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御女天下 > 第449章
    浑身急遽抖颤,花径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林天羽的子孙根给夹断般,娇嫩的花径深处更紧咬着子孙根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林天羽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一道热滚滚属于岳思碗体香的玉女泾水自花径深处劲喷而出,浇得林天羽发紫的子孙根不停抖动,林天羽也被刺激的一声闷吼,臀部用力一挺,紧抵住岳思碗的子宫口,双手捧住她粉臀一阵磨转…… 同时,有一股股温热滑腻的粘稠爱液正从岳思碗下身与林天羽鸡巴紧紧」交合「的玉缝处流泄出来,把还穿在身上的薄小丁字内裤打的湿淋淋。

    如果说开始母亲只是觉得林天羽这对野鸳鸯在大庭广众之下摆出这么暧昧而姿势不雅的话,那现在她就为听到林天羽这对野鸳鸯高潮后无法忍受的呻吟而觉得无耻、下流了。同时,野战的香艳也在刺激着她的春心,内心哀怨地她不禁的想起丈夫自从怀孕生育了蕙蕙后,就没有再跟她欢好过了。连她特意穿着性感的情趣内衣来主动求欢都被他拒绝了。今天的出游本来是说好一家三口,结果到了出门的那一刻,竟然临阵变卦说公司有事。这能不让她这个做妻子的生气嘛?

    母亲地遐思被女儿小女孩的童语打短了,「妈妈,我要下来。」

    一时心绪不宁的她忘了林天羽这对野鸳鸯了,女儿小女孩一落地就往林天羽这对野鸳鸯面前跑去,看得母亲脸色一变,又不敢上前和大声喝止,生怕怕林天羽会知道她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身下秘密,桃腮飞红,哄道:「蕙蕙,快回来。」

    哪知女儿这时却不听她的话,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一意孤行的跑到林天羽跟前,好奇地望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他们,歪着可爱的小脑袋,好奇地问道:「哥哥,你们在做什么。」

    林天羽可不敢无耻的毒害祖国未来的花朵而老实的告诉她‘我们在做爱’,望着小女孩露出一个自认为是迷人的笑容,柔声说道:「姐姐冷,哥哥抱着帮她取暖。」怀中的岳思碗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做都做了,哪能再后悔,享受从未有过的高潮余韵,苦苦的忍着笑在听情郎在骗小孩子。

    小女孩小女孩仿佛是被林天羽迷死人的笑容迷住了般,一点也不惧怕陌生的林天羽,童言无忌道:「我知道了,妈妈也这样帮我取过暖的。」

    母亲听了美绝人寰白嫩的娇靥而微微泛红,怕女儿再乱说的的她不再顾及的冲了上前,想拉开女儿,谁知小女孩小女孩像是早知道她妈妈有此一招似的,提前跑到林天羽的身边,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角,一副哥哥保护我的样子。

    可爱的样子让林天羽笑了起来,她妈妈母亲可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气得差点就怒骂她女儿不懂事了,站在离林天羽几步之遥的地方上前也不是,走也不是。心中也为女儿今天地表现而感到震惊,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她这个做妈妈的就不喜欢其他人碰的她,就连她爸爸和奶奶都不允许。今天竟然主动的拉着一个陌生男子的衣角,不得不让她怀疑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缘分。

    就在她进退两难之际,林天羽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微微一笑道:「小朋友,快回到你妈妈那去。」

    林天羽的一番话,令母亲对他有了少许的改观,觉得他除了胆大风流好色之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我不回去。」小女孩小女孩撅着嘴,不乐意地说道

    女儿的话,听在母亲耳里,感觉份外刺痛。自己一个抚育了她三年的亲身妈妈,都比不过一个刚接触的陌生人了,感性的她差点伤心地忍不住要流泪了。

    林天羽为此朝母亲发出歉意的目光,继续保持紧抱着岳思碗的姿态,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哥哥。」小女孩小女孩童心地说道

    岳思碗偷偷在林天羽胳膊上拧了一下,暗骂:小坏蛋,连小女孩都不放过,三两下就把她迷的团团转,连她至亲的妈妈都不顾了。

    莫名地受岳思碗无缘无故的罪,林天羽心想:这个大阿姨不是这么快就吃起小女孩的醋来了吧!林天羽知道小孩子的世界是很简单,他们喜欢一个人是很真心的喜欢,不会在意外貌、体形等等。虽然他自认为长的对得起广大女性同胞,可是却没自信到连三岁的小女孩都能吸引住了。很是费解地问道:「你喜欢哥哥的什么。」

    此问题就连她妈妈母亲也是竖起了耳朵认真地听她女儿会怎么喜欢上一个无耻大胆风流的色胚。

    小女孩小女孩用那双纯净的大眼睛打量着林天羽,随即小脸挂着甜甜的笑容,道:「我喜欢哥哥身上的味道。」

    味道,什么味道啊!林天羽楞了下,才明白小女孩所说的味道是指何物了,应该就是被自己喻为催情香。还好小女孩闻了这么久都没事,要不然像其他女人一样,那还不是要了他的命,他可没无耻到喜欢幼齿。

    味道,对了,就是这个香味,让人越闻越想闻,越闻越动情。不会是他身上带有什么催情香吧!岳思碗像小狗般在他身上嗅了嗅,结果却未找出根源所在,貌似全身上下都有这种香气缠绕着一样。可是疑问来了,为什么刚才呆在封闭的车内反而闻不到,现在却强烈得多。

    味道,什么味道有比妈妈身上的味道更好闻,更温馨,更安全。事实摆在眼前,女儿确实有,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男性身上发出的。母亲真想去闻一闻女儿口中所说的味道是否真的比她身上的更好闻。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林天羽本来就觉得小女孩很可爱,现在更是喜欢上这个讨人喜爱的小女孩了。

    小女孩小女孩拉扯着林天羽的衣角,道:「哥哥,哥哥」

    回过神来的林天羽见小女孩不耐烦了,原来是他走神了,「对不起!哥哥没听到,你可以在说一遍嘛?」