传递给叶淑容的子宫玉壁,再由子宫玉壁的一阵极度抽搐、收缩颤动迅速传遍叶淑容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